混世小术士

786 四星酒店

786 四星酒店

“小王,你做得非常好,为了你的安全,这件事儿千万不要让第三人知道。”路小虎提醒道。

“路局,那这些大烟该怎么处理?”王宝玉问道。

“你最好马上给我送过來,放在你那里,是不安全的。”路小虎说道。

“我可不可以派人给你送鱼?”王宝玉嘿嘿笑着问道。

“可以,就算我收了你的礼。”路小虎也笑了,接着又调侃道:“你还能指望这几条鱼告我贪污受贿了?”

王宝玉嘿嘿笑了,心想,这个路小虎肯定不知道孟海潮讲的那个不受鱼的故事,当然自己沒有资格给人家讲,更重要的是王宝玉早就忘了那个宰相叫什么名字了,就是大致记着个故事情节而已。

王宝玉让钢蛋把毒品重新塞回红翅鱼的肚子里缝好,又找來一个纸壳箱,将所有的鱼都装了进去,这才叫來强子,对他说道:“强子,你开路虎车,你去将这些鱼送给富宁县公安局的路副局长,他最好吃这种鱼了。”

强子也不多问,得令之后,按照王宝玉所说的地址,立刻开车走了。王宝玉除了叮嘱他路上不要停车,注意安全之外,还告诉他,回來之后,直接去北国大酒店,那里,已经预备好了酒菜和房间。

刚刚走进來的晴晴不悦的望着强子的背影,说道:“就那几条鱼,怎么都给送人了,我吃什么啊?”

红红立刻呵斥道:“你懂什么,就知道吃!最近我挺忙,沒功夫管你,学会蹬鼻子上脸了还!”

晴晴冲着姐姐吐了吐舌头,又蹭到王宝玉身边撒娇道:“王哥,你啥时候给我买鱼吃啊。”王宝玉心里正烦,干笑了两声便转身离开了厨房。

气得红红使劲有手指戳了下晴晴的眉头,说道:“你以后给我放老实点儿!”

晴晴却不服气,小声嘟囔道:“我哪里也不比人家差,走着瞧!”

天已经渐渐黑了,王宝玉叫上屋内所有人都上车,然后和钢蛋各开一辆车,直奔北国大酒店而去。

灯火璀璨,车流如织,人声喧嚣,一切都显示着城市的繁华,王宝玉和钢蛋的开着车,在车流中穿梭着,钱美凤和晴晴,第一次來到这种大城市,都一直盯着窗外看,只是,她们不知道,正是在这灯红酒绿之中,许多人都迷失了自我。

多多睁着大大的眼睛,站在钱美凤的腿上,好奇的看着窗外的景色,不时还绽放出一个很萌的微笑。钱美凤不由说道:“多多他舅,以后孩子能不能到这里來上学啊?”

“沒问題。”王宝玉随口说道。

“车这么多,还是村里安全。”林召娣说道。

“就是,还是村里好,这一阵子,车声吵得我耳朵嗡嗡的。”贾正道也说道。

“爹,咱们的老师,在我的印象中,沒有一个像样的。”钱美凤不满的说道。

“农村教育水平跟不上,咱多多就得上最好的学校!”王宝玉故意唱着高调,生怕一个不小心哪句话冷落了多多,又惹钱美凤生气。

“也不是都这样,差不多二十年前來的那个支农的小伙子,水平就很高。”贾正道呵呵笑道,“只是心眼不正,正是因为他,宝玉才……”

“说这个干啥!”林召娣从后面捅了一下贾正道,不让他继续说下去,王宝玉已经听明白了,干爹想说的小伙子,就是拐走自己亲妈的那个狗日的。

贾正道似乎也上來了犟脾气,对林召娣说道:“这一码是一码,我就说人家水平高,这还有错啦?你当时不也总夸那小伙子精神吗?”

林召娣气的干瞪了贾正道一眼,嘟囔道:“真是越老越糊涂!”

当着众人,王宝玉也沒有表示出情绪,只当是沒听见,当然,多多的教育话題也打住了。正是上下班高峰期,两辆车开开停停,多半个小时后,一行人终于來到了十几层的金碧辉煌的大楼----北国大酒店。

也许是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北国大酒店的门前空地上,已经停放了很多辆车,看起來每一台都价值不菲,否则也沒那个底气在这种地方高消费。

王宝玉和钢蛋的车,跟这些车相比,显得很是寒酸,怕是人家的一个轮胎,都比自己的整车值钱。

别管开什么样的车,來得都是客,在服务生的指引下,王宝玉和钢蛋小心的将车停在了车位上,又招呼所有人都下车,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向着北国大酒店的门口走去。

当真正看清王宝玉这些人的时候,服务生难免一脸的诧异,还暗自偷笑。这帮人,高的高,矮的矮,老的老,少的少,服装各异,总体來说,除了其中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还像是个城里人,其余的人都多少带着些农村人的淳朴气质。

“钢蛋,红红,一会儿咱们就在这里订一个大包房,留着明天准备婚礼用。”王宝玉提议道。

“宝玉,这里也太贵了吧!”钢蛋皱着眉说道。

“房间已经订好了,就是家附近的一个饭店,二层小楼。”红红补充道。

“听我的,一会儿打电话退了,这些费用都是我來出。”王宝玉豪爽的说道。

“宝玉,那怎么行,候总已经给我钱了,再说,我跟红红也攒了点钱。”钢蛋推辞道。

“那些钱你们留着以后过日子,看看能不能给红红租个大点的门脸,增加些经营项目。”王宝玉说道。

王宝玉高高挺着胸脯,自信满满。他小心推着旋转门,将一行人小心的让进酒店,他自己则最后一个进來。

一行人刚进入大厅,一个迎宾小姐立刻步履款款的迎了过來,小皮鞋咔咔作响。

“诸位客人,这里是四星级酒店,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儿吗?”迎宾小姐看到走在前面的贾正道还穿着布疙瘩扣的黑布衣服,林召娣也不过是缎子棉袄,而红红父母的衣服发白,像是洗了好多遍似地,以为这些人走错了地方。

“废话,四星级酒店怎么了,难道还不让人进了吗?”钢蛋斜楞着眼睛上前一步,亮起粗嗓门,不高兴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