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787 毒贩电话

混世小术士 787 毒贩电话 无忧中文网

“钢蛋,好好说话,别耍横,瞧这闺女长得,真俊啊!”林召娣拉了钢蛋一把,对迎宾小姐夸赞道,钢蛋尊敬老人,连忙赔上了笑脸。

迎宾小姐被林召娣说的有点脸红,同时也看出高高大大的钢蛋不好惹,她连忙客气的解释道:“先生,我不是那个意思,请问你们是住宿还是用餐?”

“小姑娘,住店一晚上多少钱啊?”贾正道捋着胡子,很淡定的问道。

“请跟我來吧!”迎宾小姐将贾正道等人引到前台,对坐在里面的一个女孩子说道:“给这些客人报个价。”

“我们酒店分标准间、高档间和套房,价格不一样,不知道大家想选择哪种?”前台服务员语速很快的说道。

贾正道不明白什么意思,也沒太听清,将套房听成了茅房,他不解的问道:“茅房多少钱啊?”

贾正道带着些地方口音,前台服务员也沒听清,说道:“套房一万八千八,位于十七层,可以俯瞰平川市,含餐费和服务费。”

“多少?”贾正道惊讶的问道,以为自己听错了。

“一万八千八。”服务员清晰的重复道。

“这么多钱能住多久?”贾正道又问道。

“一天。”

“啥?这不是烧钱啊?不住了,连个茅房都这么多钱,镇里的旅店,四个人住一晚上,也不过五十。”贾正道连忙摆手说道。

赶过來的王宝玉,恰好听到了干爹的话,忍不住笑了,他解释道:“爹,您听错了,人家说不是茅房,是套房。就是里面啥都有,上厕所洗澡吃饭都在一起。”

“那还怎么吃饭啊?”贾正道不解的问道。

“城里都是这样,茅房都在屋里,有时候,吃饭的地方跟拉屎的地方,就隔着一层门。”王宝玉解释道。

“城里人可真埋汰。”贾正道不屑的摇头说道,王宝玉这些年轻人听到都呵呵笑了。

“小姐,我们开七个标准间。”王宝玉上前一步,很阔气的说道。

“好的。”女服务员爽快的答应着,又在电脑上查了半天,说沒有这么多挨着的房间,王宝玉说沒什么,只要都在这个酒店里就行,服务员看了一下,将房间分成了三个楼层。

“先生,给您九五折,一共六千,另外再送您一张本酒店的贵宾卡,下次您來可以享受最新优惠。”女服务员说道。

“宝玉,咱还是找个小店住吧!”一听这么多钱,林召娣不舍得花,连忙说道。

“就是睡个觉,还是换个地方吧!”贾正道也说道。

红红的父母也是老实人,不会说话,着急的直摆手,表示不想在这里住。

王宝玉无所谓的说道:“大家既然已经來了,那就要吃好住好。这些钱算不了什么,钱花了可以再赚嘛!”

在王宝玉的坚持下,还是订下了房间,贾正道、林召娣以及红红的父母住在了九楼,占了两个屋,因为贾正道认为,九这个数吉利,是最大数。

钢蛋和红红一个房间,晴晴单独一个房间,钱美凤和多多也占了一个房间,还有强子的房间,都在八楼,只有王宝玉自己住在了十楼,很巧合的是,仍然是自己每次來住的那个房间。

在各自回房的时候,红红的父母很是不安,一个劲的跟贾正道道谢,说道:“亲家,你看,真是破费了,对不住了。”

贾正道也是心疼的一时缓不过劲來,脸上表情也很不自然,只是咧了咧嘴,却什么客套话也不会说了。

一切都安顿好妥当之后,王宝玉让老人们先歇歇,今天的晚饭可能要晚一些,毕竟大家都刚刚在红红那里吃过饭。

之后,王宝玉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懒洋洋的刚想躺在**休息一会儿,红红和钢蛋就敲门进來了,对王宝玉的所作所为表示真挚的感谢。

王宝玉大大咧咧的说道:“以后都是一家人了,别整天玩这套虚的,害的我起一身鸡皮疙瘩。对了,红红,是不是因为结婚的原因,你变得好像比以前稳重多了?”

在王宝玉的记忆当中,红红比现在的晴晴也强不到哪里去,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如今一下子变得这么稳重,还特有礼貌,自己真是有些不适应。

红红的脸色暗淡了下來,说道:“宝二爷,我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要不是以前沒心眼儿,整天疯疯癫癫的,也不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说完颓废的低下了头,心疼的钢蛋连忙将她揽入怀里。

王宝玉自然也不愿意勾起红红的伤心事儿,一个女孩落到一帮歹人手里,身上的疤都很难去掉,心理的阴影恐怕也会带着一辈子了。

王宝玉笑着说道:“红红,你以后的任务就是享福,尽快生下个小钢蛋,其他的事情都交给我们这些大老爷们吧。”

送走两人,王宝玉下定了决心,等忙过手头这一阵,一定要找到小健这个败类,想个法子整他,正想着,大哥大却突然响了起來。

蓝色屏幕上显示的只是一个星号,不知道是哪里打來的,王宝伸手按掉了,不想接,毕竟是不熟悉的号码。

可是,沒过一分钟,电话再次打了过來。王宝玉又按掉了,沒过一分钟,又打了过來,很是顽强。

王宝玉终于不耐烦的接起电话,恼怒的问道:“你是谁啊?总打个沒问沒了的。”

“你叫王宝玉?”电话那头传來一个男子沙哑低沉的声音,很是陌生。

一种不祥的预感突然升起,王宝玉不禁打了一个寒噤,又问道:“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儿?”

“大家都叫我谷爷,你拿走了我最喜欢吃的红翅鱼,识相点的,就赶快给我送过來啊!”这个自称谷爷的男子,听起來像是在商量,但语气中却透着不容置疑。

王宝玉当然明白,这个所谓的谷爷,应该是毒贩里的一个头目,这让他心惊不已,他怎么也沒想到,这么快就被毒贩得知了自己的姓名和电话。

其实想來也很简单,毕竟在整个富宁县,能开路虎这种百万好车的人物,还是屈指可数的,王宝玉心中自然很后悔跟侯四借了这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