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788 受威胁

788 受威胁

王宝玉稳了稳神,嘿嘿笑着说道:“哥们儿,对不起了,那几条烂鱼我已经拿到市场卖了,五十块钱一条,我也就赚了几百,我这个人比较地道,如果你觉得亏,我可以多买几条送给你,或者把赚的钱给你也行。”

“小子,少跟谷爷我打马虎眼,爷玩这套的时候,你还沒从娘胎出來呢。”这个自称谷爷的男人,牙齿咬得咯吱咯吱的响,

王宝玉压住火,依然故作镇定的说道:“这位大哥,我可真沒骗你,不就几条烂鱼嘛,我也是跟那个司机赌气,鱼真的卖了。”

“我呸,你小子再在爷面前喷粪,小心吃不了兜着走。”谷爷狠狠的说道,

“你也不用自称爷,老子也不是吃素的。”对方不是善茬,王宝玉自知自己沒法糊弄过去了,

“江湖上还沒有人敢动我谷爷的东西,今天不把鱼给我送过來,小心你和你家人的脑袋,从哪里拿的鱼,你就放回哪里,听明白了吗。”谷爷威胁道,

“我知道你是干什么的,听兄弟一句,悬崖勒马,尤为晚矣,威胁恐吓是沒有用的。”王宝玉镇定道,

“你是打算吃定我这批货了。”谷爷冷声问道,

“本人不吸毒,也不知道往哪里卖,更不愿意惹上麻烦,所以呢,就交给公安局的朋友了,估计他现在,正在炖鱼呢。”王宝玉不在乎的说道,

“你,小兔崽子,老子不会放过你的。”谷爷大怒,高声的骂道,

“去你娘的,你还是赶紧跑路,自求多福吧。”王宝玉被骂恼了,立刻回骂道,

“好,咱们就走着瞧。”谷爷说罢,立刻放了电话,

听着断线的嘟嘟声,王宝玉的心情简直糟糕到了极点,他心里很清楚,这些毒贩子很疯狂,说的话并不是仅仅是威胁,非常有实施的可能,只是,现在后悔卷入这场是非,已经晚了,如何保证自己和家人的安全,已经是个迫在眉睫的难題,

王宝玉想了想,还是又给路小虎打去了电话,电话那头,路小虎呵呵笑道:“小王,鱼刚刚送到,我正准备拿两条回去炖着吃呢。”

“路局,您还有心思炖鱼呢,我刚才接到了一个自称谷爷的陌生电话,他说谁吃了他的鱼,他就吃了谁。”王宝玉苦笑道,

“你又沒吃,不用怕。”路小虎说道,

“路局,您老人家可是腰间挎着铁家伙,我除了那个沒用的水枪,再也沒有防身的东西了。”王宝玉说道,

“嗯,你说得也对,你那枪,对付女人还行。”路小虎又开起了玩笑,看样子心情还蛮不错的,要知道,如果能够破了这个大案,真正的公安局长,那就非他莫属了,

“路局,别开玩笑,我可是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您老也要想想措施啊。”王宝玉沒心思跟他闲扯,带着些哀求的口吻说道,

“说归说,笑归笑,小王,我先代表公安部门感谢你,你一定要注意个人安全。”路小虎正色道,“一般说來,毒贩还不敢马上采取报复行动,我这边加紧步伐,已经派人去排查全县的小客货车了,刚才给你打电话的号码,我也马上派人到电信部门去查。”

既然路小虎说到这个份上,王宝玉也只好悻悻的挂了手机,郁闷了好一阵子,眼下只能先自己想办法解决下自身及家人的安全问題了,

咚咚咚,传來的敲门声,打开门一看,却是晴晴,只见晴晴的两只眼睛通红,好像刚哭过,王宝玉不禁问:“晴晴,这是咋了。”

“我姐刚才骂我了,这个还是还给你吧。”晴晴说着,拿出了商场里买的吊坠,递给王宝玉,

王宝玉心里正烦,并沒有接,随口安慰道:“你姐也真是的,不就是一个吊坠嘛,你去告诉他,就说我正式答应送给你了。”

可是晴晴并不敢缩回手,小声说道:“你要不收回去,我姐肯定能把我骂死,我不要了。”

真磨叽,王宝玉心里暗骂一句,却不想在此等小事儿上纠缠,想了想,说道:“晴晴,这个吊坠你尽管拿回去,你姐要问起來,就让她來找我,你看她这事儿办的,送出去的东西再收回來,太看不起我了。”

“真的,你和她说。”晴晴得了保证,立刻笑了起來,眼睛闪闪发亮,伸出的小手又攥紧了,死死贴在胸前,一幅失而复得的幸福模样,

“我啥时候说话不算数了。”王宝玉笑道,

“谢谢王哥。”晴晴大喜过望,转身欢快的跑了,

“真是个小孩子,沒见过啥好东西。”王宝玉自言自语道,回屋刚刚关上门,又传來了敲门声,开门一看,却是美凤母子,

王宝玉一见钱美凤连忙把她拉了进來,急切的说道:“美凤,我有件事要和你商量。”

钱美凤看着王宝玉,问道:“咋了,又惹了风流债了。”

“去,老子惹了风流债用得着你出面嘛,那个是这样的……”王宝玉刚想道出实情,却又于心不忍,一家老小要是知道了这事儿,还不整天提心吊胆的,倒不如自己想个周全的办法,先让他们出去避避风头,

“宝玉,想啥呢,啥事儿啊。”钱美凤见王宝玉发呆,推了他一下,

王宝玉随口说道:“我是说,虽然你是妹妹,也不太喜欢红红,但是咱家又不缺那点钱,该给你哥的彩礼就给,别那么小气,让他难堪。”

钱美凤哼了一下,说道:“我当啥事儿呢,这些我都知道,哥平日对多多挺好的,我那不是气话嘛,对了,宝玉,你看我这身衣服漂亮吗。”王宝玉这才看见钱美凤抱着多多,穿着今天刚刚买的新款毛绒外套,这么一捯饬,还真像城里人,

“漂亮,跟电视里的明星似的。”王宝玉呵呵笑道,眼睛并沒有仔细看美凤,却过來逗弄多多的小胖脸,

“你说,我要是脖子里挂上个吊坠,是不是更漂亮啊。”钱美凤眨巴着眼睛,又问,

“那是,挂个金链子,最好跟手指头那么粗的,你就太有地主婆的气质了。”王宝玉开玩笑道,

“少跟我贫嘴,拿出來吧。”钱美凤不由分说,伸出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