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789 利诱

第三卷 县域扬名 789 利诱

“啥啊?”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你还装,你们嘀嘀咕咕了半天,当我沒看见,我可是一直都盯着你呢!”钱美凤得意的说道。

王宝玉心头一沉,难道说钱美凤听到了自己和钢蛋强子的谈话,已经知道毒品的事情了?想到这里,王宝玉叹了一口气,说道:“美凤,这事儿都怪我,不该死要面子,还害得你们跟着操心,尤其是你,还带着个孩子,对不起啊美凤。”

钱美凤一愣,随口乐滋滋的笑了,说道:“真看不出來,出去几年学懂事儿了?算了,我不跟你计较了,既然那个疯丫头还给你了,就给我吧!”

“啥啊?”王宝玉一头雾水,钱美凤唱的这是哪出啊?

“你还会说点别的不,啥啊,啥的,我看你是装傻!晴晴不是送东西來了吗?我可都看见了!”钱美凤问。

王宝玉这才明白,钱美凤恼火晴晴抢了她的东西,大概是侧面找钢蛋了,红红才不得不训斥了自己这个不听话的妹妹。

“我沒要,又给她了。”王宝玉终于知道钱美凤要的是这个东西,不由为难的说道。

“啥?你最好给我老实点,我可不想让你成为我的妹夫。”钱美凤非常失望又恼火的说道,抱着多多,转头就走。

“美凤,你听我解释。”王宝玉连忙一把拉住她说道,心里觉得,这些女人还真是麻烦,尤其是这个钱美凤,自从成为自己的干姐姐之后,越发的有恃无恐。

“不听不听,解释个屁!”钱美凤边说边走,又猛的转过头來,很认真的说道:“那个小丫头,也不是个稳当鸟,你最好别动心思。”

“胡寻思啥呢!”王宝玉一脸苦笑,转身关了房门,这功夫,他确实沒心思想这些,尽管路小虎说沒事儿,他还是心里不安,万一这些毒贩伤害到自己的家人,那可是后悔莫及的。

既然毒贩们能查到自己的手机号,那就非常有可能查到自己的东风村老家,王宝玉琢磨了一下,还是不想让爹妈这么快回去,最好找个地方,先避一下风头再说。

该去哪里好呢?王宝玉考虑再三,终于想起了一个人,兴北集团的老总沈文成,让干爹干妈先去神石旅游开发区住上一段最好,料想毒贩应该不会摸到那里。

想到了就不能犹豫,王宝玉沒用手机,而是用宾馆里的电话打给了沈文成。沈文成很是客气的问了王宝玉近况,又问找他又什么指示?

“沈大哥,指示不敢当,我想孝敬一下老人,让他们去神石村住了个把月,也让他们散散心,多少钱都行。”王宝玉客气的说道。

“兄弟,说钱就外道了,你拿着黑卡,尽管去住,多久都行。”沈文成爽快的答应道。

“那就感谢沈大哥了。”王宝玉说道。

“兄弟,说句实话,你对我的帮助也不小,也沒有要求回报,这些都算不了什么,我虽然是个生意人,但很注重感情,你就不要多想了。”沈文成认真的说道。

“那些都是我份内的事儿,沈大哥不用多想。”王宝玉客气道。

“不是多想,你大哥我认识的领导也不少,像你这样不图回报的,还真是绝无仅有。兄弟,明年我还有一个项目要开工,到时候还想请你來给指导一下啊!”沈文成说道。

“兄弟我一定尽力。”王宝玉拍着胸脯承诺道。

放下电话,王宝玉又开始犯愁了,要想说服干爹干妈离开家乡到外面住一段时间,并不容易,必须要想到一个好的借口才行。

王宝玉敲开了钱美凤的房门,钱美凤正在屋里生闷气,开了门让王宝玉进來,别过脸去不说话。

王宝玉嬉皮笑脸的在钱美凤身边转悠着,扯扯她身上的衣服,说道:“美凤,你还记得咱以前在村里看电影的事儿不?”

钱美凤脸一红,说道:“问这个干啥?我都不记得了!”

王宝玉嘿嘿笑道:“其实我也记不大清楚了,就是记得几个女主角,那叫一个俊啊。可是今天见到你这么一打扮,我才发觉以前的眼光挺低的,她们比你差远了。”

钱美凤撑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说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來,有屁就放,我还得看孩子呢。”

“瞧你说话那么难听,美凤,我呢,因为下午沒给你买成礼物,心里特别难受,这睡也睡不着,吃也吃不下的,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决定对你进行补偿。”王宝玉嘿嘿笑道,心里却有些发虚,自己拿着往事笼络钱美凤,还真是有点卑鄙。

“补偿啥!我知道你背地里赚了不少钱,我不稀罕。”钱美凤说道。

“你先别忙着拒绝,听我说嘛!有一个地方,环境优美,别墅成群。夏天可以钓鱼划船,冬天可以滑冰堆雪人,吃饭有人伺候,睡觉比这里还舒坦,你想不想去啊?”王宝玉问道。

“不去。”钱美凤赌气道。

“我还不是心疼你啊,整天憋家里带孩子,日子久了还不得把人给憋傻了啊?”王宝玉嘿嘿笑道。

“我乐意!”钱美凤一点沒有松口。

“那你总得替多多想想吧。多多眼看着就大了,要总猫在小山沟里,长大了也得成为农村丫头,拿钱去高档饭店吃饭,服务员都不一定待见。美凤,你不想让多多长些见识?”王宝玉又问道。

“别说那些沒用的,我早就想出去玩几天了!咱们说好了,不许带着别的女孩子。”钱美凤立刻改了口气,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就咱自己家人。就是神石村旅游区,那里的老板是我的朋友,我准备让你跟爹娘到那里住上一段时间。”王宝玉说道。

“神石村?对了!晴晴那个小丫头不也在那里吗?”钱美凤警惕的问道。

“她跟你不是一个地方,她住农户家,你住大别墅,那可是天壤之别。”王宝玉呵呵笑道。

“还不是一样!”钱美凤白了王宝玉一眼。

“嘿嘿,怎么能一样呢,好比你就是贵妇,她就是小丫鬟,你说你心里啥滋味?”王宝玉笑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