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790 眼熟

第三卷 县域扬名 790 眼熟

钱美凤终于开心的笑了,嗔道:“还算是你这个当舅舅的有良心,什么时候去啊?”

“咱们办完等钢蛋的喜事办完就直接去,咋样?”王宝玉说道。

“当然好啊!”钱美凤一脸阳光,又担忧的问道:“总得拿几件换洗衣裳吧,还有多多的奶瓶,尿布啥的。”

“你看你就老土了吧,将來多多可别像你!到了那个地方你就知道了,啥也不缺,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你得不到的!”王宝玉吹嘘道。

“真的啊?”钱美凤越听越期盼,恨不得马上就去。

“美凤,在去那个地方之前,我还得交代你一个任务。”王宝玉见时机成熟了,小声说道。

“哼!就知道你沒安好心,你休想那个疯丫头跟我们一起住,否则我就不去!”钱美凤一听这话就恼了。

“你咋啥事儿都带上她呢,你就那么看得起她啊?”王宝玉有些无奈的问道。

“那我还能干啥?现在除了看多多,我觉得自己都是一个废人。”钱美凤的语气里,带着一种不甘心。

“其实也很简单,那就是说服爹娘一块过去,一來可以让老人家都能享享福,再一个也能帮你照看多多,让你好好放松几天。”王宝玉说道。

“这个啊,娘那边还好,就是爹太固执,刚才我去他们屋,还看见爹正在拜随身带來的小佛像呢!”钱美凤说道。

“小佛像那就让他带着,反正那里地方也很大。”王宝玉说道。

“那他要不去咋办?爹那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钱美凤有些发怵。

王宝玉想了想说道:“你就跟爹这么说,神石村有灵气,去拜一趟神石就能加八百年功德,这么一來,爹就肯定会去了。”

钱美凤一听,乐得咯咯笑个不停,“宝玉,你可真有心眼儿,干脆你跟爹说去好了!”

王宝玉嘿嘿笑了,说道:“家里这些事儿,爹娘都还在乎你的态度,你说比我说管用。好了,就这么定了。”

在钱美凤的极力游说下,贾正道和林召娣终于吐口答应去神石村住上一段时间,其实王宝玉也是多虑了,老人整天在村子里呆着,也很枯燥乏味,只是,他们不愿意说出來而已,都是从年轻过來的人,谁不想享受人生呢。

王宝玉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是暂时落了地。晚上十点,强子开着车,风尘仆仆的赶了回來,王宝玉招呼大家,一起到顶楼的大餐厅里吃饭。

北国大酒店的顶楼的天台餐厅,在平川市颇有名气,是用钢化玻璃特制的,消费自然也是相当的可观。王宝玉领着大家,坐在靠边的一个玻璃餐厅里,从这里向下望去,一片灯火阑珊,大大的楼顶广告牌不停闪烁,长长的路灯,像一条明亮的带子,一直绵延到看不清的远方。

本來安排红红的父母坐在里面,可是他们生怕玻璃不结实,再坠到楼下去,沒办法,只好不按那些规矩,让一脸兴奋好奇的晴晴坐到了那里,惹得钱美凤又是一阵酸脸。

点菜点酒的事情王宝玉都包办了,生怕干爹干妈看到菜价这么贵,再不舍得花钱。令王宝玉比较郁闷的是,八百多一瓶的酒,干爹硬是说不如二锅头好喝,上百块的一个菜,他硬是说不说家里炖的白菜豆腐,其他人倒是吃得很开心,尤其是那一大盘大虾,几乎都让晴晴给消灭了。

一结账,又花了五千多,不过,穷家富路,既然出來了,花钱的事儿就不能小气,更何况干爹干妈头一次出远门,王宝玉更是恨不得让二位老人,什么都享受到。

就在王宝玉等人酒足饭饱,准备乘坐电梯下楼休息的时候,一行人进入了餐厅。为首的一个中年男人,一米八的大个,腰杆笔直,西装笔挺,脸上轮廓分明,显得很有威严和气势。

王宝玉看着眼熟,忽然想起來,这不就是市政法委书记王一夫吗?后來跟着的那些人都是毕恭毕敬,王一夫目光扫过王宝玉这些人,表情微微一滞,面现思索,但随即便转过脸去,进了一个靠边的大包房,紫红色帘子立刻拉上了。

晴晴看得发愣,不禁小声说道:“真帅!”

“小丫头,他可是个大人物,别胡思乱想。”王宝玉皱着眉头警告道。

“切,老男人,我才不稀罕呢。”晴晴装作不屑的说道,还是转着脸,又往包房里看了一眼。

在电梯里,贾正道捋着胡子,忽然说道:“这个人看着有些眼熟。”

“他爹,你看谁都眼熟,老实的回去睡觉吧!”林召娣说道,脸上掠过了一丝慌乱。

“好像是……”贾正道自言自语。

“跟死了那个张三江长得挺像的。”林召娣接过话茬道。

张三江,是张海的爹,也就是叶连香的前公公。王宝玉对他沒什么印象,但张海长得不错,他爹也不会差了。只是可惜张海是个软蛋,害的叶连香不但在外面偷人,两个人还离了婚。

贾正道还想说些什么,被林召娣瞪着眼睛捅了几下,讪讪的说道:“对,对,是有点像。”

王宝玉听到哈哈笑了起來,说道:“还有这事儿呢,张海要是能遗传他老子的一半儿,叶连香也不跑了!”然而贾正道和林召娣却脸色有些难看,直推说累了,王宝玉连忙先安排两位老人回去休息。

第二天一早,王宝玉到了大厅里,跟服务员订了酒店里的一个大包房,还正式订了两桌酒席,钢蛋顺便还让服务员在包房扯上个红色大条幅,上面写着“钱志刚周雨红新婚之喜”。

晴晴不解的指着条幅说道:“姐,你看酒店是不是写错字了?”

红红呵呵笑道:“是你王哥给我改的名字。”晴晴哦了一声,似乎明白了。

但是王宝玉心里却有些犯堵,当初之所以给红红改名字,是不想一个妓女的名字里也有程雪曼的“雪”字。如今看來,女人的水性杨花跟名字无关。

王宝玉心里生气,于是使劲一跳,将刚挂好的条幅扯了下來,对服务员吩咐道:“立刻加急做块新的來,新娘名字叫周雪红!”心想,既然自己和程雪曼分手了,也不该再因为她让红红受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