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791 谁像谁

791 谁像谁

干爹干妈看起來精神头不太好,据钱美凤说,她听见两个老人在屋里吵架了,具体因为什么,还不清楚,只是隐约的听到,干妈说干爹,要是他再乱说话,就跟他闹离婚,

王宝玉听着先是有些发愣,不知道什么事儿惹的两位老人如此不开心,但随即就是一阵乐,这两个老人也真是可爱,平时在家里还算是和气,怎么出來就吵个不停,都多大年纪了,还竟然提到了离婚,

王宝玉也明白,老人吵吵闹闹些,也是生活的一个调剂,根本不用放在心上,就是应了那句老话,老孩老孩,越老越像孩子,

上午十点,参加婚礼的人都到齐了,其实也沒有外人,还是这些人,只是分了两桌,娘家一桌,婆家一桌,看娘家那桌人少,还把强子给安排了过去,

就在婚礼准备举行的当口,一个梳着马尾辫的漂亮女孩子走进來了,王宝玉一看,立刻高兴了,來的人正是王琳琳,她早上才接到了红红的电话,连忙在学校请了假,赶了过來,

“琳琳,快过來坐。”王宝玉热情的招呼道,

“她是谁啊。”钱美凤皱着脸问,

“别那么多事儿,王琳琳,我认的干妹妹。”王宝玉不耐烦的说道,

钱美凤有些在意,哼了一声,嘟囔道:“这回的借口还算实在,鼻子眼睛倒真像你亲妹妹。”王宝玉嘿嘿笑了,沒有多说,

王琳琳笑着跑了过來,王宝玉起身给王琳琳介绍在座的所有人,王琳琳大方得体,大爷大娘的叫个不停,一会儿夸贾正道仙风道骨,一会儿又夸钱美凤漂亮动人,还夸多多长得眉清目秀,必然是跟她一样的小美女,使得满座皆欢,笑声不断,

在王琳琳的赞美下,钱美凤也放松了警惕,高兴的将她让到自己和林召娣的中间,不时说笑,趁人不备的时候,钱美凤低声询问王琳琳是如何认识王宝玉的,

王琳琳眼珠一转,说有一次去富宁县玩,几个男人跟她耍流氓,王宝玉出手相助,英雄救美,从此就成为了兄妹,

钱美凤半信半疑,又问王琳琳家里的情况,王琳琳笑而不答,这时,身穿笔挺西装的钢蛋和一身红色礼服的红红,挽着手走了进來,

大家立刻纷纷鼓掌,钢蛋和红红站在空地上,先是给所有人鞠躬道谢,然后,婚礼算是正式开始,

沒有司仪,也沒有乐队,更沒有那么多规矩,钢蛋和红红按照传统的习俗,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步入宴席,

王宝玉今天非常高兴,看到钢蛋和红红终成眷属,尤其是红红现在已经改邪归正,成为了一个稳重的女人,这让他颇有些自豪感,都说撼山易,改变一个人难,现在看來,一个人的改变,关键在于陪伴他的那个人,

“钢蛋,红红,我敬你们一杯,祝愿你们白头偕老,永远幸福。”王宝玉举着杯,由衷的说道,

“宝玉,我啥都明白,我们真正应该感谢的是你。”钢蛋眼圈有些发红的说道,给自己满满的斟了一杯酒,一口干了,

“宝,宝玉,真的谢谢你,如果沒有你,红红就完了。”红红本來想喊宝二爷,中途还是改了口,但话语中透着发自内心的真诚,

“不说这些了,喝酒,早一点抱个胖娃娃。”王宝玉爽快的喝了自己的杯中酒,呵呵笑道,

“红红姐,你今天可真漂亮。”王琳琳对一脸幸福的红红夸赞道,

“再漂亮也比不过你这个小美女啊。”红红笑道,

“这孩子还真是好看,眼睛跟宝玉简直长得一模一样,不过,比宝玉还俊。”林召娣显然很喜欢王琳琳,笑眯眯的说道,

“娘,瞧您说的,好像我长得很娘们似的。”王宝玉佯装生气道,

王琳琳一阵咯咯笑,说道:“哥,你别小气,大娘的意思是我长得很爷们。”说完大家都哈哈笑了起來,钱美凤一手抹着眼角笑出來的泪水,一边说道:“依我看,连脾性都差不多,一对活宝。”

“要不我们怎么能成为兄妹呢。”王宝玉面露得意之色,呵呵笑道,王琳琳也得意的冲王宝玉抬了抬下巴,

“嗯,小姑娘看着眼熟。”贾正道一边喝酒,一边如有所思的说道,

“你爹也不知道怎么了,看着谁都眼熟。”林召娣忍不住笑了起來,爱怜的给王琳琳夹着菜,

“要我说,多多的眼睛才跟琳琳长得像呢。”钢蛋憨呼呼的说道,

红红一旁嗔怪道:“越说越远了,就你实在。”

钢蛋犟嘴道:“真像,以前多多小,我还沒当真,上次见到琳琳就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现在两人一比,还真像,不信你看看。”

王琳琳惊讶的连忙问道,是吗,转头离多多十公分的距离仔细研究了半天,又顽皮拿出小镜子照了照,嘻嘻笑道:“还真像呢,连双眼皮的位置都一样,哥,你说我长得好看还是多多好看。”

王宝玉还沒有答话,林召娣就慈爱的笑了起來,说道:“都好看,都好看。”

“阿姨。”多多扭着小屁股,甜甜的叫道,

“真乖。”琳琳伸嘴过去,在多多的小胖脸上亲了一下,说道:“多多,他们都说咱俩长得像,你以后就叫我干妈。”

大家哄得一声又笑了,王琳琳却不以为然,说道:“你们都嫌我年龄小啊。”

钱美凤呵呵笑道:“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如果给小孩子当妈又得换尿布,又得冲奶粉,太辛苦了。”

王琳琳哦了一声,自言自语道:“是挺辛苦的啊,不过我妈那时候就不辛苦,我家有保姆,算了,还是当姨吧,让我想想送多多什么礼物好呢。”

王琳琳紧锁着小眉头,煞有其事的托着下巴想了想,突然脸露喜色,从套头的毛衣里,取下來一个玉吊坠,不容分说的戴到多多的脖子上,拍着巴掌说道:“就这个吧。”

钱美凤不好意思的连忙说道:“琳琳,她还是个孩子,不用给她这么贵重的礼物。”

王琳琳的这个吊坠,看起來不但做工精致、玉质通透,而且,还精细雕琢成一条展翅飞翔的凤凰,一看就是价值不菲之物,相比之下,给晴晴买的那个,就显得平庸暗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