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792 累了

792 累了

王宝玉也过意不去,这物件一看就不是出自寻常人家,看上去应该比关婷那块还要昂贵,连忙说道:“琳琳,你还是拿回去吧!万一家里人问起來,不好说。”

王琳琳不耐烦的撇撇嘴巴,无所谓的说道:“沒关系,我就说丢了。”

几番推让不过,钱美凤也只好收下,多少有些难为情,对待王琳琳也格外客气起來。当然,在座的各位也都看得出來,王琳琳的家庭显然非常殷实,否则,一个正在上学的女孩子,怎么会有如此贵重的东西。

接下來发生的事情,更加证实了大家的猜测,一阵音乐声传來,王琳琳竟然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來一个大哥大。

不过,王琳琳的大哥大,可是比王宝玉的大哥大小的太多了,很精致的样子,还沒有天线,这反而让王宝玉放在桌子上的大哥大显得愣头愣脑,活像个移动电话里的土财主。

“爸,就兴你昨晚喝酒两三点才回來,我出來玩一会都不行啊!”王琳琳一幅惯坏了的语气说道。

不知道那边的说了些什么,只听见王琳琳一口一个别烦了,就挂了电话,接着和大家说笑。

王琳琳的到來,彻底压住了晴晴的风头,无论长相还是教养,跟王琳琳比,晴晴就是一个农村的土丫头,这让她郁闷的直到酒席散场,也沒说几句话,倒是让钱美凤不由的偷笑,对王琳琳的偏爱也愈加明显起來。

在钱美凤看來,退一万步讲,如果自己和王宝玉的缘分已经尽了,王宝玉能找到王琳琳这样的伴侣也是让人相对满意的。

吃喝到一点多,王琳琳的大哥大又响了,她接了起來,不耐烦的说道:“妈,我说了,我自己能去,还过來接我干什么?”

王琳琳的母亲,王宝玉是见过的,那是一个看起來非常高贵的女人,有一种独特的气质,套用干爹的话來说,那就是看着眼熟,似曾相识。

“妈,好吧,下午就跟你去买衣服,别给我买带毛的衣服,你看学校里谁穿啊!”王琳琳说道。

王琳琳挂了电话不久,就提出來要先走一步,说缠不过自己的唠叨老妈。王宝玉、钢蛋和红红等人都要去送她,只听她顽皮的冲着钢蛋和红红嘻嘻笑道:“不用送,如果你们有诚意,那就当着我的面亲一个。”

钢蛋的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耳朵根,木讷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还是红红出身江湖,不惧这些,就真得翘起脚來,在钢蛋的厚嘴唇上吧唧亲了一下,惹得双方的老人们立刻纷纷低下头,暗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得了,当着人的面,都敢做这种羞人的事儿。

王琳琳咯咯直笑,心满意足的走了,王宝玉站在窗前,目送王琳琳,只见一辆黑色的奥迪车,缓缓停在了酒店门口,一位衣着得体的中年女人走下了车,笑着冲着王琳琳招了招手,王琳琳上了车,奥迪车也沒有停留,调转车头,渐渐远去。

王宝玉心生羡慕,王琳琳过着一种什么样的生活,他大致也能猜的到,那是一种幸福的如同公主一般的日子,凡事儿都有人给操心,哪像自己,无论什么事儿都要独自去奋斗,即使受了伤,也只能独自舔舐伤口,无人能够分担。

“宝玉,好好对待琳琳,要像,要像亲妹妹一样。”不知道何时,林召娣早已站在王宝玉的身边,眼圈红红的望着王琳琳远去的方向。

王宝玉不由一愣,不明白干妈说这话是什么意思,王琳琳说到底也是个外人,只是跟自己比较投缘而已。

“娘,您不会是又想认干闺女了吧?有我们几个你还不够受的啊?”王宝玉呵呵跟干妈开着玩笑。

“不一样,钢蛋和美凤都不一样。”林召娣似乎昨天确实沒有休息好,加上今天高兴喝了两杯酒,精神显得很是疲惫。

“娘,你是不是累了?”王宝玉关切的问道。

“唉!娘从來沒有这么累过,儿啊,娘就你这么一个儿子,娘沒啥能耐。”林召娣语无伦次的感叹道,眼角就要流出泪了,仿佛看着琳琳幸福的上了母亲的车,触动了她心里的脆弱一样,刚才席间的喜庆也不见了。

“娘,这是说啥呢,在儿子心里,娘是最好的。”王宝玉连忙搀扶住林召娣,又是疼惜又是不解的说道。

这么一说,林召娣更加动情了,她干瘪的嘴唇开始微微抖动,她伸出同样干枯的手轻轻抚摸上了王宝玉的脸庞,就那么痴痴的看着。

王宝玉也紧紧握住干妈的手,不放心的问道:“娘,要累了,咱就回去歇着吧。”

林召娣摇摇头,两行泪水也流了出來,划过满是皱纹的脸,一滴滴落在衣服上。王宝玉连声问道:“娘,你这是咋了?”

林召娣自知自己有些失态,用衣袖拭去泪水,勉强笑了下,说道:“宝玉,娘还沒有见你成亲呢,娘还要给你带大孩子,就像把你带大一样。儿啊,那时候你才这么点儿。”说着还比划了一下。

王宝玉长舒了一口气,觉得干妈是因为看见钢蛋结婚又惦记自己了,笑着说道:“娘,儿子好好赚钱,到时候咱也雇保姆,看孩子多累人啊,您就在家里享清福,啥也不用干!”

然而这句并沒有让林召娣高兴起來,反而又是心事重重的叹了口气,林召娣缓缓走回了坐席,脚步显得很沉重,坐在那里良久都沒有再说话。不但王宝玉觉得奇怪,就连贾正道也觉得老伴不一样,他关切的问道:“他娘,是不是不舒服啊?”

“有点头晕。”林召娣有气无力的说道。

看吃喝的也差不多了,钢蛋和红红又敬了大家一杯,酒席散了场。王宝玉孝敬的扶着林召娣回了房间,只当是老人累了,也沒有多想,准备让干妈休息一阵子,就开车往回返,毕竟只请了两天假。

就在王宝玉刚刚走出干爹干妈房间的时候,大哥大响了,接起來一听,是党校校长蔡广德打來的,笑呵呵的很是客气问王宝玉在哪里。

王宝玉很是诧异,连忙问道:“蔡校长,您有什么指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