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793 都打哑谜

793 都打哑谜

“小王,你能不能來市里一趟,财政局的隋局长,晚上想请你到家中一叙。”蔡广德说道,

王宝玉受宠若惊,不解的问道:“我这么一个小人物,怎么敢让隋局长请我呢。”

“小王,不用谦虚,他那天也听了你的课,说起來也算是你的学生。”蔡广德笑道,

“这真是不敢当,隋局长找我什么事儿。”王宝玉问道,

“他啊,家里有些不顺,有人说是风水出了问題,你过去帮着看看,这件事儿要保密。”蔡广德谨慎的说道,

财政局局长要找自己看风水,这还真出乎王宝玉的想象,但是,能够正面接触到市财政局局长,那可是一个好机会,多少人都是求之不得,只是王宝玉的假期实在太短了,他犹豫的问道:“蔡校长,您看能不能改日啊。”

“小王,隋局长很忙,你最好推一下手里的工作,别驳了他的面子。”蔡广德说道,

王宝玉想一想也是这么回事儿,人家堂堂局长请你,如果再端起架子,那就显得不识抬举了,晚回去一天,谅他程国栋也不能把自己咋样,而如果推掉了隋局长,将來还不一定有啥麻烦呢,

“好,我晚上一定到。”王宝玉答应道,

“好的,你傍晚先來党校找我,我带你一起去。”蔡广德说道,

放下电话,王宝玉只好挨个屋通知,说自己临时有事儿,大家再住上一晚,明天一早就出发,其他人都沒说什么,只有钱美凤有点不快的问道:“宝玉,是不是又想去见那个姓程的啊。”

一提程雪曼这个茬,王宝玉就不高兴,他皱着脸嚷嚷道:“美凤,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想见谁那是我的自由,别总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的,跟你啥关系。”

钱美凤生气的说道:“问问还不行了。”

王宝玉也很是不爽,说道:“不行。”

钱美凤一下子愣了,别过脸去,不说话了,却气恼的在多多的屁股上使劲打了一下,多多立刻哇哇的哭了起來,

“真是扫兴。”王宝玉嘟囔着,有些不忍心看美凤生气,临出门的时候说道:“晚上市财政局局长请我吃饭,我要是敢不去,后果很严重。”

“去见那个姓程的就明说,找这些破借口干嘛。”钱美凤似乎并不相信,

“好了,美凤,别拿孩子出气,我真的是有急事儿。”王宝玉皱着眉头说道,

“我不懂你这些,王宝玉,你给我记住了,我是管不着你,但你欠我的。”钱美凤说道,

“我欠你什么,美凤,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是谁的就该是谁的,你别这样好不好。”王宝玉无奈的说道,心里暗道,不就是跟你曾经睡过觉嘛,老子睡过的女人可是不止你一个,

“你这话明白就好。”钱美凤摆弄着多多胸前的玉坠,说道:“就像多多这孩子,天生就是來享福的,就算有人把她的礼物给抢走了,但是老天却给她安排了更好的。”

王宝玉有些郁闷,问道:“美凤,你是不是跟干爹在家学迷信了,不就是一个坠嘛,什么老天安排的,你不是不信命吗。”

“不用你管,你就是欠我的,这辈子都还不完。”钱美凤说着,两行泪水流了下來,还嘤嘤哭出了声,显得很委屈,

又哭了,王宝玉看的有些心烦,女人哭两下有那个意思还能让男人心疼心疼,要是动不动就抹眼泪,感觉让人很抓狂,

王宝玉还想说什么,只见美凤撩起了上衣,露出一只**,开始喂多多吃奶,他也只好退了出去,心里却很是纠结,现在家里人可都好,个个都学会打哑谜了,但是对付这种状况,如果问不出來个为什么,那就得装糊涂,装看不见,要是较真了,肯定闹心,

回房间躺了一会儿,看天色渐渐有些暗了,王宝玉这才起身到了钢蛋的房间,晴晴也在那里,好像还和红红吵过架似的,一脸不高兴,

见到王宝玉來了,晴晴也沒有多大的热情,拉着脸回自己房间了,王宝玉呵呵问道:“又咋了。”

红红似乎余气未消,说道:“不知道天高地厚,让我给骂了一顿,宝玉,你有啥事儿。”

王宝玉说道:“晚上我还有个应酬,你们就带着老人吃饭吧。”说着,不顾钢蛋的推辞,硬是留下了五千块钱,

王宝玉穿过车流,來到了党校,蔡广德正在屋里等着他,蔡校长客气的对王宝玉道了一声辛苦之后,又叮嘱道:“小王,我多少也听到一些民间的说法,叫做卦不走空,但是,隋局长你是不能收钱的。”

王宝玉连忙说道:“蔡校长,这是说哪去了,我又不是职业干这个的,说起來只是一个爱好,怎么会收钱呢。”

“理论上來讲,收钱是应该的,毕竟这也是一种脑力付出,但领导干部不同于平民百姓,如果给你钱,那就成为一种交易,整个性质都变了味,不拿钱嘛,就算是一种学术交流。”蔡广德进一步的解释道,

“蔡校长您放心,我会守口如瓶,绝不会将这件事儿泄露分毫。”王宝玉拍着胸脯承诺道,心里却直骂,明明是去帮隋局长的忙,却还他娘的这么多说道,真是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

“不过,领导们也不会白麻烦你的,以后你有事儿,他们会帮忙的,尤其是这个隋凤奎局长,平时还是蛮讲究交情的,小王啊,这个机会可得要自己把握好了。”蔡广德揭秘般的说道,显然很懂这其中的世故,

王宝玉频频点头,表示一切都听领导的安排,领导咋说就咋做,交代清楚之后,两个人这才并肩下了楼,各自上车,直奔隋局长家而去,

隋局长家就住在丁香花园小区,这让王宝玉不由的想起了关婷,她原來就是住在这里的,只要想起她,王宝玉的心里就不舒服,就会想起关婷的死,跟自己多少有些关联,尤其是关婷临死的时候,用口型说出的那句“我认识你”那句话,让他至今也不得其解,因为王宝玉明白,关婷的话里,绝不是在说自己曾经给她看过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