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794 赌玉之石

794 赌玉之石

两个人的车,在丁香花园三栋三单元的门前停了下來,蔡广德下车后,直接过去按防盗门上的对讲器608号,马上,就有人接了内部对讲电话,一听是蔡广德,门咔的一声开了,

一个单元的一层,一般也就最多四户,怎么会有8这个数字,王宝玉凑过去看了看,果然这个数字是自己粘上去的,呵呵,沒想到堂堂财政局长,也是如此的迷信,特意选了一个8的数字,

王宝玉跟着蔡广德走了进去,上了电梯,到达六楼,电梯门刚打开,就看见一位五十多岁的微胖男人,正笑呵呵的站在那里等着他们,

王宝玉对他隐约的有些印象,那次上课,他就坐在梯形教室的中间位置,只是,始终也沒说一句话,

“蔡校长,王老师,欢迎欢迎。”财政局长隋凤奎客气的过來握手,王宝玉感觉他的手,温暖而柔软,带着一种福气相,

“隋局长,叫我小王就可以,老师不敢当。”王宝玉也客气的说道,

“好,小王,今天就要麻烦你了,两位这边请。”隋凤奎说道,带着两个人,从早已敞开的房门,走了进去,

屋内的格局和关婷家是一样的,只是还要大一些,室内地板光洁如新,装潢之讲究自然无需多说,蔡广德和王宝玉都换了拖鞋,就这样趿拉着,坐到客厅的大沙发上,

隋凤奎的妻子是个中年女人,看起來颇有一些气质,她微笑着过來到了两杯冒着香气的清茶,就进到厨房去炒菜了,隋凤奎拿出了一盒软中华,给王宝玉递过來一支,王宝玉也沒客气,坐在沙发上吸了起來,

“小王,实不相瞒,最近家里有点不顺,想找你來指点一二。”隋凤奎将软中华往王宝玉跟前推了推,直接切入了主題,

“隋局长,我懂得也不多,只能给您提供一些参考。”王宝玉谦虚的说道,

“哪里,我也听过几次易经课,沒有水平能比得上你的,你是真正的行家啊。”隋凤奎竖起大拇指,呵呵笑道,

既然不顺,就要问问到底哪里不顺,这就像是医生看病一样,要先弄清楚病情,王宝玉问道:“隋局长,能大概说一些究竟那些地方感觉不顺呢。”

蔡广德一听王宝玉这么问,转头悄悄给王宝玉递了个眼色,意思告诉王宝玉,这可能涉及到一些不能说的东西,

令人意外的是,隋凤奎毫不隐瞒的说道:“不顺主要出在我的老母亲身上,实不相瞒,一个月前,老母亲在外面,被几个南方骗子,骗去了十几万,老人受了些打击,总也想不开。”

王宝玉连忙安慰道:“这种事儿得好好开导下老人家,钱是身外之物,千万不能动气。”心里却想,出了这种事儿你该去报案啊,难道是家里钱太多了,丢不起那人,

隋凤奎点头说道:“可不是嘛,只要人好好的,破财免灾嘛,只是我那老母亲自从出了那事儿以后,精神上老是提不起來,这不,前几天走路好好的,不知道怎么的又摔了腿,现在还在**躺着呢。”

“看來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是无心破财加无妄之灾,确实应该好好处置一下,隋局长,除此之外,家里其他事都还好吧,有沒有什么变化。”王宝玉认真的说道,

“家里一直都很顺,就是前段时间,我调整了些室内的物品摆放,会不会出现在这方面。”隋凤奎用征询的口吻问道,看來自己早对这些事情起了疑心,

“嗯,用现代科学的观点來说,屋内的东西摆放,会形成一种气场,一旦打破了,就可能引起一些不必要的烦恼。”王宝玉点头道,

“哎呀,小王,我也是这么想的,那就麻烦你给好好看看吧。”隋凤奎说道,

王宝玉掐灭了烟头,与蔡广德一道,跟着隋凤奎在屋里转悠了起來,首先來到了隋凤奎跟妻子的卧室门口,这里基本上沒有什么可看的,无非是大床和衣柜,还有墙上挂着的书画作品,地面上还铺着地毯,

既然是人家两口子睡觉的地方,生人也不方便进出,王宝玉随便扫了一眼便要离开,但隋凤奎似乎想起來什么,指着卧房门口木架上的一块大石头问道:“小王,跟这块石头有沒有关系。”

王宝玉凑过去,沒看明白这石头有什么稀奇的,论材质不稀奇,看形状也沒特色,就是个头大,黑青蒙蒙的,还有些发乌,很不中看,但从重量上估计,一个老爷们搬起來都有点费劲,

蔡广德也凑了过來,前后打量了下,最后盯住一块指甲大的缝隙,轻轻擦了擦上面的土,只见里面露出了一块碧色,蔡广德惊讶的说道:“隋局长,这是一块好玉啊。”

隋凤奎点了点头,看似随意的说道:“这是南方一个喜欢赌玉的朋友给的,可能是一整块玉,也可能只是一个角,沒什么,就是个装饰而已。”

王宝玉一阵汗颜,霎时觉得自己果然是见识太浅,也不想想,堂堂财政局长的家里,怎么会随意摆上一块石头呢,心里这么想着,便有些留意了下,虽然并沒有切面,但大大小小的间隙和背面赌玉打开的“小天窗”之中,好多光线充足的地方,隐隐都能透出一股青色,

如果单纯就是块石头,隋凤奎也不会这么在意的摆在自己卧室内,整天当宝贝看着了,接下來蔡广德的话也验证了王宝玉的猜想,只听他啧啧说道:“隋局长,这东西可不能当普通物件送人了,从这种颜色的沙皮來看,通常都能出绿的。”

隋凤奎似乎并沒有感觉到惊讶,轻松笑了笑,把话題又扯回到了主題上,说道:“沒想到蔡校长还是这方面的专家呢,只是好东西摆错了对人也不好,好比是肠胃不好的人整天吃生猛海鲜也受不了啊,小王,你说是不是。”

王宝玉正在心里算着这么大一块玉,该值多少钱,几十万还是几百万,听到蔡广德问他,才回过神來,咽了咽口水,然后娓娓道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