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796 众神开会

796 众神开会

隋凤奎已经信了王宝玉,连忙说道:“小王,你尽管说,对错都不要紧。”

“您看,这里不但有观音,弥勒,还有文武财神,供奉的东西,有水果糕点,还有肉片香肠。佛是吃素的,他们看见肉肯定会不高兴,而文武财神供奉肉是没有问题的,水果之类,他们却不感兴趣,这就是神佛们的冲突。”王宝玉说道。

这个理论倒是稀奇,听得隋凤奎和蔡广德,那是一愣一愣的,满脸惊愕之色。王宝玉不管这些,继续说道:“这样笼统的都拜,神佛们可能也会产生疑惑,不明白拜得究竟是谁,难免在工作上产生推诿,到头来,谁也不肯出力。”

“小王,这些神啊,菩萨的都是善心肠,难道他们还会起争执吗?”隋凤奎不甘心的说道。

王宝玉这会儿看出来了,这隋凤奎就是贪心,只要有的神仙都给请来了,一块供奉一块烧香,正所谓山不转水转,其中总有几个保佑自己的。

王宝玉认真说道:“虽然他们都是教化众生的,但在各自行业里都是头头。这些头头聚到一起开会,恐怕就没有主心骨了,如果世人有事相求,他们要么争着做好事儿,要么就是互相推诿了。”?”“

“小王,你的意思是需要把他们分开?”隋凤奎挠着脑袋,睁着惊愕的眼神问道,蔡广德却是捂住了自己跳动有些加速的心脏,年轻人就是不一样,这也太敢说了。

“必须分开,你看,观音和文武财神三个一起,可能光想着斗地主了,再加上个弥勒,兴许就凑到一起打麻将,其实,神佛们也有娱乐活动,玩起来,也经常忘了本职工作,否则,都是那么严谨,孙猴子就盗不来八卦炉的九转仙丹了。”王宝玉口无遮拦的说道,说完之后,暗自脸红,觉得自己真是信口开河,开始瞎忽悠了。

蔡广德一旁听得脑门冒汗,王宝玉这不是胡诌嘛,于是使劲咳嗽了一声,暗示王宝玉说话小心,然而一旁听得认真的隋凤奎却似乎得到了警示一般,高兴的一拍大腿,对蔡广德说道:“蔡校长你不用咳嗽,我觉得小王说的很对啊!文武财神是刚摆到一起的,原来是不尽守职责,怪不得破财呢!”

接着汗!蔡广德陪着笑脸偷偷抹了把汗,王宝玉的这些说法,他还真是头一遭听到,不知道该不该信,不过自己信不信是次要的,关键是隋凤奎信了。

只听隋凤奎打着官腔又道:“不行,既然吃了供奉,受了香火,那就一定要让他们各司其职,好好工作。小王,你告诉我,把他们都分别放在哪里好。”

在王宝玉的一番指导下,武财神关公被放到客厅的西南角,文财神比干则被放在门口迎接客人,观音和诸佛们,又被请回了西北角的屋子里,这一次,隋凤奎终于打开了那个屋子,里面居然是半屋子的佛像,甚至还有狐仙和长仙的位置,金光光,亮闪闪的,看上去琳琅满目,几乎都可以开宗教用品店铺了,怪不得他不愿意打开给别人看。

搬东西,王宝玉自然要伸手帮忙的,而且属他最年轻,搬的还都是最重的。这活那是相当考验体力的,不一会儿就压得王宝玉手腕疼,很想急眼。

王宝玉心想,老子打小宁肯被人指着脊梁骨骂“二流子”也没出过力,现在让老子伺候你,王宝玉心里很不甘,他眼珠一转,又说道:“隋局长,我还想冒昧的提一个建议?”

隋凤奎也是折腾了一头汗,他边擦汗边喘着粗气说:“小王,你尽管说,你咋说咋办。”

“一般在家里,是不应该供弥勒佛祖的。”王宝玉指着那个肚子最大,占地最大,当然体重也最大的弥勒佛说道。

“为什么啊!这可是花大价钱从庙里请来的。”隋凤奎不解的问道。

“您还记得形容弥勒佛祖的那幅对联吗?”王宝玉问道。

隋凤奎挠着脑袋,没想起来,还是作为党校校长的蔡广德自负有学问,说道:“小王,你说得是不是那幅‘大肚能容天下难容之事,笑口常开笑天下可笑之人’。”

“对啊!从这两幅对联中大家能悟出什么?”王宝玉又神秘兮兮的问。

“这说明弥勒佛是个心宽体胖,快活逍遥的佛祖。”这一次,隋凤奎呵呵笑着接上了话茬。

“隋局长说得没错,弥勒佛祖笑天下可笑之人,说明他就是爱开玩笑的,不像观世音菩萨愁眉苦脸的,一心要救苦救难。所以,弥勒佛供在庙里还行,供在家里,往往岂不到保佑家庭的作用,由于他顽皮的性格,可能还会起到相反的效果。”王宝玉说道。

这一番言论,听得在座的两个人又是一阵瞠目结舌,不过又一琢磨,嗯!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儿。隋凤奎谨慎的问道:“小王,那可咋办,总不能偷偷当垃圾扔了吧?而且这么大个,扔出去也扎眼。”

“当然不能扔,扔了就犯了大忌,必须将他送回庙里去,那里才是他的安身之所。”王宝玉说道。

“我倒是不心疼那几个钱,就是哪有往回送的道理啊?”这下隋凤奎可是犯了难。

王宝玉呵呵笑道:“隋局长,这没什么难的,到时候以咱家老太太的名义,说是捐给寺庙的,到时候寺庙高兴,老太太也积了福德,说不定这身体也快好起来了。”心里却在想,这就跟回收礼品一样,佛像白白收回去,在市场经济的当今,寺庙也是有好处的,没有不收的礼。

此刻的隋凤奎听得连连点头,看着那尊笑呵呵的弥勒佛,越发的觉得古怪,不由的说道:“明天一早,我就让司机来,把这尊大佛给送回去。他娘的!”

“嘘!”王宝玉做了个手势,示意隋凤奎不要说粗口,佛祖可是在旁边听着呢!隋凤奎连忙朝着弥勒佛像鞠了一躬,口中说着得罪了勿怪罪等一类的话,引得王宝玉一阵子偷笑。

一切安排完毕,三人分别洗净了手,然后一同坐在餐厅的桌子前,此刻,酒菜已经上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