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797 愿做你的狐狸精

第三卷 县域扬名 797 愿做你的狐狸精

也许是心理作用,或者刚才搬运东西舒活了筋骨,隋凤奎此刻觉得神清气爽,连脚步都轻快了许多,他进了书房,拿出了一瓶军中茅台,打开來,屋内立刻飘起了醇厚的酒香。

隋凤奎的妻子被隋凤奎叫过來一同坐在桌子旁,她微微笑着,给蔡广德和王宝玉斟满了酒,显得很懂礼节,不乏领导夫人的风范。

几个人喝了几杯酒,隋凤奎的妻子似乎想起什么,又起身去厨房拿來一个塑料大碗,随意夹了几筷子菜,上面放上个馒头,送给屋内静养的老人之后重新坐了下來。

王宝玉觉得隋凤奎的妻子很独特的味道,算不上多漂亮,但是模样周正,身材不错,不卑不亢,礼仪周到,看起來年龄也比隋凤奎小了不少,整个人透着一种知性美,不禁就多看了几眼。

见王宝玉盯着自己看,隋凤奎的妻子笑道:“王老师,是不是从我的面相上看出來什么啊?”

王宝玉有些尴尬,心里明白,这样盯着人家的媳妇看,是非常不礼貌的,沒等他说话,隋凤奎先说道:“小王,既然到了家里,那就不是外人,给你嫂子看看,她啊!啥事都喜欢凑热闹。”

“隋局长,这,叫嫂子合适吗?”王宝玉问道。

“沒关系,就叫嫂子,你嫂子比我小了近十岁,她可不愿意你把她叫老了。”隋凤奎得意的说道。

隋凤奎的妻子也笑了说道:“那你喜欢被人叫老啊?”看那笑容,两人关系应该是相当融洽。

隋凤奎哈哈笑道:“当然不愿意了,你们不知道上次过情人节,我心想,也学年轻人浪漫一把带你嫂子去逛街。结果碰到一个卖花的小孩,上來就喊,爷爷,给阿姨买朵花吧!当时把我给气的啊!”

话音一落,大家都哈哈笑了,隋凤奎的妻子撇嘴笑了笑,说道:“要不我平日劝你少吸烟喝酒,省的那么老相。王老师,麻烦你帮我看看吧?”

“嫂子,我看你耳高过目,双眉秀朗,天庭丰润,山根挺拔,应该是个做文化工作的吧!而且还很有名气。”王宝玉盯着隋凤奎的媳妇说道。

隋凤奎的媳妇笑了,沒说话,起身进了书房,拿來了一本书,递给王宝玉,说道:“这是我写的书,送给王老师留念吧!”

书的名字叫做《愿做你的狐狸精》,作者饶安妮,王宝玉一看书名,还真想发笑,这名起的很幼稚,但是忍住了,沒表现的那么不礼貌。

“嫂子原來是个大作家,给签个名吧!”王宝玉故作惊讶的竖起大拇指,又将书递了回去,饶安妮拿过一支笔,一通龙飞凤舞,就很潇洒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王宝玉又装模作样的端详了一会儿,这才小心的放进包里。

蔡广德本來也想要一本,可是偷眼看到这个书名,还是忍住了。隋凤奎颇为得意的对王宝玉说道:“不是我夸,你嫂子写的书,风格独特,我可是第一个忠实读者啊!”

“王老师,你还能看出些什么?”饶安妮颇感兴趣的问道。

“这更详细的,看手相可能更准一些。”王宝玉说道,他实在不愿意总盯着饶安妮看,幸好自己年龄小,否则隋凤奎肯定是要不高兴的。

饶安妮毫不犹豫地把右手伸了过來,王宝玉低头看去,只见饶安妮的手掌和许多养尊处优的女人一样,光滑细软,白白嫩嫩,只见她中间的人纹向下弯了好长,显示着她不凡的想象力,这也不奇怪,如果一个作家沒有想象力,还写个屁书啊,恐怕连沒滋沒味的小白文也憋不出來。

“嫂子,从手相上,你家中无祖业,出身贫苦,父母早亡。”王宝玉如实说道。

王宝玉说得沒有错,但饶安妮却看了一眼隋凤奎,开始怀疑这是不是自己的老公或者是熟悉自己的人跟王宝玉说过的。

所以,饶安妮并沒有表现出任何的惊讶,反而微微皱起眉头,这也不奇怪,作为一个女人,尤其是当代女作家,最不愿意的就是让人说自己生在贫困的家庭里。

她们一般都幻想着一出生就是万千宠爱的公主或者是个集团总裁的独生绝色女儿,哪怕穿越回到古代也得是个皇后,最次也是个王妃,就算是个宫女也有一帮英俊无比的皇帝王爷贝勒痴痴追求,早晚得扶正,还得一辈子只爱她一个人,操,这种想法,他妈的扯的蛋很疼。

“你应该有一个弟弟。”王宝玉继续说道。

这句话却是让隋凤奎直摇头,别人且不说,自己媳妇家里那点事儿他还是一清二楚的,饶安妮只是一个人,上完大学后,就嫁给了隋凤奎,先是安排到文化局,她不想干,后來就成了一个职业作家。

“可是,这个弟弟与你基本沒什么缘分,恐怕是沒见太阳就夭折了吧!”王宝玉仔细看了看,肯定的说道。

蔡广德看到隋凤奎摇头,知道王宝玉说错了,不由在下面轻轻踢了王宝玉一下,王宝玉明白他的意思,往这边挪了挪身子。

这一回,饶安妮开始相信王宝玉了,她小时候听母亲说过,自己确实应该有一个弟弟,但是在母亲怀孕八个月的时候流产了,这个秘密,她跟谁也沒说过。

“王老师,你说得对,那时候我还小,但隐约记得母亲流产后,接生婆说是个男孩,母亲难过的好几天都吃喝不下。”饶安妮连连点头说道。

隋凤奎和蔡广德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看样子,王宝玉虽然年轻,但看相的水平却已经到了一种相当的高度。

“你的声望线很长,名气自然不用说,嫂子今年多大?”王宝玉有些放松了,继续问道,声音也不由大了一些。

问女士的年龄,有些不礼貌,饶安妮笑了笑,沒有隐瞒的说道:“我今年三十九,属马。”

“马为南方离火,你的贵人是东方卯木,木能生火,属兔的对你帮助最大。”王宝玉说道,“而且,你跟属兔的关系越好,你的运气也就越好。”

“老隋,咱家有属兔的吗?”饶安妮來了兴致,当然不想错过这个机会,连忙问老公。

“瞧你这记性!”隋凤奎有些嗔怪的说道,脸色有些拉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