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798 又生气了

798 又生气了

饶安妮想了想,还是没想起来,隋凤奎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咱妈不就是属兔嘛!”

饶安妮一听这话,脸上突然浮现出了一抹难为情,脸颊不经意的微微发红,她抽回手来,碰了隋凤奎一下,说道:“凤奎,光顾着说话,还没有敬酒呢!菜都凉了。”

“对!对!光听小王看相了,来,广德,小王,咱们共同喝一杯。”隋凤奎举起杯来,王宝玉和蔡广德连忙举起杯来,三个人开始交杯换盏起来。

可是饶安妮的胃口却差了许多,似乎总有心事似的,没多大会,便放下筷子,说自己吃饱了。

“安妮,再吃点啊,你看你整天一写书就是一天,把胃都给弄坏了。”隋凤奎关切的说道。

“真的吃饱了,你们先吃,我看着再给咱妈做点汤,咱妈吃素,今天这些菜都不和她的胃口。”饶安妮说着起身去了厨房,隋凤奎惊讶的看着她的背影,面露喜色,滋的一声自个把杯中酒给干了。

此时,饶安妮却离开了桌子,没多大会儿,饶安妮就给老人屋里送去一碗热汤,又过了一会儿,王宝玉远远的看见,她手里拿着一床厚被子,向着老太太的屋里走去。没过多久,那床半新不旧的被子就被抱了出来,接着又拿着拖布进屋去拖地。?”“

“安妮,吃了饭再忙乎吧!”隋凤奎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喊道。

“你们先吃,我这就过来。”饶安妮应声道。

见此情形,王宝玉也能大致猜到了隋凤奎家里的情况,饶安妮作为一名女作家,性格比较敏感,老太太没受伤之前,应该在家里做饭伺候她。

如今老太太不仅被骗去了十几万财产,还得吃喝拉撒的需要人照顾,饶安妮应该对婆婆颇有微词,这一点让隋凤奎很是苦恼,刚才听王宝玉这么一说,饶安妮应该明白孝顺的重要性,便主动对婆婆开始示好了。

“小王,感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以后只好是我能帮忙的事情,一定不遗余力。”隋凤奎真诚的举杯说道。

“谢谢隋局长,能够帮您出点力,也是我的荣幸。”王宝玉说道。

“隋局长,党校那块你是不是高抬贵手,多拨点款过去啊?”蔡广德皱着眉问道。

“老蔡,我知道你不地道,但也不能这么快就伸手啊。你当我不知道,你那里搞第三产业,可是不缺钱的。”隋凤奎开玩笑的说道。

蔡广德哈哈大笑,举起杯来,三个人再次碰杯,酒桌上充满了和谐友好的气氛。一直喝到九点多,蔡广德和王宝玉才离开隋凤奎的家,都是酒意半酣,好在茅台酒不上头,头脑还算是清醒。

离开的时候,饶安妮过来说老太太也觉得精神好了,隋凤奎更是感叹不已,一直将二人送到楼下,直到王宝玉和蔡广德的车开出去好远,还看见隋凤奎站在单元门那里不停的摇着手。

声明一点,那个年代虽然不提倡酒后驾车,但酒后驾车这块还没有制定法规。书中多次出现酒后驾车的场景,实属情节需要,并不代表作者支持或认同酒后驾车这种恶劣行为。

开到一个路口,蔡广德停下车,从车窗探出头来,松了一口气,道:“小王啊,跟你打交道,那真是锻炼心脏啊。”

王宝玉呵呵笑道:“蔡校长,我年轻不懂事儿,以后多多提醒。”

“哈哈,提醒?我提醒的还少啊,哪回你听了?不过事实证明你是正确的,人就该活的简单点!藏着掖着的真累人!”蔡广德一脸满足,由衷的说道。

回到北国大酒店自己的房间,有些疲惫的王宝玉刚要脱衣服睡觉,咚咚咚!传来了敲门声。王宝玉不快的过去打开门,是钱美凤,王宝玉一看只有她一个人,连忙问道:“多多呢?”

“娘看着呢!”钱美凤说着,毫不客气的进了屋,坐在了床边。

“啥事儿啊?”王宝玉伸着懒腰问道。

“宝玉,对不起,下午惹你生气了。”钱美凤低着头说道。

“没事儿,都过去了,再说你惹我生气,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我都习惯了。”王宝玉笑呵呵的说道。

“你还当真了啊?你还惹我生气了呢!”钱美凤撅着嘴巴说道。

“呵呵,我也给你道歉,对不起,下次不敢了。”王宝玉心情不错,深深一鞠躬。

“她还好吗?”钱美凤迟疑了一下,问道。

王宝玉一愣,立刻明白钱美凤问的是程雪曼,不快的说道:“我不是跟你说了嘛!我去财政局局长家里吃饭,他请我看风水。”

“你咋不去找她呢?”钱美凤继续问道。

“别问了。早都黄了。”王宝玉非常不快的说道。

“真的?为什么啊?”钱美凤惊讶的问道,王宝玉已经把脸转过去了,没有看见钱美凤脸上迅速的放晴了。

“唉!你可真烦,黄了就是黄了,哪来那么多为什么。”王宝玉不耐烦的说道,脑子有点乱,一头栽倒在**,趴在那里不说话了。

“宝玉,有些缘分是不能强求的。”钱美凤说道,还幽幽的叹了一口。王宝玉忽然觉得,有两只拳头,正在有节奏的敲打着自己的腿,疲惫顿时消了不少。

王宝玉知道是钱美凤,他也不动弹,闭着眼睛享受着,钱美凤挥着小拳头,一直从王宝玉的脚后跟敲到脖颈,又敲回去,如此往复多次,虽然不如正规的按摩舒坦,但总是强过没有。

“宝玉,舒服吗?”钱美凤柔声问道。

“姐,你可真好。”王宝玉心里也有了感动,抬起头来说道。

话音刚落,钱美凤却突然停下了敲打,在他的屁股上使劲掐了几下,疼的王宝玉一阵子呲牙咧嘴,钱美凤却起身就走,咣当一声关上了房门。

“靠,发啥神经啊!一会儿狗脸,一会儿猫脸的,又不是我让你伺候老子的。”王宝玉揉着火辣辣的屁股,气恼的骂道,不明白钱美凤好好的,怎么突然发了飙。

算了,好男不跟女斗,更何况还是自己的干姐。王宝玉起身去洗了澡,回到**,忽然又想起程雪曼也曾经躺过这里咬牙打呼噜,郁闷又起,就没了睡意。无聊之中,他拿出饶安妮的那本书,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