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03 蛇蝎女人

803 蛇蝎女人

王宝玉的车开始还能隔个一分半分的往前挪几米,可后來前面的车干脆都像长在地上一般都不动了,堵车总是让人心烦,如果身后排队的哥们的车还不停的大声按着鸣笛,那就更人心烦了,

王宝玉摇下车窗,探出头來,不高兴对后面的车狠狠瞪了一眼,嘴巴动了动还是把骂人的话又给咽进了肚子里,尹主任苦口婆心的劝了自己半天,小不忍则乱大谋,自己千万不能再因为冲动坏事儿了,

前面好像是出了交通事故,王宝玉咬着压根忍着后面车辆疯狂的车鸣声,足足等了半个小时,好歹右手边的一辆车动了动,

王宝玉连忙右转弯想插空进去,只恨自己开车技术不够彪,就在这时,后面的一辆车却疾驰上來又把空隙堵了个严严实实,还差一点就撞在王宝玉的车上,两辆车成犄角之势,谁也动不了的样子,

“他娘的,抢孝帽子啊。”王宝玉实在是忍不了了,开口骂道,只见这是一辆白色的日本丰田车,开车的是一个打扮的像日本艺妓一样的浓妆女子,一身白衣白裤,她冲着王宝玉笑了笑,脸上的脂粉恨不得都能掉下來,

都说要想俏一身孝,这个女人这么一打扮,五官也算不上丑,衣服也不能不说是时髦,就是感觉很怪,不那么协调,可能化妆太浓的原因吧,

王宝玉打开了车窗,点着烟猛吸了两口,再怎么生气也不能跟一个娘们较真吧,却也满脸的不高兴,

紧跟上來断了王宝玉退路的是一辆早年苏联生产的黄色伏尔加,开车的是一个剃着光头的男人,他好像是有急事一般,不停的按着喇叭,吵得王宝玉心乱如麻,

现在的情形是,王宝玉的车子既塞不进去,更退不回來,只能斜横在了路中间,反而成为了新的堵车原因,

白衣女人似乎并不着急,探头看了看身后的光头司机,对王宝玉嗲声嗲气的说道:“大哥,后面那个司机就跟个催命鬼似的,真烦人,沒素质。”

说得对,王宝玉终于找到了同盟,立刻从车窗里探出头來,满脸不悦的冲后面喊道:“喂,沒看见堵车吗,总按个屁喇叭啊,显你的破车喇叭声大啊。”

光头司机听到王宝玉的话,也探出头來嚷嚷道:“我说他娘的你会不会开车啊,要不是你把车横过來,老子早都过去了。”

“前面还堵着一排车呢,你他娘的还能飞过去,傻逼。”王宝玉听着來气,不屑的骂道,

“你骂谁呢,是找揍还是欠削啊。”光头司机羞恼的推开车门下了车,握着拳头,大步朝王宝玉走了过來,

他娘的,想打架,好啊,來吧,老子今天正想找人打一架出出闷气呢,王宝玉满不在乎的下了车,挺着胸脯,指着光头司机道:“操,就骂你,你还敢把老子咋样了。”

“我……”光头司机举起拳头,瞪了半天眼睛,还是沒有打过來,王宝玉心里难免一番嘲笑,他娘的,沒有胆子就别装黑社会,

就在这时,日本丰田车里的白衣服女人,又对光头司机很媚的笑了笑,细着嗓子、拿腔撇调的说道:“呵呵,这位大哥,你这姿势好好笑,还沒打就投降了。”

真坏,蛇蠍心肠,王宝玉心里暗骂这名女子,果然,正在胆怯犹豫的光头司机,被这名白衣女子一激,立刻哇哇叫着,冲着王宝玉就打了过來,

王宝玉早有防备,一侧身躲开了,反手就是一拳,正打在光头司机的后脊梁上,由于惯性的原因,光头司机身形不稳,踉踉跄跄的一下子扑在了日本车上,吓得那个白衣女子迅速退回了车内,

“老子今天说啥也要打掉你的牙。”光头司机恼羞成怒,他转过身來,拳头挥得像雨点一般,冲过王宝玉大喊大叫着攻击了过來,

王宝玉根本就不会功夫,这样密集的攻势,马上就挨了好几拳,幸好护住了脸,但其他挨打的地方,还是火辣辣的疼,当然,王宝玉不会只是被动的挨打,他也进行了有效的还击,有几脚还准确的踢在光头司机的小腿上,疼得这家伙吱哇乱叫,

两个人就这样扭打在一起,相互扯着脖领子,你一拳我一脚,后面堵车的其他司机,见到了这个场景,纷纷像看戏一般,面带笑意的下车围拢过來,

“你猜谁能赢。”

“光头块头大,应该有胜算。”

“我看也不一定,那个小伙子拳头也挺猛的。”

“我看还是光头能赢,你沒看这个小伙子脚步都乱套了吗。”

“不能光看块头,那小子牛逼哄哄的,有股狠劲呢。”

司机们纷纷议论着,就差当街开设一个赌局了,王宝玉相信,多半人还是会赌光头司机胜,事实上也是如此,他很快就处于了被动挨打的局面,开始向后退让起來,

这时,白衣女子也下了车,与其他司机不同的是,这个挑起战火的女人,竟然开始装模作样的过來拉起架來,

“不要打了,再生气也不能打架啊。”“这位大哥你也是,干嘛开口骂人啊,换我也受不了。”“还有这位大哥,出手也太狠了,要把这位小哥的脸再给弄花了,人家可咋娶媳妇啊。”“你们两个不要打了,打架不是好孩子,多丢人啊。”

白衣女子嘴里不停的念念叨叨,虽说是出于好意,可是局面却被她劝得越來越乱,句句话语听起來格外來气,

“滚一边去。”经过白衣女子的“提醒”,王宝玉的脸一个不留神,还是被重重打了一拳,立刻嘴里一股腥味升起,别是真给打掉了牙齿,

“哎呀,大哥,你嘴巴流血了,好惨啊。”白衣女人立刻捂着嘴巴尖叫了一声,

王宝玉心烦的狠,猛地推了那个女人一把,说道:“你他娘的滚一边去。”

然而有些奇怪的是,这个女人力气不小,而且骨架硬邦邦的,王宝玉一下竟然沒有推开,她仍然狗皮膏药似的贴在两人身边,

好男不跟女斗,王宝玉沒功夫搭理她,继续跟光头司机你一拳我一脚的纠缠打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