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04 谁的血

第三卷 县域扬名 804 谁的血

“一边去,打着你老子可不负责。光头司机也感觉这个女人很烦,毫不客气的说道。

“别打了!”相反,白衣女子并沒有躲开,还是喋喋不休的劝架。一边说着,还到了王宝玉身后,伸手试图去搂住他的腰,这时,光头司机跟王宝玉拉扯之下转了一个圈,迅速调换了位置。

白衣女子一个不提防,被这个大调换撞到了一边,几名开车的大老爷们,也凑了上來,试图将王宝玉跟光头司机分开,王宝玉跟光头司机又互殴了几拳之后,终于被大家分开了。

“血!谁的血?”一名司机看着地上的血惊呼道,双腿不由的微微发颤。

大家循声向地上望去,果然看见了一滩血,又抬头看王宝玉跟光头司机的脸,虽然王宝玉嘴角有些血丝,但也不至于流那么多,不知道是不是光头司机的鼻血,好像也不像。

王宝玉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又用手四处摸摸,好像是沒发现异常,当他转头看向对面的光头司机的时候,顿时被吓了一大跳。

血是从光头司机的腰间流出來的,衣服已然被血湿透,目前还在咕咕往外冒,伤口处隐约一把小巧的匕首,正插在那里,尽根而沒。光头司机刚才只顾着打斗,现在停下來,一看到自己的腰上插着一把刀,惊恐的差点晕过去,连连倒退两步,一屁股蹲在地上。

“你竟然动刀?”光头司机捂着腰间,嘴唇颤抖的问道。

“老子身上连指甲刀都沒有,你少血口喷人。”王宝玉解释道,对于光头司机受伤,他也是迷惑不解。

“不是你是谁,老,老子快死啦!”光头司机此刻十分恐惧,不由的哭了出來,只是生怕扯着伤口似的,哭也不敢太大声。

“千万不能拔出來,快送医院。”有人提醒道。

对对!几个人回过神來,七手八脚的将光头司机抬上车,不是光头司机的车,而是王宝玉的车,原因很简单,光头自己已经不能开车了,谁也不愿意让光头的血染了自己的车。

此刻的王宝玉也冷静了下來,顾不得自己曾经挨了光头几十拳,救命要紧!王宝玉连忙上车,就在发动车子的时候,他才蓦然发现,刚才拉架的白衣女子以及她的丰田车,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这时,路面上的堵车状况也消失了,王宝玉发动车子,向着富宁县第一医院疾驰而去。与此同时,已经有嘴贱的司机,跑到附近的电话亭里报了案。

“兄弟,你咋这么狠呢!”光头司机捂着腰坐在后面,表情痛苦的说道。

“真不是我干的,要是我干的,我干嘛还要开车救你啊!”王宝玉郁闷的说道。

“真不是你?”光头司机不敢相信的问道,见王宝玉认真的点点头,又迷惑的问道:“那是谁干的啊?”

“这个还不好说,说不定是你的仇人,肯定是刚才拉架里的某一个人趁乱干的。”王宝玉分析道。

光头司机的脸色更加惨白了,自己脾气暴躁,确实得罪了不少人,但此时怎么也想不起來谁想置自己于死地,见王宝玉不顾一路红灯,沒命似的向医院而去,由衷的说道:“兄弟,如果不是你干的,你就是我的恩人。”

“喂,你被扎的时候沒觉着疼啊?”王宝玉好奇的扭头问道。

“兄弟,下次你挨扎的时候就知道了。”光头司机苦笑了下,动也不敢动的半躺在那里,恨不得长上翅膀飞到医院。

到了富宁县第一医院的门口,王宝玉架着光头司机下了车,一看光头司机的腰间都是血,还插着一把刀,医生护士门立刻奔了过來,将光头司机平放在车子上,推进了抢救室里。

王宝玉郁闷的掏出了五千块钱,算是给光头司机交了住院押金,过了好一阵子,终于有医生出來了,王宝玉连忙凑上前问道:“大夫,他怎么样?”

“还好,刀是从肠子中间插过去的,哪儿也伤着。已经拔出來,包扎一下,住两天院,再吃一段时间的消炎药就好了。”医生波澜不惊的说道。

王宝玉觉得心里的一块石头算了落了地,颓废的顺着墙蹲在地上,张开嘴长长吐着气,只是这口气还沒吐完,两名警察走了进來,他们盯住了抢救室门口的王宝玉,问道:“是你用刀子捅伤了人吧?”

“不是我捅的。”王宝玉抬起说着,忽然觉得事情有些不妙,这两个警察,一胖一瘦,王宝玉见过,正是上次在富宁大酒店将他和万芳草“抓奸”的那两个警察。

“怎么是你?”胖警察非常惊讶,他下意思的向后退了一步,自己的脑袋可是差点被王宝玉用烟灰缸给开了瓢,再见到王宝玉,依旧是心有余悸。

“是我又怎么了,你不用这样看着我,这事儿根本不是我干的。”王宝玉连忙站了起來,无所谓的说道。

“二刘,刚才报警说两个在路上打架动刀的人,其中一个就是这个装扮。”那名瘦警察对胖警察提醒道。

“对啊,看你这一身血就知道了,要不你咋有好心把人送医院來?就是你跑不了。连警察都敢打,动刀也沒啥奇怪的。”胖警察胡乱讲着一堆歪理,猛然从腰间取出了手铐,迅速将王宝玉的一只手拷上了,王宝玉刚要挣扎,又被瘦警察给拦腰抱住,另一只手也被胖警察抓住扣上了。

“操!你们有拘捕证吗,你们这样做是犯法的!”王宝玉使劲嚷嚷着,当然他心里也明白,对于这种人说了也是白说。

“哈哈,还挺嘴硬!沒想到,你小子又落到我的手里了。”胖警察二刘笑道,抬脚就踹在王宝玉的屁股上,王宝玉被踢得一个踉跄,险些跌倒。

“你他娘的胆大包天,我可是县委干部。”王宝玉立刻恼火了,搬出自己的职位,吓唬着胖警察。

话音还未落,腿又被瘦警察一脚跺过來,王宝玉一个支撑不住,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只觉得身上火燎火燎的疼。

“你他娘的少给老子摆谱,这回事儿大发了,谁也救不了你!”瘦警察得意的看着在地上呻吟的王宝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