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08 恶习

808 恶习

来到富宁大酒店,两个人要了一个小包房,王宝玉先给李可人打了个电话,说晚上出了点事儿,要回去晚一些,李可人少不了一通埋怨和叮嘱,王宝玉嗯啊的胡乱答应着。

放下电话,白云飞笑呵呵的问道:“你妈啊?”

王宝玉一愣,但觉得没法解释,好像自己跟李可人的关系就是很亲密,像一家人一样,于是嗯了一声,便跟小护士白云飞边吃边聊起来。

“王宝玉,没想到你还真是一个政府干部呢!”白云飞撇着嘴道。

“怎么,难道我不像吗?”王宝玉笑呵呵的反问道。

“不像,你的身上都是痞子气,像个黑社会,要不是有你们这样的害群之马,咱们国家早就超过发达国家了。”白云飞直言不讳道。

“你那是带着有色眼镜看我,其实我是一个正经人,助老爱幼,奉公守法,待人热情,心地善良,总之,传统的美德都在我的身上集中体现了。正因为有了我们这样一批年轻有为的干部,国家经济才得了蓬勃发展。”王宝玉大言不惭道。 ”“

“得了吧!”白云飞扑哧一声笑了,同时眉眼含情的撇了王宝玉一眼,王宝玉自然把这一神情尽收眼底,心里很是舒坦。

“白天使,做护士这行是不是很有意思啊?”王宝玉问道。

“这有什么意思,整天面对的都是不健康的人,而且天天死人,死了的人抬走,我们就换床单,然后再死人,再换床单,无聊!”白云飞嘟着嘴巴道。

“所以说你们很伟大啊,就像天使一般,恐怕天堂的天使也没有你们善良。”王宝玉恭维道。

“哼,也就是那么一说而已。换了谁整天呆在这种环境里也受不了,我就是没办法,否则早就不干了。”白云飞撇嘴道。

“其实我就曾经想,自己要是一名妇科大夫该多好啊!”王宝玉充满向往的说道,“女人随便看,随便摸,还得恭恭敬敬的叫我一声医生。”

“哪像你想得那么美,说句实话,如果你看到那些有病的女性隐私,怕是见到自己的女人都没有反应了。”白云飞非常鄙夷的嘲笑道。

“问一个严肃的问题?”王宝玉正色道。

“什么问题?”白云飞顿时提高了警惕,她觉得,王宝玉的嘴里,应该说不出什么好话来。

果然跟她预料的一样,王宝玉很认真的问道:“白护士,当你面对男性下面那个器官的时候,你的心里是否小鹿乱撞,魂不守舍?”

“就知道你不会放出好屁来!”白云飞嗔怒的轻捶了王宝玉一拳,还是羞红了脸。

“说说嘛!我很好奇。”王宝玉又问道。

“其实没什么,第一次看的时候,确实浑身不自在,看多了,也就习惯了,只是觉得那就是人体的一个器官,而且……”白云飞说道,说到最后,却又欲言又止,不肯再说下去了。

“而且什么?是不是很过瘾啊?”王宝玉不住嘿嘿坏笑。

“去你的吧!那个东西皱皱巴巴的,黑黢黢的,有什么好看的。”小护士白云飞彻底羞红了脸,异常不屑的说道。

王宝玉一阵哈哈大笑,晚上被抓挨打的郁闷,随着一通玩笑,一扫而光了。

两个人一边吃喝,一边开玩笑,小护士白云飞也是一个开朗的女孩子,而且两颗小虎牙很可爱,王宝玉不禁感叹道:“都说女人像老虎,从白护士这里,还是得到了深刻的印证。”

“你是说我强势,凶狠?”白云飞不解的问道。

“瞧你,不但长着虎牙,而且,下手也毫不留情,上次我被你使用了一招九阴白骨爪,下面火燎燎的疼了好几天,差点连男人也做不成了。”王宝玉心有余悸的说道。

“差点儿?那说明你目前还是男人,有什么好抱怨我的。”白云飞不以为然的说道。

“你别得了便宜卖乖,也就是碰到我这种金枪不倒的,换了别的男人肯定被你废了。”王宝玉夸张的摇着头,似乎心有余悸。

“谁叫你那么不老实,活该!”白云飞嗔道,又问:“对了,上次住院的那个老女人,是不是跟你关系不正常?”

王宝玉知道白云飞说得是叶连香,连忙正色解释道:“你想哪儿去了,那是我姐,从小在一起,不知道避讳已经习惯了。”

“姐,呦,那你们关系可真够亲密无间的。不过这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将来你有了媳妇,媳妇会很在意你这种恶习的。”白云飞说道。

“你要当我媳妇肯定在意吧?”王宝玉嬉皮笑脸的问道。

“那当然,我会第一时间废了你。”白云飞恐吓道,同时伸出两根手指,咔嚓做了个剪刀状。

“这么狠啊?所以说,我就琢磨当个妇科医生不错,一切都名正言顺,谁也说不出啥来。”王宝玉将话题又绕了回来。

“你这脑子里,整天想的都是什么乌七八糟的东西,一般来说,妇科医生进行妇检的时候,都必须有第三个人在场的,即便有歪心思,也只能忍着。嘻嘻!”白云飞嬉笑道。

“你是说撑死眼睛饿死那个啥!”王宝玉嘿嘿笑道。

“越说越下道,越下流。”白云飞使劲瞪了王宝玉一眼,“医护这种高尚的职业,在你嘴里说出来,变得如此不堪。”

“开个玩笑吧!我本人对待医生护士还是充满敬意的。”王宝玉看似认真的说道。

一直胡扯到十点,两个人喝了六七瓶啤酒,王宝玉不觉得怎样,平时都是白酒啤酒混着喝,久经(酒精)考验,白云飞却吃不消了,喝得是双颊绯红,身体摇晃,时常还露出一个傻笑来。

买了单,扶着白云飞出门上车,王宝玉开车送她回家,当然,还是由衷的向她表示了感谢。小护士则嘟囔着说如果王宝玉哪天住了院,她一定是不会放过王宝玉的。

不会放过自己是啥意思,看着车后面醉眼朦胧,慵懒斜靠的白云飞,王宝玉还真有些难以把持,但一想到自己跟白云飞不过是萍水之交,还是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