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12 送花圈

812 送花圈

然而冯春玲看到叶连香这幅德行,却沒有说话,自顾摆弄桌子上堆积的文件,叶连香也察觉到了气氛有些冷,不解的看了一眼王宝玉,

王宝玉冲着叶连香翘起的脚尖皱皱眉头,叶连香似有所悟,连忙坐直了身子,嘿嘿笑道:“以后要麻烦冯总经理了。”

冯春玲这才皱眉,说道:“我听说了,叶姐跟王副主任是同事,又有政府工作的经验,还望在工作上多多支持。”

叶连香听不出好赖话,真以为自己能帮的上人家呢,又大咧咧的说道:“这个沒问題。”

“叶姐,工作上要分清主次。”王宝玉小声的提醒道,

叶连香恍然大悟,连忙改口道:“以后冯总怎么安排,我就怎么做,一定服从命令。”

冯春玲微微一笑,稍稍犹豫了一下,用征询的口吻问道:“叶姐,您就负责业务部怎么样。”

“什么业务。”叶连香不解的问道,

“针对咱们这个旅游公司來讲,就是來了客人,领着下面的员工,给他们推销旅游线路。”冯春玲解释道,

“这个容易,看姐给你忽悠的。”叶连香一拍大腿,笑得很是灿烂,

冯春玲又皱起了眉头,说道:“叶姐,这个不能靠忽悠,要认真细致的给客人讲解,在客人充分认同的基础上,才能保证客人乘兴而去,满意而回。”

叶连香不以为然的说道:“说到天不也是让客人掏钱消费嘛。”

冯春玲摇摇头,认真的说道:“以前人们总说无奸不商,但是现代的时代变了,这个世上恐怕最有诚信的就是商人了,咱们只有以诚待客,获得好的口碑,然后大家广为传播,生意才能越做越大。”

叶连香尴尬的笑了笑,点头表示同意,王宝玉则悄悄给冯春玲举起了大拇指,表示赞同冯春玲的说法,

考虑到叶连香也沒个地方住,冯春玲无奈的答应,让叶连香跟自己一道,住在旅行社里,王宝玉明白这委屈了冯春玲,毕竟冯春玲还是很爱干净的,尤其是女人,更是注重自己的隐私,

不过,又觉得这样也好,也省得冯春玲寂寞,希望叶连香乐观的性格,能够多少感染一下冯春玲,因为,王宝玉总是能从冯春玲的脸上,感觉到了某种心事重重的味道,

几天之后,就在王宝玉以为,程国栋被打的事件已经开始渐渐平息的时候,一个更加爆炸性的事件毫无准备的发生了,

有人一大早上班的时候,发现县委县政府大门的对面街边,赫然摆放着一个大大的花圈,上面的挽联写的居然是:良操美德千秋存,永留典范在人间,程国栋先生永垂不朽,王宝玉泣挽,

不仅如此,花圈做的也格外上心,个头要比普通的大两倍,用料也足,白花花的立在墙上,风一吹呼啦啦直响,让人看见头皮都发麻,

这样一个醒目的东西,立刻引來了无数人的围观,路过此地的老百姓,对着花圈好奇的指指点点,交头接耳的议论纷纷,

程国栋死了,不可能,如此这般恶搞,实在是前所未闻,一时间,程国栋和王宝玉之间的恩怨,在富宁县城里被传的沸沸扬扬,新闻媒体闻风而动,纷纷拍照采访路人,县委宣传部连忙紧急下文,任何媒体不许报道此事,否则,一定严肃处理,

刚刚消停几日的王宝玉,又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可谓是“名声响亮”,无人不知,县里的干部在看笑话的同时,更是人人自危,毕竟谁也不愿意被人送花圈诅咒已死,

县公安局的人闻听此事,立刻火速出警,驱散了围观的人群,但是,在处理花圈的问題上却犯了难,烧了吧,那分明就是在祭奠程国栋,可如果不烧,这么一个东西,扔到哪里都不雅观,最后,几名警员只好将花圈撕成了碎片,找了个地方埋了了事,

县委县政府也立刻组织召开了紧急会议,对县里的干部进行了一番党性教育,目的只有一个,稳定大家的情绪,鼓励干部们还要正常工作,不要怕得罪人,毕竟送花圈这种事儿,是个别情况,

虽然大家都沒有告诉病**的程国栋,但是沒有多久,程国栋还是听到了这个消息,气得头昏脑胀,失眠了两天,

值得庆幸的是,花圈上写上了王宝玉的名字,这反倒是将王宝玉的嫌疑给排除了,因为大家都明白,干这种事儿的人,谁也不会傻到留下自己的名字,这么做,分明就是嫁祸于人,

再就是,路小虎履行了承诺,已经在王宝玉居住的小区,安排了便衣警察日夜关注可疑的人,便衣警察可以证明,王宝玉这几天,晚出早归,夜间根本就沒有离开过家,

即便如此,孟海潮和孙大成分别找王宝玉进行一番谈话,话里话外的意图很明显,那就是让王宝玉汲取程国栋被打以及花圈事件的教训,今天一定注意工作方法,不要处处树敌,这样,不利于一个年轻干部的成长,

王宝玉还能说什么,只能一脸苦笑,点头唯唯诺诺的称是,这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让他感觉焦头烂额,身心疲惫,

路小虎将王宝玉约到了他在县公安局里办公室,仔细询问王宝玉究竟得罪了什么人,

王宝玉眉头紧锁,想了想说道:“以前在柳河镇的时候,跟李传宗闹得不是太痛快,还有和程国栋的个人矛盾一直都有,为了木耳厂的事儿也沒少得罪圈内的朋友,后來去了清源镇,开始和杨一方不是太和睦,还有邓乐发也搞到监狱去了,在县里吧,同事们关系就那样,一会儿好,一会儿歹的,期间打过几次架,碰到过毒贩子……”

王宝玉正在如数家珍的回忆往昔,路小虎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你的意思是,因为工作还有私生活得罪的人无数对吧。”

王宝玉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其实也就那么几个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