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13 仇家太多

第三卷 县域扬名 813 仇家太多

“小王,你的这些事我多少也都了解些。但你说的这些人,都沒有作案的时间,再者说,像李传宗这类的政府官员,应该不会不顾自己的政治前途,做这种幼稚可笑的事情。”路小虎听着王宝玉一一点出的这些人名,若有所思的说道。

“路局,会不会是那个自称谷爷的家伙干的?他可一直都盯着我呢。”王宝玉忽然想起这个素未谋面,但却对自己恨之入骨的毒贩头子。

“可能性也非常小,通过上次拍保镖企图拿刀伤你的事情看來,他的目的很明确,应该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情。”路小虎分析道。

王宝玉听得出來,路小虎所说的目的明确,是说谷爷的目的就是要将自己置于死地,这可是要比嫁祸自己严重的多。

王宝玉苦巴着脸说道:“路局,我现在背后不知道多少把刀子对着呢,我的安危可就全靠您了。”

路小虎呵呵笑道:“小王,你不要过于担心,现在是法制社会,任何人犯了法,都要受到严厉的惩处!”

王宝玉只觉得笑的更加苦涩了,这话说的,总不能让他们把自己害了再去抓人吧?两个人正谈着,一个小警员敲门进來,说道:“路局,新來的刑警队长到了。”

路小虎眼睛一亮,说道:“让他进來吧!”

王宝玉说道:“路局,用不用我回避一下。”

“不用,还是你的熟人呢!”路小虎呵呵一笑,满不在意的说道。

这时,一个脸上轮廓有型的中年男人身穿警服走了进來,神采飞扬,英姿飒爽,王宝玉一看就乐了。李勇!原清源镇派出所的所长,居然这么快就当上了县刑警队的队长。

李勇冲着王宝玉笑了笑说道:“王副主任也在这里啊?”

王宝玉微笑着点头,李勇取下帽子,抱在腰间,立定站好,微微颔首对路小虎恭敬的说道:“路副局长,李勇來报道了。”

“哈哈,李队长,你來的正好,想必政府门前被摆放花圈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吧!这件事儿就交给你去处理吧!涉及政府形象问題,越快侦破越好。”路小虎吩咐道。

“请领导放心,一定完成任务。”李勇硬着头皮承诺道。

王宝玉跟着李勇一起出了路小虎的办公室,已经是中午时分,李勇提出要请王宝玉吃饭,王宝玉答应了,说这顿饭自己请,为李队长接风洗尘。

两个人沒去富宁大酒店,李勇觉得自己刚來上班,太招摇不妥。于是,李勇换了便装,跟王宝玉一起,就在附近一家不大不小的饭店里,找了一间小包房,坐下來喝酒。

“王副主任,一别多日,名声显赫啊!”李勇呵呵笑道。

“咋的,妒忌了?我也替你买个花圈送给仇家,这样你也很快出名了。”王宝玉沒心思说这些,翻着白眼嘲讽道。

“开玩笑,开玩笑!”李勇连忙摆手拒绝了。

“李队长,连你也开我的玩笑,唉!也不知道受了那个奸人的暗算。”王宝玉异常郁闷的说道。

“王副主任。”李勇说道,王宝玉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叫我兄弟就是。”

“这怕是不妥吧!”李勇犹豫的说道,王宝玉明白,当初他可是摔杯为誓,尊自己为老大的,可是现在到了什么时候?不能再想这些,早一天破案,自己就能早一天洗清嫌疑,也可以昂首挺胸的走路了。

“李队长,不用想太多,就叫兄弟。”王宝玉坚持道。

“好!兄弟,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帮兄弟排忧解难。”李勇高兴的说道,颇为满意的举起杯來。

几杯酒下肚之后,话題自然又扯到了程国栋的身上,李勇一脸犯难的说道:“兄弟,我这刚刚上任,就接了这个棘手的案子,目前还是想不出一点线索來。”

王宝玉一听就有些急眼,说道:“是兄弟就别说这些推托之词,你们的工作就是要负责每一个合法公民的权益,我都快被人害死了,你还在那里沒线索。难怪老百姓说你们就是吃干饭的!”

“呵呵,兄弟,你别着急。这事儿也不是说一点突破口也沒有,单凭我多年办案的直觉,打闷棍和送花圈的事情,不像是一伙人干的。”李勇分析道。

靠!不会这么变态吧!王宝玉暗骂道,如果想李勇说得这样,立志要整倒自己的,竟然还是两伙人。王宝玉问道:“你的意思是,两件事碰到一块是个偶然事件?怎么能看出來呢?”

李勇点点头,说道:“说是直觉其实也是有一定办案依据的。你看,这打人事件在先,这打人的人达到了目的,按常理就该住手了,沒必要再铤而走险,费这个功夫。应该是另外一个人利用了此次矛盾,趁机陷害你,送花圈无非就是个晦气,分明是想对你造成影响。你看,前者是替你出头,后者却是给你抹黑,因此我想这应该是两伙人才对。兄弟,你想想自己有沒有得罪什么人?”

王宝玉一听头都大了,颓废的说道:“又來了,刚才在路局那里已经报了个遍了,我实在是想不出來。”

李勇想了想也是,王宝玉脾气急躁,得罪的人不在少数,说道:“但目前最突出的应该还是和程国栋之间的矛盾吧。”

“但程国栋被打闷棍的事情,严格说來,只有政府大院里的人才知道。”王宝玉提示道。说完之后,又觉得白说,就凭李勇一个刚刚上任,立足未稳的刑警队长,是绝对不敢擅自去查政府干部的。

“是这么一个理,兄弟,你在政府大院里,除了程国栋,还有得罪的人吗?”李勇问道。

“沒有!”王宝玉很坚定的说道。

“据目击者说,有一辆小面包车,曾经政府门前停了一下,然后便有了这个花圈。”李勇说道。

“那就赶紧去查小面包车啊!”王宝玉急切的说道。

“百十万的轿子好找,可这种小面包满大街都是,而且沒有挂牌子,上哪儿去查啊!”李勇摆手道,“说白了,送个花圈,应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理论上即使抓到了人,也只能进行治安处罚。只是,这件事儿挑战了政府威严,给政府的形象抹黑,所以才上升到了必须侦破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