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15 恐怖片

815 恐怖片

果然不出王宝玉所料,是日本的变态恐怖片,名字叫做《深夜电话声》,电影上的场景仿佛都笼罩着一层阴暗的薄雾,随着电话声的响起,一个个人都莫名其妙的死去了,那些若隐若现的鬼影,让人感觉很沉重,很压抑,也很不安,

真他娘的变态,王宝玉一边在心里骂着,一边咬着牙看下去,比较而言,自己曾经看过的《画皮》,恐怖程度跟这部电影相比,简直就是小儿科了,如果在东风村放这部片子,一定会把人吓得四散而逃,

王宝玉正在分神,突然,一个披头散发、嘴角流血的女鬼猛然出现在屏幕上,吓得王宝玉啊呀一声,转身去抓李可人,于此同时,李可人也吓得一把抱住了王宝玉,两个人就这样搂在一起,瑟瑟发抖了好一阵子才分开,样子很是滑稽,

“大姐,这倭寇人的片子也忒变态了,吓死人不偿命啊。”王宝玉惊魂未定的说道,

“是啊,据说还有被吓死的呢,所以我一直沒敢单独看。”李可人的手也是凉的,

“真的啊。”王宝玉惊讶的问道,

“好像是,而且还是在电影院里。”李可人想了想说道,

“大姐,你不会是因为怕被吓死,才拉着我一块看的吧。”王宝玉不屑的问道,

李可人拢了拢头发,表情渐渐恢复了平静,说道:“也不全是,小孩,看片子的这段时间,你是不是觉得大脑空空的,所有烦恼的事情都忘了。”

王宝玉使劲点着头,说道:“是啊,这时不时跳出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光注意屏幕了。”

“其实,这就是恐怖片的魅力,让你暂时忘记烦恼,让大脑从一直紧锁的事情中脱离出來,也算是另外一种的放松。”李可人说得自己像是一个心理学家,

王宝玉不屑的说道:“大姐,你这理论我不同意,这人脑子放松了,可是身体却紧张了,你瞧,我这手心里还有汗呢。”

李可人扑哧一声笑了,点着王宝玉的脑门说道:“把人打伤的劲头哪儿去了,现在让电脑的女鬼给吓成这个样子,都是假的,怕什么。”

“大姐,不能这么说,鬼魂之说,之所以能够至今依然让人畏惧,那就是鬼魂是属于未知领域的神秘事物,传说中的他们,能够杀人于无形,來无影去无踪,谁不怕啊。”王宝玉反驳道,但好像想起什么,问道:“大姐,怎么连你也觉得人是我打的。”

“你这小孩怎么给吓傻了,你忘了还是我给你摆平的呢。”李可人说道,

王宝玉这才明白,李可人说的是自己打伤程雪曼男友的事儿,这才叹了口气说道:“可能我真是被吓傻了。”

“你还是看得少,看多了就又免疫力了。”李可人不屑的说道,

“那你经常看,还不是吓得嗷嗷叫。”王宝玉还嘴道,

“别废话,接着看。”李可人盯住电影,又起劲的看了起來,

《深夜电话声》终于看完了,恰好正是午夜时分,王宝玉心里还真有些发怵,但总不能让女人家一直笑话自己胆小鬼吧,只好揉着眼睛,告别了李可人,回屋去睡觉了,

可是,一躺倒**,王宝玉却睡不着了,脑海里总是回荡着女鬼的样子,屋内每一个细微的声响,都让他整个人一个激灵,而且,他总是恍惚的觉得,似乎总有人在身边一样,

王宝玉的灯不知道亮了关,关了亮的折腾了多少次,心里这个后悔,真不该跟李可人看这个狗屁恐怖片,自己的胆子一向不小,怎么就能被吓着呢,还是最近经历的事情太多,自己的精神过于紧张,

为了不去想恐怖片里的场景,王宝玉在心里背起了《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这一招果然有效,很快精神就好多了,可是,只要一停下來,女鬼的身影就又出现了,

人总不能让部电影给吓死,王宝玉心一横,关上灯,蒙上被子一遍遍背诵经文,就在靠不住终于要睡着的时候,大哥大突然响了,刚看过《深夜电话声》的王宝玉,对于电话铃声格外的敏感,他颤抖着从被子里伸出手,想去关了大哥大,沒想到,却按错了键,竟然接了起來,

电话里,先是传來一个男人的冷笑之声,王宝玉陡然精神了,他听出來,这个人就是谷爷,

“王宝玉,沒想到你小子还真是有狗命,不过,你死定了。”电话那边的谷爷,咬牙切齿、杀意浓烈的说道,

王宝玉稳了稳神,觉得事情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害怕是沒有用的,他不由轻蔑的骂道:“你他娘的以为你是阎王爷啊,能决定本人的生死,意**去吧。”

“王宝玉,你少他娘的嘴硬,老子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只要你想法子把那些货给我退回來,以前的帐咱们还能一笔勾销。”谷爷不甘心的退让道,

“你他娘的真是弱智,毒品都交给公安局了,我可不想死你前头。”王宝玉讽刺道,

“那咱们就走着瞧,早晚你得死在我的手上。”谷爷冷笑道,随即就放了电话,那头传來了嘟嘟的声音,

王宝玉将大哥大关了,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他明白,谷爷说得不光是狠话,而是正在策划并将付诸行动,

有句老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王宝玉在明处,谷爷在暗处,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如果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难保不出个一差二错,

谷爷一天沒抓到,自己的危险就一天不会解除,王宝玉越想越苦恼,越想越担心,最后,他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不能光靠公安局,一定找机会主动出击,调查出谷爷的行踪,争取早一天将这个危险人物绳之以法,

已经又回到了现实当中的王宝玉,觉得看恐怖片的影响消除了很多,心里踏实了不少,睡衣也渐渐浓了起來,正当闭上眼睛的时候,他突然听见屋门开了,王宝玉立刻警觉了起來,手里握着大哥大当武器,眼睛眯着向门口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