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16 互相利用

混世小术士 816 互相利用 无忧中文网

白影婀娜,步履轻柔,当王宝玉看清这个白色身影的时候,终于放下心來,是李可人來了。

李可人这么晚來干什么?嘿嘿,大概是看鬼片吓着了吧!王宝玉一阵偷笑,他心中有数,李可人晚上到自己房里來,可不是一次两次了,不过,以前來都是趁着自己喝醉了酒,这一次來的意义肯定不同。

该不会來跟自己寻欢作乐吧!王宝玉脑海中刚刚升起这个龌龊的想法,就立刻自己否定了,如果李可人想勾引自己,她机会多的是,沒必要趁这个时候。再者说,通过多日的相处,王宝玉发现李可人虽然已经是半老徐娘的年龄,可是思想要比自己这个年轻小伙子,还单纯的多。

李可人小心翼翼的來到王宝玉的床前,在黑暗中盯着王宝玉的脸看,王宝玉装着睡得很熟,却微眯着眼睛观察着李可人的下一步行动。嘿嘿!如果李可人对自己的下面下手,自己是不会拒绝的,王宝玉脑子里又出现了坏想法。

令王宝玉遗憾的是,李可人并沒有采取任何行动,她只是轻叹了一声,轻手轻脚的上了床,拉开被子,躺在王宝玉的身边,并且,很快传來了轻微的鼾声。

王宝玉闻着李可人发丝上的香气,不忍心将她唤醒,看來以前李可人到自己房间睡,可能就是一个人看鬼片吓得睡不着。

再说了,自己现在是身心憔悴,如今身边有一个人陪着睡,那还真是求知不得的,算是互相利用吧。

迷迷糊糊之中,王宝玉也安心的睡着了,睡梦中,他仿佛回到了婴儿的时期,那个时候,母亲的怀抱是多么的温暖,又是多么的安全。睡梦中,美丽的母亲冲着他慈爱的伸出了怀抱,王宝玉在梦中转了个身,迷糊的睁眼看见了李可人,这个熟睡的表情像极了自己的母亲。

“娘。”王宝玉含糊的喊了一声,随后一头拱进李可人的怀里,她身上光滑的丝质睡衣也很像亲娘的皮肤,贴上去很舒适,睡梦中的王宝玉眼角带着泪珠沉沉的睡着了。

李可人被王宝玉给弄醒了,她看着自己怀里的王宝玉,像是一个未成年的大孩子一样,睡得如此香甜,忍不住轻轻替他擦去了泪珠,又温柔的摸了摸王宝玉的头发,眼圈也潮湿了,不住的轻叹。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王宝玉醒來的时候,李可人早已不在**,但**明显还留着她的气息。

沒过多久,李可人端着重新热过的早饭进來了,她看起來倒是精神饱满,王宝玉嘿嘿笑道:“大姐,昨晚睡得好吗?”

“挺好的,一觉到天亮。”李可人表情平静,似乎昨晚的事情从來就沒有发生过一般。王宝玉心里不住感叹,女人要是撒起慌來,那可是男人可望而不可及的。

“你晚上不害怕啊?要是害怕我可以陪你哦。”王宝玉开玩笑道。

“少臭美吧,本人不给你表现的机会。”李可人哼了一声,王宝玉更是知道什么才是睁着两眼说瞎话了。

“我昨晚睡得不好,总感觉身边有人,看样子以后不能再看鬼片了。”王宝玉看似随意的说道。

“这也正常,你是头一次看鬼片,精神紧张也是正常的,再看几次就不怕了。”李可人说道。

王宝玉彻底无语了,看样子,如果自己现在揭穿李可人,她也是绝对不会承认的,搞不好还会说是自己产生了幻觉。

吃过早饭,已经上午九点多了,反正程国栋现在躺在病**,沒人监督了。王宝玉刚刚打开了大哥大,一个电话就进來了,是李勇直埋怨王宝玉不开机,说有要事儿找王宝玉,让他速到公安局刑警队里來一趟。

王宝玉连忙说马上就去,他知道,李勇一定是发现了什么线索,现在对于王宝玉而言,多了解一些敌人,那就意味着自己多了一份安全。

“大姐,我有事先走了。”王宝玉急匆匆的对正在屋里摆弄画的李可人说道。

“小孩,你慢点跑,刚吃饭对身体不好!”李可人追出去,喊道,但楼道里哪里还有王宝玉的影子。李可人回到屋里,将床铺整理好,不由将脸轻轻贴在枕头上,一行清澈的泪水忍不住流了出來,良久,才步伐沉重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在刑警队里,李勇跟王宝玉站在一块大玻璃窗户前,指着里面坐着的四十多岁,皮肤黝黑的矮胖女人说道:“老弟,按照你说得方向,今天一早,果然查到了这个女人,她开着一家沒挂牌子的寿衣店,她刚刚承认了,确实有一个男人在她家定制了送给程国栋的大花圈。”

“她沒说那个男人究竟是谁啊?”王宝玉连忙问道。

“她说那个男人开着一辆小客货,戴着白口罩和白手套,看不清脸。”李勇说道。

王宝玉有点泄气了,这跟沒问一样,等于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王宝玉问道:“那这个女人跟这伙人沒有啥瓜葛吗?”

“应该不会,而且我们也找到了其他的目击证人,可以证明,这个女人平日与这伙人沒有什么來往。”李勇说道。

王宝玉追问道:“那个男人虽然戴着口罩,其他特征还是有的吧?”

“据她交代,那个男人个子不高,偏瘦,是三角眼,扫帚眉,跟兄弟你算的差不多,形容很是猥琐。”李勇说道,言语中带着对王宝玉的佩服。

“三角眼,扫帚眉,偏瘦……”王宝玉念叨着这些特征,大脑迅速搜索着与此相关的有用信息。突然,他猛地一拍脑袋,想起來了这个人是谁了。

“这个人应该是薛二狗。”王宝玉惊呼道。

“兄弟,我叫你过來,也是想告诉你这件事儿,我也觉得她说的人就是薛二狗。”李勇点头说道。

“那你早说不就是了。”王宝玉埋怨道。

“呵呵,让你想起來,这印象就深刻了。现在几乎可以断定,送花圈的人,应该就是无相邪教的信徒薛二狗。”李勇呵呵笑着,拍着王宝玉的肩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