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18 监控

818 监控

“他也许真名不叫谷爷,至于叫啥,我也不知道。”王宝玉郁闷的说道。

“管他娘的叫什么,反正他威胁我兄弟,就是不行。在富宁县这点地方,能欺负到我头上的人还没他娘的生出来呢!”侯四很义气的说道。

“四哥受累了。”王宝玉很感动的抽了抽鼻子,侯四能这么答应下来,自己心里也感觉踏实点了。

“兄弟跟我不用客气,用不用派几个兄弟去保护你?”侯四问道。

“暂时不用,我除了在车上,就是在家里和单位,很安全的,多谢四哥了。”王宝玉婉拒道,自己现在是县委干部,不能身边总跟着打手,那样,会给多事儿的人留下了话柄。再者说,究竟是谁打了程国栋目前还没有结果,不能让人感觉自己跟黑社会有关联。

又过了一个星期,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王宝玉渐渐放松了下来,料想在公安系统如此强大的压力下,谷爷和薛二狗之流,暂时还不敢采取过激的行动。

叶连香来电话了,开口就说想弟弟了,王宝玉小声提醒道:“别让周围的人听到了。” ”“

“弟,不用怕,我在冯总的办公室里呢!”叶连香咯咯直笑。

“你跑人家屋里干什么?”王宝玉不悦的问道。

“咋了,她的办公室能比皇宫还金贵了?我咋就不能进来啊?”叶连香很是不满。

“叶姐,我的意思是你做事儿得学会低调,越是和我关系铁,越得谦虚,这样大家才尊重你。”王宝玉嘿嘿笑着解释道。

“瞧瞧你,紧张个屁啊,她出去了,好像身体不舒服,是她让我在这里帮着听电话的。”叶连香说道。

王宝玉心里难免有些担心,毕竟冯春玲在他的心里,是有一定位置的,只是苦于自己现在被坏人们盯上,不方便四处溜达,否则,一定要去看看冯春玲才行。

“叶姐,工作还适应吗?”王宝玉问道。

“你姐可塑性极强,现在只要进来的客人,绝对一举拿下。你可别想歪了,来的人可不都是老男人。”叶连香颇为自豪的说道。

“要听冯总经理的话,明白不?”王宝玉不太信叶连香的话,反而提醒道。

“唉!冯总是个好姑娘,起早贪黑的忙,说实话,我都受影响。”叶连香发自内心的感叹道。

“现在你明白了吧!在农业办的日子是多么的舒坦。”王宝玉说道。

“我倒是喜欢这里的工作,每天都有新奇的事情发生,就像前两天,一个老头领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我们以为他们是爷孙俩,没想到人家竟然是情人……”叶连香喋喋不休的讲起了旅行社的各种趣事。

王宝玉并不想听,皱着眉头说道:“叶姐,你要把心思全部都用到工作上,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嘿嘿,这也是一种自我调节,放松放松心情,否则真要被累死啦!”叶连香叽叽喳喳似乎还没有停止的意思。

王宝玉可不想过多纠缠,找了借口放了电话,过了一会儿,路小虎来电话了。

“呵呵,电话很忙啊。”路小虎笑着说道。

“嘿嘿,一个熟人,闲唠嗑。”王宝玉尴尬的解释道。

路小虎客气的对王宝玉说道:“小王,能不能将经常给你打电话的号码给我提供一份?”

“为啥?”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你应该知道,为了跟踪那个毒贩,我们已经联合电信部门,监控了你的手机,比如,上次火车站有人给你打电话,我们立刻派人过去,结果看见一个女的跟你上了车。”路小虎毫不隐瞒的说道,言外之意是公安部门为了王宝玉的安全是花了大力气的。

王宝玉知道路小虎说得是叶连香,自己电话被监控的事情,他是清楚的,否则也不会找电话亭给侯四打电话,刚才更没有和叶连香在电话里调情。

只是王宝玉没想到,这监控竟然如此严重侵犯了他的隐私,这可不是他希望看到的,等毒贩们抓到后,他一定要换个手机号码才行。

“路局,那你们监控到谷爷的行踪了吗?”王宝玉问道。

“那个毒贩头子曾经半夜给你打电话,我们知道。”路小虎坦白的说道。

“那是不是也可以通过电信部门查到他的信息?”王宝玉急切的说道。

“他是用网络电话打的,所以不显示号码,而且他利用的境外的服务器,所以,目前还不清楚他的位置。但是根据种种迹象分析,我们相信,他应该就在县城里。”路小虎肯定的说道。

王宝玉只知道电脑上网之后可以看新闻、聊天、看电影和打游戏,没想到还能打电话,甚至隐藏自己的行踪。看样子,自己必须要学会上网,否则真的要撵不上时代发展的步伐了。

既然路小虎说了,王宝玉只好将旅行社和恒通宾馆以及家里的电话告诉路小虎,还说,不用监控的这么费心,一般情况下,毒贩头目的电话,都是星号。

路小虎道:“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保护你,你放心,我们会对你的隐私,实行绝对保密。”

有了路小虎的承诺,王宝玉稍稍放下心来,但看着被监控的大哥大,仿佛这就是一个泄密的工具,还是觉得很别扭。

这天上午,天空一片阴霾,还不时的飘下几个细碎的雪花,路上没有几个行人,王宝玉开车去上班,哈欠连天。

昨晚陪着李可人,在电脑上又看了一部美国恐怖连续剧,一直看到后半夜三点,王宝玉又累又困,还不愿意独自回屋睡觉,最后就在李可人家的沙发上睡着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发现李可人依旧还在看。

当车子拐过一段熟悉的弯路之时,王宝玉看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正在前方很缓慢的走着,看她衣着破旧,步履蹒跚,似乎被风一吹,都要倒下的样子。

就在王宝玉的车子驶过老太太身边的时候,老太太转头看了一眼王宝玉的车,突然,身子一歪,蹲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