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19 死期不远

第三卷 县域扬名 819 死期不远

“喂,大娘,你沒事儿吧?”王宝玉连忙停下了车,探出头问道,只是现在天气冷了,一个老太太这么走在街上,而且还恰巧碰到自己后就摔了,别是有诈。

只见老人浑身颤抖着,几次挣扎都沒有站起來,王宝玉怎么看她都是一脸善相,不像是个骗子,一边自嘲自己草木皆兵,一边跳下车慢慢把老太太扶起來,问道:“大娘,天这么冷了,怎么一个人出來啊?”

“找不到家了,冷,饿!”老太太费力的抿紧了棉袄,青紫的嘴唇不停的打颤,十分可怜。

“大娘,您大概记得家在什么方向?”王宝玉问道。

老太太指了指西北方,说道:“好像啊,就在那边。”

“名字记得不?”王宝玉又问道。

“靠!”老太太思索着说道。

靠!这么大年纪了居然还说粗口,王宝玉感觉很意外,正在皱眉的时候,只听老太太紧着又说了一个字:“山!”

王宝玉呵呵笑了,他明白老太太说得不是粗口,而是一个地名!靠山屯。

“大娘,上我的车,先找个地方吃饭,然后送你回家。”王宝玉说道。

老太太也沒客气,颤巍巍的上了车,坐在后座上,说道:“孩子,回家就行,家里啥都有,不花冤枉钱。”

扶老携幼是一种美德,王宝玉开上车,向着靠山屯而去,一路上,老太太也不说话,闭着眼睛打瞌睡,嘴唇微动,像是念念有词。

王宝玉也沒过多想,这个年纪的老人,有些怪癖是正常的,更何况这个老人,还有些老年痴呆症的表现,要真是走丢了,家里肯定要着急的。

半个多小时之后,王宝玉开车进了靠山屯。靠山屯这个地名的得來,当然是与山有关,富宁县城以平原为主,唯有此处,有几座不大不小的山,不过,都是沙石构造的荒山秃岭,上面长着的矮矮的树丛,倒是凸显的有几分荒凉。

小屯子只有四十五户人家,老太太睁着迷糊糊的眼睛,指挥着王宝玉的车前行,最后,停在了山脚下的一座小土房的跟前。

“小伙子,谢谢你,就是这里了。”老太太十分确信的说道。

王宝玉打开了车门,将老太太小心的扶下车,冲着小屋里喊了几声“有人吗?”,沒人答应,王宝玉只好扶着老太太,推开了简易的院门,又推开了几近破烂的房门,这时,一股浓重的香火味道传了出來。

“大娘,家里有吃的吗?”见家中冷冷清清,王宝玉关切的问道,同时用眼睛打量着屋内,摆设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一床一褥一柜一灶台,显示着这个老太太过着清贫的孤独生活。

就在这时,屋内挂着的一张画像立刻引起了王宝玉的注意,是无相!而老太太也似乎焕发了精神一般,挣开王宝玉,几步就走进了屋内。

不对!王宝玉的心猛烈跳动了几下,就在他想要回头离开的时候,只觉得脑后风声骤起。不好!有人暗算,王宝玉心中大惊,还沒來及的回头,就感觉有一个木棒打在了自己的后脑上,眼前立刻金星乱冒,随即,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宝玉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骤然发现,自己已经被捆住了手脚,后脑剧痛不止,胃里一阵阵泛酸,直想恶心。而眼前出现的,是一个三角眼、扫帚眉的男人,正在嘿嘿奸笑着。

薛二狗!王宝玉心里什么都明白了,落到他的手里,恐怕离死期不远了。王宝玉不由惊恐的向后退着,可是手脚被绑着,根本动弹不了。

“大师兄,这个人就是师父说得妖魔?”传來了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王宝玉这才仔细打量着屋内,是老太太的那个小土房无疑,只是,现在这个小屋内,已经聚集了好几个人,除了薛二狗,还有几名衣着朴实的中年妇女,而骗他的那个老太太,正在对着无相大师的照片,虔诚的上香。

“就是这个家伙,上次让他逃脱了,哈哈,沒想到又被咱们抓到了。”薛二狗得意的说道。

“大师兄,这个妖孽再狡猾也逃不过师父的法眼。你看他,两次都被大师兄骗了,果然一点智慧都沒有。”其中一个妇女嘿嘿笑道,大家也跟着得意的笑了。

“薛二狗,快放了我,你们这么做是犯法的。”王宝玉瞪着眼睛说道。

“犯什么法,师父的言语才是这世上最大的法。”薛二狗非常不屑王宝玉的说法。

此刻的王宝玉,心里也是无比后悔,自己千防万防,上次碰到李翠苹就该长个记性,怎么还是上了薛二狗的当。那边老太太在虔诚无比的叩头,嘴里还说着“无相师父,下界拯救苍生。”一类的话语。

“无相的话,就是他娘的放屁。你们这帮傻子,怎么会信了那个妖人的话。”王宝玉不客气的说道。

啪啪!薛二狗的两个大嘴巴子就打在了王宝玉的脸上,打得他眼前再次金星乱冒,嘴里腥腥的,吐出了一口血來。

“妖魔,休要诬陷师父。”薛二狗激动的说道,打完王宝玉,又过去对着无相的画像,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口中说着请师父原谅一类的话。

“大娘,大娘,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我好心好意的帮过你,你不能害我啊!”王宝玉不想死在这个烂人手里,看那个老太太并不像坏人,不由开口求救道。

王宝玉的话似乎起到了一丝作用,老太太脸上的肌肉猛的**了两下,不再念经,睁开浑浊的眼睛看了看王宝玉,又试探着看了看薛二狗。

见老太太有所动摇,王宝玉接着说道:“大娘,如果你也有孩子,应该也像我这么大了,你的儿子如果落在坏人手里,你心里能好受吗?”

“我的儿子?”老太太喃喃自语的说道,突然抑制不住内心的伤感,嚎啕痛哭起來,“儿子,儿子!你回來啊,娘想你啊!”

正当王宝玉感觉稍微有些放松的时候,却见老太太坚定的又重新闭上眼睛,重新念起经來了,王宝玉的心立刻就凉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