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20 沉塘

混世小术士 第一卷 乡村风云 820 沉塘 天天书吧

薛二狗得意的看了王宝玉一眼,又给无相虔诚的磕起头來,受薛二狗的影响,其他妇女也跪拜了下去,样子都显得无比恭敬,充满了敬畏的味道。

王宝玉何曾受过这种侮辱,心里恨得咬牙切齿,他不禁骂道:“无相就是个贱货,**,该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妖魔,你还敢如此侮辱师父,今天就是你的灭亡的日子。”薛二狗过來,冲着王宝玉的后腰,又是狠狠的几脚,踢得王宝玉差点一口气沒上來。其他妇女也是气愤难耐,伸出常年劳作的手掌狠狠打在王宝玉身上。

王宝玉大口喘着粗气,心里明白,今天是凶多吉少,在劫难逃了。这群人叩拜了一番之后,过來拽起王宝玉,按倒在无相的画像前,薛二狗厉声喝道:“妖魔,给师父叩头认错,师父也许会原谅你,让你在十八层地狱里,少受几次折磨。”

“我干你娘的,老子死就死,绝不会给这个狗日的磕头。”王宝玉大骂不止,硬挺着脖子,不肯跪下去。

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拼命按着王宝玉的头,王宝玉双眼血红,宁可脖子断了,也不肯叩头下去,最后,竟然被按得直直的趴在地下。

“妖魔就是妖魔,顽固不化。”薛二狗感叹道,似乎觉得王宝玉很可怜,不懂回头是岸的道理。

“狗日的,老子死就死,你早晚也得吃一颗枪子。”王宝玉挣扎着抬起头來,愤恨的骂道。

“师父,弟子秉承您的嘱托,终于抓到了这个妖魔,现在,弟子就替师父除去这个破坏师父大法的妖魔吧!”薛二狗说着,又是一阵子叩头。

“大师兄,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接下來该怎么处理他?”一个穿蓝布衣服的中年妇女问道。

“怎么处理?嘿嘿,师父说过,王宝玉这个妖魔,必须死在水火里。”薛二狗站起身來,嘿嘿一阵冷笑。

“大师兄,我老婆子就这么一个破房子,可别再给我烧了啊!”老太太紧张的说道。

“你咋这么不开悟,不就是一个房子嘛,只要相信师父,就能得到一切!”其中一个女人眼中闪着坚毅的目光说道。

“大师兄,求求你,不要烧我的房子,要是我儿回來,他可就沒地方住了。”老太太说着,两行浑浊的泪水就淌了出來。

“你这次功劳不小,依你所愿,不烧房子了,我们要把他扔进河里去,将他活活的淹死。”薛二狗凶性毕露的说道。

王宝玉心里哇凉,知道自己这一次,真的快要死了,他不禁感叹道:“你们这帮傻蛋,竟然为了一个骗子师父,不惜践踏法律,草菅人命,真是悲哀。”

“你不是人,你是妖魔,你要破坏师父的法。”薛二狗说道。

“你们也不想想,杀了我,公安局的人会放过你们吗?你们一个个都会在监狱里度过这一辈子。”王宝玉抱着一丝希望,劝说道。

“我们不怕!师父与我们同在!”一个女人激动的说道,对!对!大家纷纷表示赞同。

“你们是不怕,但你们想过自己的亲人们吗,尤其是孩子,他们会因为家里出了个杀人犯一辈子抬不起头來,走到哪里都被人扔石头,戳脊梁骨。”王宝玉说道。

王宝玉的话,还是起了一定的效果,有两名妇女犹豫道:“大师兄,真的非要杀死他不可吗?”

“必须这么做,这样师父才能赋予我们大神通,将來我们就会登上仙佛之界,那里可是黄金铺路,连树上结的果子,都是钻石的,而且永远不死。包括你们的后代也会得到师父的庇佑,荣登极乐!”薛二狗胡言乱语道。

几名妇女的脸上立刻露出了喜色,这种地方,无人不向往,无人不期盼,王宝玉不屑的说道:“纯属放狗屁,你们谁见过啊!”

“你……”薛二狗被王宝玉说得红头涨脸,怒骂道:“妖魔,休要迷惑众生,你的死期到了。”

说完之后,薛二狗拽过來一块破抹布,塞上了王宝玉的嘴,招呼那几名妇女,将王宝玉扯腿抬了起來,走出了小屋子。

“大师兄,他还年轻,教训一下就是,放了他吧!”老太太在身后喊道。

“你已经立了大功,我会让师父晋升你的果位的。”薛二狗随口说道。

“我不要果位,我只要儿子能够回來。”老太太哭泣的说道。

“快了,就快了!到时候不仅有果位,还有儿子!”薛二狗不理老太太,依旧跟这些人抬着王宝玉,向着几十米开外的小河走去。剩下激动不已的老太太在屋里不停的给无相烧香磕头。

王宝玉不断挣扎着,可是沒有用,嘴里又喊不出來,他只能睁着愤怒的眼睛,恶狠狠的看着这群人,心中无比黯然,沒想到我王宝玉英雄一世,最终,还是死在这帮愚昧人的手里。

小河里已经结了冰,还沒到真正数九寒天的季节,所以冰层并不厚,薛二狗等人,从岸边小心的将王宝玉放在冰面上,然后,薛二狗又招呼一名妇女,两人各蹬着王宝玉的一只脚,猛然发力,王宝玉就想一个爬犁一样,滑行了出去,停在了河中间。

“哈哈,妖魔!去死吧!”薛二狗面目狰狞的喊道。

不过,由于王宝玉是平躺着的,并沒有压碎冰面沉下去,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只是直挺挺的躺在那里,动也不敢动,生怕一动便把冰给压碎了。而且刚才的一番拉扯,倒是把嘴里的抹布给捯饬松了,王宝玉只是松松的含着,伺机就可以吐掉,然后开口呼救了。

薛二狗等了半天也沒看见王宝玉沉塘的惨剧,急的有些抓耳挠腮,这样下去,万一被途经这里的老百姓看见,他们的这场阴谋,可就彻底破产了。

“扔石头!”薛二狗下令道。

几名妇女得令,立刻四处寻找石头,薛二狗单挑那些个头大的,朝着王宝玉扔了过來。咚咚咚!石头不断砸在冰面上,王宝玉的心彻底凉了,自己手脚并缚,想來是回天乏力,死亡的恐惧开始笼罩着他,他无助的闭上眼睛,任凭几块石头,砸在了自己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