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22 必有后福

822 必有后福

“薛二狗是通缉犯,他到底去了哪里?”李勇冷冷的问老太太。

“他是大师兄,他去哪里不会说的。”老太太说道。

“你还真是可怜,这么大年纪,依然叫那个混蛋大师兄。”王宝玉轻蔑的说道。

“师父救我!”老太太突然跪地叩头道。

“兄弟,你看怎么处理?”李勇拉着怒气冲冲正在砸东西的王宝玉问道。

“就是这个老太太,装可怜,把我骗到这里,让薛二狗一伙人暗算了老子,绑着手扔到了河里,差点淹死老子。”王宝玉怒道。

“绑着手?那你还能逃脱,兄弟,真是厉害。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李勇很佩服的说道。

王宝玉一愣,他当然不能说是诸葛春救了自己,因为这么说就显得太荒唐了,李勇根本就不会信的。于是,王宝玉只好拍着胸脯吹牛道:“这帮狗日的,他们根本不知道,老子的水性,在水下憋气半个小时都沒事。”

“兄弟,你刚才说是一伙人,还有谁?”李勇问道。

“老子也不认识,好像是一伙臭老娘们,我记得一共四个。”王宝玉说道。

“孩子们,你们见到我儿子了吗?”王宝玉和李勇正顾自说话,那个老太太又疯癫了起來,脸上带着一股奇怪的慈祥,奔着一个警察就过去了,手颤巍巍的轻轻触摸着板正的警服,眼睛里闪着别样的光彩。

“小心有诈!”王宝玉警惕的喊了一句,那个办案警察刻撤退了几步,手也不自主的摁住了枪,但老太太似乎并沒有恶意,而且身上也沒有凶器,便也作罢了。

“老人家,跟我们走吧!”李勇向着身后的警察使了个眼色,两名警察立刻过去架起老太太,不顾老太太的哀求,将她推上了警车。

在老太太的交代下,李勇率领警察们,开着警车在靠山屯里一阵搜捕,又抓获了其他的四名邪教妇女,唯一遗憾的是,还是沒有薛二狗的踪影,据一名妇女交代,薛二狗是得到了师父的指示,只要消灭了王宝玉,就去师父那里领功。

至于具体行踪就问不出來了,也许薛二狗的行踪,这几个人都不知道,即使知道,就凭她们这幅趾高气昂的德行恐怕也是问不出來。

这个结果是意料之中的,王宝玉之后在刑警队,将事情的前前后后详细说了,惊得李勇也是目瞪口呆,说沒想到邪教竟然如此的邪恶,看起來,与邪教交锋,是一场长期而艰巨的斗争。

与此同时,县公安局也正式发布了搜查令,全城搜捕犯罪嫌疑人薛二狗,欢迎广大群众的积极举报,而且举报有赏。随后,这个消息便迅速散播开來,薛二狗不露头则以,否则势必会被擒拿归案。

在刑警队呆了沒多长时间,王宝玉就告辞离开,他觉得浑身不舒服,再说身上的衣服还沒干,透着冷冰冰的气息。

王宝玉沒有再去上班,只好就此回家,李可人先是惊讶王宝玉回來的早,再一看浑身带着湿气的王宝玉,皱着眉头的问发生了什么事儿?

王宝玉谎称跟朋友到冰上玩,掉进了河里,幸亏老天爷保佑,才捡回了一条命。

“真的假的?那可真是太危险了。”李可人吃惊的捂着嘴巴说道。

“可不是嘛,我以为自己要去见阎王去了,结果一个美女不同意,硬是把我救了上來,那鼻子眼睛长得,哎,真是好看哪。”王宝玉嬉皮笑脸的说道,虽然说得是实情,但李可人却不当真。

“吹吧你,小孩,说说,当时是啥感受,有沒有想到我?”李可人好奇的问道。

“大姐,你咋一点同情心都沒有?不过,我还真想到你了,还有我的家人。”王宝玉老实的说道,事实也是如此,他还想到了如果李可人知道自己遇难的消息,一定也会很难过。

“我才不信呢,你心里那会儿想的肯定都是心爱的姑娘!先去洗个澡吧,我给你熬点姜糖水去去寒气。”李可人撇撇嘴,回自己屋了。

王宝玉呆呆的坐在原地沒动,是啊,真的很奇怪,自己平日头一个想到的就是程雪曼,为什么在濒死之际,却一点都沒有想到她呢?

王宝玉还沒有想明白,就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连忙去卫生间洗了澡,又换了干爽的衣服,在喝了李可人送來的两大碗姜糖水之后,才觉得身体开始热起來,可是,他开始不停的打喷嚏,感觉头很沉,打不起精神來。

“小孩,是不是感冒了啊?”李可人过來摸着王宝玉的头,感觉他的头很烫手,于是,便又找來了感冒药,王宝玉像个孩子一样,听话的吃了药,爬上床捂着大被睡着了。

迷迷糊糊之中,王宝玉想起了诸葛春,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诸葛春到底是人还是神?总之,此人神龙见首不见尾,高深莫测,不过,今天如果沒有他,自己现在肯定已经在阎王面前喊冤呢!下次碰见,一定要好好感谢他,就算是鬼也得谢谢人家。

还有关婷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自己在水里会碰见她,或者,只是自己在大脑缺氧下的一个幻想?但是,如果是幻想的话,也太过于真实了,难道幻觉都是这样的?王宝玉暗自揣测,关婷一定跟自己,有一种莫名的关联。

一直睡到晚上九点,王宝玉才浑身酸痛的爬起來,女房东李可人做了几道开胃的小菜,王宝玉低着脑袋,精神萎靡,吃不下去,在李可人的耐心劝说下,好歹说了喝了一碗稀粥,夹了几筷子小菜,然后吃了药,又迷迷糊糊的躺下了。

半夜时分,王宝玉高烧四十一度,人也彻底的烧迷糊了,嘴里喃喃的说着胡话,过來探视的李可人一看这个情形,连忙扒光了他的衣服,用湿毛巾给他物理降温。

一直折腾到了后半夜三点多,王宝玉的体温依旧保持在一个很高的水平上,精神也越來越恍惚,甚至偶尔还出现了抽搐现象。无奈之下的李可人,只好费力的给王宝玉穿上了衣服,用尽力气扶着他下了楼。

沒想到,刚到楼下,一个男人就迎面走了过來,谨慎的问道:“请问,这是干什么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