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23 病床

823 病床

“好狗不挡道!走开,走开。”李可人气喘吁吁的扶着王宝玉,不耐烦的说道。

“这位女同志,怎么说话这么难听啊?”那个男人一脸恼羞的问道。

“嫌难听,你就往北听。你赶紧让开,我这里忙着呢。”李可人毫不客气的说道。

“我也很忙,他怎么了?”那个男人指着王宝玉继续问道。

“怎么了?沒看到正在发高烧吗?”李可人不快的说道。

男人哦了一声并出示了警官证,原來是一直负责保护王宝玉的县公安局的警员,但李可人并沒有表现出惊讶或者害怕,反而督促道:“來的正好,赶紧把他送医院。”

警员白了李可人一眼,听她这口气就跟自己领导差不多。但救人要紧,他从王宝玉的兜里找到了车钥匙,急匆匆的开上王宝玉的车,拉着李可人,直奔县第一人民医院而去。

经过初步诊断,王宝玉得了急『性』肺炎,一阵手忙脚『乱』之后,王宝玉被挂上了吊瓶,第一次躺在了病**。

当王宝玉再次醒來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九点,一个小护士正在给王宝玉配『药』,王宝玉立刻从屁股的形状上,判断出这就是小护士白云飞。

“天使妹妹,我怎么到医院里來了?”王宝玉『揉』『揉』生疼的脑袋,从病**微微欠了欠身子,有气无力的问道。

小护士白云飞转过头來,笑嘻嘻的说道:“坏小子,你终于醒了。”

“我这是怎么了?”王宝玉不解的望着手腕上的吊瓶,继续问道。

“听同事说,你昨晚高烧四十多度,身上放个鸡蛋都能煎熟了。”白云飞笑道。

“我说我总闻着身上有股子烤肉味。”王宝玉抽着鼻子,调侃道。

“别耍贫嘴,你要知道,你昨晚的情况很危险,幸亏你妈及时把你送來了。”白云飞说着,过來给王宝玉换了『药』瓶。

“我妈?”王宝玉一脸『迷』『惑』,白云飞点着王宝玉的脑门嗔道:“烧傻了,你妈给你去买吃的去了。她长得真好看,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大美女吧?”

王宝玉一下子想起來,昨晚『迷』糊之中,好像是李可人把自己送來的,不由的笑道:“你猜错了,那个不是我妈,那是我的女房东。”

“真的?”白云飞瞪圆了眼睛,啧啧道:“瞧她那着急的劲头,怕是比你妈还强呢!”

“实不相瞒,我亲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跟人跑了,你别总是提那个贱人。”王宝玉不快的提醒道。

“还有这样说自己亲妈的。”白云飞惊讶的说道,看王宝玉的脸彻底拉了下來,这才闭了嘴,有些无趣又说道:“算了,怪我多嘴了。”

“好了,你又不清楚我的经历。”王宝玉看白云飞一脸难堪,不由的伸手过去,握住了她的小手。

“让人看见!”白云飞连忙警惕的抽出手來,娇嗔道:“你这个坏家伙,占了本姑娘的便宜,连个电话也沒有。”

“白护士,我这几天,可是一直水深火热之中,还差点见不着你了。”王宝玉可怜巴巴的说道。

“算了,我也不指望你能对我真心。”白云飞说道,“不过,你要是敢把跟我的事情说出去,你就等着变成太监吧!”

“你有啥事儿啊?”王宝玉装『迷』糊的嘿嘿笑着,同时问道:“医院有沒有给我检查一下大脑啊,我头部也受伤了,别再有个三长两短的,到时候连你都记不起來了。”

“呸,你只要记得自己是谁就是了。放心吧,全身都做检查了。”白云飞不屑的说道。

“啊,全身都做检查了?也包括我的小弟弟吗?”王宝玉故作娇羞捂住自己的下身。

“臭流氓!”白云飞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一把推开王宝玉的手,还快速伸到王宝玉的腿间抓了一把,好在不是很疼,却也让王宝玉惊出了一身冷汗,连忙护住下面说道:“白护士,您老放心,我一个字也不会提的。”

就在这时,恰逢李可人拎着小米粥和茶蛋走了进來,虽然沒有看真切,但凭着女人的直觉,她感觉王宝玉跟这个小护士,似乎关系不正常。

“病人今天还有三个点滴,不要点太快,这『药』刺激血管。另外要多注意休息,还有饮食也要清淡,多吃些流食。”白云飞表情平静的吩咐道。

“好的。”李可人疑『惑』的打量着一本正经的小护士,最终放下了猜疑。

白云飞走后,王宝玉很认真的说道:“大姐,真是太谢谢你了。如果沒有你,我昨晚兴许就嗝屁了。”

李可人被王宝玉逗得咯咯直笑,说道:“沒什么,看你也怪可怜的。”

王宝玉喝了粥,对李可人说道:“大姐,我感觉身体沒事儿,你快回去休息一下吧!”

“我偏不走,省得你勾引那个小护士。”李可人笑嘻嘻的说道。

“想哪儿去了,我跟她又不熟。”王宝玉说道。

“那我怎么看见她伸手到你那里?”李可人指着王宝玉的下身问道。

“我那里痒痒,白衣天使就帮我挠了挠。”王宝玉随口胡编道。

“切!小孩,别蒙我了。”李可人当然不会信,正要继续『逼』问王宝玉交代出实情,却看见一身警服的李勇走了进來。

李可人很诧异,不明白为什么又有警察來,而且这个警察看起來还是个当官的。王宝玉连忙笑呵呵的说道:“李队长來了。”

“小王,听说你病了,过來看看你。”李勇客气的说道,一歪屁股,坐到了王宝玉的床边,同时还用疑『惑』的眼神看了一眼李可人。

“这是我大姐。”王宝玉介绍道,只是李可人眼皮也沒抬,李勇倒是有些尴尬,王宝玉连忙轻声咳嗽了声,同时给李可人递了个眼『色』,李可人会意,交代了一句,“病人需要多卧床休息,不能太累了啊!”说完,很是不情愿的起身走了。

“李队长,薛二狗有消息吗?”王宝玉开门见山的问道。

“目前还沒有,这个狗日的,也许走的是山路,查访了一圈,竟然沒有人看见过他。”李勇说道。

“那其余的邪教分子打算怎么处置?”王宝玉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