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25 过敏反应

825 过敏反应

白云飞沒提防,见到李可人正在看她,连忙装作如无其事的走了,恼的李可人狠狠的瞪了她几眼。

“小孩,离这种女孩子远点啊,一点都不懂得什么叫作稳重!我要有这样的女儿,肯定得给气死。”李可人愤愤的嘟囔道。

“大姐,我现在病着呢,你瞧你都想些啥啊?”王宝玉装迷糊。

“小孩,你不看看我是干什么的,一个优秀的画家,首先就要有一双犀利的眼睛,瞬间就要抓住每一个要点。哼,我是不会看错她的,老实交代,你跟她是什么关系?”李可人问道。

“大姐,我跟她就是病人和护士的关系,某种程度上,还是主仆的关系,我花了钱,她必须伺候我。”王宝玉大言不惭的说道。

李可人扑哧一声笑了,但又很快板起脸问道:“那她刚才为什么冲你笑啊?”

“大姐,现在是文明服务,面带微笑是他们应有的礼仪嘛!说不定她刚才就是冲你笑呢,上次她还夸你漂亮呢。当然也有另外一种可能,我比一点红讨女孩子喜欢,女孩看见我就高兴。”王宝玉胡乱说着。

李可人使劲点了王宝玉一下眉头,嗔道:“还真是沒脸沒皮。”

王宝玉劝李可人走,当然就是因为白云飞,因为刚才白云飞确实给他飞了一个媚眼,让他心里痒痒的,幻想着晚上跟白云飞发生点啥。不过,计划肯定是泡汤了,因为李可人说啥也不走,她说今晚很重要,还有两个点滴要打,王宝玉的身边,需要一个人來照顾。

晚上十点,小护士白云飞值夜班,她亲自过來给王宝玉换上了今天的最后一瓶药,无聊的李可人,已经趴在旁边的桌子上睡着了。

白云飞蹑手蹑脚的走到病床前,用蚊子一般大的声音,在王宝玉耳边轻轻说道:“一会儿到值班室來。”

王宝玉用手指了指李可人,无奈的摇头小声道:“不方便。”

“我可是告诉你了,來不來随你。”白云飞小声道,临走时还故意扭了扭屁股,回头抛了一个媚眼。

真是个小狐狸精,王宝玉鄙夷的暗骂道,心里却痒痒的很。现在的他,体温已经接近了正常的三十六度五,基本恢复体力的他,又开始动歪心思了。

那天晚上车里太黑,也沒仔细看看小护士的身子,这让王宝玉颇为遗憾。一想起那一晚的车震,王宝玉就觉得心痒难耐,觉得身体燥热,很快就形成了一股热流,经过小腹的丹田,直奔下体而去。

“大姐,我想喝水。”王宝玉试探的喊了一声,但李可人睡得正沉,竟然沒有听见,王宝玉的心里就更痒痒了。

“不行,别再憋出个毛病來。”王宝玉给自己找了个借口,轻轻下了床,一只手拎着吊瓶,悄无声息的走出了病房。

此刻的病房区,安宁异常,走廊里灯光明亮,王宝玉先去上了个厕所,然后,悄悄來到夜间值班室。

从半敞开的门缝瞧去,小护士白云飞正独自一人在看一本言情书,从夹紧的双腿看,似乎正看到了**的部分,王宝玉就这样溜了进去,嘿嘿坏笑着,回手锁上了屋门。

“点滴还沒打完,你來干什么?”白云飞一看王宝玉手里还拎着个吊瓶,不由的媚眼含春的笑了。

“护士,我身体不舒服。”王宝玉一脸痛苦的说道。

“什么感觉?是不是有过敏反应了。”白云飞紧张的起身问道。

“不知道这是不是过敏反应。”王宝玉撩开衣服,用手指了指下面,那个地方,早已经搭起了一个鼓鼓的小帐篷。

“坏种,真是病的轻。”白云飞嗔道,眼睛却盯着那里,不肯移开。

“护士小姐,快來给我处理一下啊!”王宝玉挺着身子,向小护士白云飞靠了过去,一脸的**笑。

“再晚一会儿。”白云飞有些紧张的看着门。

“不是说看病要趁早,护士,我实在是难受啊!”王宝玉一边说着,整个人就贴了上去,小护士白云飞欲拒还迎,终于被王宝玉逼到墙角处。

“快点啊!坏东西。”小护士说着,转身背对着王宝玉,撩起了白大褂。

王宝玉迫不及待的扯下自己的裤子,又伸手解开了白云飞的腰带,挺着身子就顶了过去,一阵奋力进攻,小护士白云飞不由发出一阵难以忍耐的喘息声,她拼命捂着自己的嘴,不让快活的声音传出屋外。

战斗进行的异常激烈,进攻的毫不松懈,迎战的奋力接招,十几分钟后,胜败就已经分出。王宝玉带着蔫头耷脑的小弟弟,败下阵來,却带着满足,转身走了。白云飞则连忙拢好了衣服,满面潮红的坐下來,继续看书。

至此,一场惊心动魄、险象环生的漂亮战役,竟然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淹沒在了历史潮流里了,可谓是人不知鬼不觉。

快到病房门前,恰好李可人急匆匆的走了出來,她用疑惑的眼神,打量着王宝玉问道:“小孩,是不是不舒服,怎么出了一身的汗?”

“沒事儿,在**躺得身子虚,这一活动就是一身汗。”王宝玉说道,还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两声。

“下次再上厕所,你叫我一声,我陪你一起去。”李可人说道。

“嘿嘿,那多不方便啊。再说你睡得那么香,我來不及叫醒你,实在是憋坏了。”王宝玉嘿嘿笑道。

李可人将王宝玉扶着回房躺下,不禁抽着鼻子说道:“小孩,你是不是尿到裤子上了?回家后好好洗个澡,瞧你的身上,一股子怪味。”

王宝玉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一只手不方便。”

李可人白了王宝玉一眼说道:“早知道现在吃苦,当初就不该贪玩掉冰窟窿里!”

王宝玉嘿嘿直乐,说道:“大姐,我也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馊了,明天晚上你就不用陪我了。”

刚在**躺下不久,王宝玉就觉得手腕处,一阵疼痛传來,原來刚才跟白云飞**的时候不小心,针头移动了位置,滚了针,此时已经鼓起了一个大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