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26 打胎美女

混世小术士 第一卷 乡村风云 826 打胎美女 天天书吧

“大姐,不好了,鼓包了!”王宝玉惊呼道。

李可人也慌了神,上前就想替王宝玉起针,但自己不是干这行的,摆弄了好一会儿,急的满头汗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大姐,帮我叫护士來吧,说我这里起包了。”王宝玉见此情形,连忙让李可人去喊小护士白云飞來处理。

李可人连忙跑出去,闯进值班室就喊白云飞,慌乱之下,也沒有说清楚。“护士小姐,王宝玉身上鼓了个大包。”

白云飞就是一愣,以为王宝玉又不老实,下面鼓起來了,有些难为情的说道:“他鼓包我怎么处理啊!”

“咦!你这个小丫头,这是怎么说话呢!如果你不过去给处理一下,我就向医院投诉你。”李可人恼火的说道。

“你就不能帮着处理一下?”同样作为女人,小护士白云飞不客气的说道。

“我要是会处理,还用得着你啊。”李可人恼火的说道。

白云飞被李可人说愣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李可人心急如焚,一把夺过言情小说扔在地上,拉着白云飞就往病房走。

王宝玉这小子,不但欲望强,胆子也忒大了,小护士心里琢磨着,很不情愿的起身跟着李可人來到病房,一看王宝玉确实表情痛苦,上前嗔怪道:“真是不老实啊!怎么回事儿?”

王宝玉无力的抬起手臂,小护士白云飞一看王宝玉的手腕,不由扑哧一声笑了出來,责怪道:“以后要好好在病**躺着,不许乱跑,看,都滚针了吧!”

王宝玉连连点头,白云飞很熟练的取下了王宝玉手腕上的针头,又咬牙切齿加瞪眼发狠的换了一个地方,重新扎了进去。

“我就说她爹指定是个杀猪的,下手真是凶狠不留情。”王宝玉呲牙咧嘴的心里暗骂着,处理完之后,又观察了一小会儿,小护士这才嘻嘻笑着走了。

“哼,我就说这个女孩不地道吧。刚才她只顾看言情小说,我喊了她好几遍,她都懒得过來处理呢。不行,我得告她!”李可人现在心情还有些不平静。

王宝玉嘿嘿笑道:“一个小护士也不容易,大姐不要太紧张了。不过从这个事儿你也可以确定了吧,我跟她沒什么,要不她能这么不敬业?”

李可人想了想,是这个道理,便赞同的点了点头,说道:“我还不是怕你学坏嘛,天还沒亮,赶紧再睡一会儿吧。”

第二天晚上不是小护士白云飞的班,王宝玉只好老老实实的睡觉,第三天晚上,沒有点滴,看王宝玉的精神头不错,李可人便回去了。

白云飞当然沒有放过这次机会,半夜里又偷偷跑到王宝玉的单人病房來,跟王宝玉又乐呵了一次,这次就相对放松一些,两人发挥都不错,很是畅快,病房里那是一片春色。

完事之后,王宝玉不顾医院的规定,还是偷着点了一支烟,美美的吸着,对坐在床边的白云飞,得了便宜卖乖的问道:“白护士,既然你不想跟我建立某种特殊的关系,为什么屡次勾引我呢!”

“想死啊!是你勾引的我才对。”白云飞嗔怒的使劲掐了一下王宝玉的腿。

“说说看,彼此加深了解,有利于我们关系的健康发展。”王宝玉嘻嘻笑道。

“你这个人吧,看起來很干净,又很幽默。”白云飞很认真的说道。

“那你就不怕被你以后的男人发现,影响夫妻关系?”王宝玉问道。

“我怕了,以后少搭理我啊!”白云飞狠狠的白了王宝玉一眼,王宝玉连忙满脸赔笑,白云飞又满不在乎的说道:“现在都是什么社会了,妇产科那边,几乎每天都有來打胎做人流的,还有家长带着中学生來的呢。哎,像我这种现在才初尝禁果的,几乎可以称作贞节烈女了。”

王宝玉一阵哈哈大笑,说道:“那我跟你也是第一次,可以称作谦谦君子了。”

“骗鬼去吧!你要是第一次,那天下的老爷们都可以自称处男了。”白云飞鄙夷的说道。

通过三天不停的输液消炎,王宝玉的肺炎已经好了,第二天上午,他沒等李可人來,就去了收费窗口,交钱出院。

就在王宝玉回來收拾东西的时候,值连班的小护士白云飞,过來给他送行,两个人走到楼梯拐角的时候,王宝玉笑着说道:“再见了,贞烈女!”

白云飞哼了一声,好像发现什么似的,然后指着前面一个身材高挑,体型窈窕的女孩子,呵呵笑问道:“等等,你觉得这个女孩长得怎么样?”

王宝玉看着这个身影有些眼熟,却也沒有多想,嘿嘿笑道:“一般,仅次于你。”

“听你说这话,就知道你是一个伪君子,这个女人明显比我漂亮点。”小护士撇着嘴巴,有些妒忌的说道。

“你问她干什么?”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我是想让你长长见识,你看,她长得也不错,看穿着看气质都不像那种沒钱的人,还不是一样被人搞大了肚子,落得一个人偷偷來打胎的后果?”小护士颇为感叹的说道。

“这不奇怪,女人在糊涂的时候,为了男人什么都肯做的。”王宝玉貌似内行的解释道。

“这只能说,男人沒有一个好东西。”小护士下定论的说道。

“都不是好东西,你们咋还非要找男人啊?”王宝玉嘿嘿笑着问道。

“不是女人都傻吗,总希望自己找的那个男人不是坏人,只可惜啊,沒几个女人能有那种好命,所以不能认真,哎。”白云飞很是感叹的说道。

“我就是那种绝种好男人,而且将來嫁给我的女孩一定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王宝玉一边和白云飞吹嘘着,一边笑呵呵的离开了。

路过那个高挑女孩的时候,王宝玉心里好奇,还是忍不住斜眼打量了一下这个刚刚打胎的美女。

就在这时,那个高挑的女孩子,似乎很虚弱的伏在收费窗口,正在补交多出來的药费,王宝玉终于看清了这个女孩子的侧脸,立刻呆在了那里,脑子里嗡的一声,一片空白,心却像被一把刀抵住一般,疼的连呼吸都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