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27 没有选择

混世小术士 827 没有选择 无忧中文网

这个女孩子不是别人,正是深色衣裤打扮的冯春玲,由于刚刚经历了打胎,她的脸色看起來异常憔悴。王宝玉心中一紧,趁着冯春玲沒看到自己,连忙低着头紧走几步出了医院。

王宝玉四下一看,见自己的车被那个保障自己安全的警察开过來后,就停在不远处,也许是为了他的安全,车牌子被摘了下來,所以,看起來就像是一辆无主的车,这就难怪冯春玲來医院的时候,竟然沒有发现。

王宝玉拿出钥匙,开门上车,坐在那里,心绪久久难平。他无论如何也沒有想到,冯春玲竟然是來打胎的,想起冯春玲最近一直不让自己碰,搞得神神秘秘的,原來是已经怀孕了,“宝二爷,春玲永远都是你一个人的。”王宝玉想起了冯春玲常说的这句话,他明白,冯春玲打掉的应该是自己的孩子。

王宝玉对于这个沒见面的孩子,谈不到感情,可是,他却觉得心里非常的亏欠冯春玲,一个女孩子,偷偷过來打胎,说起來,这也是自己贪欢产生的罪孽,此刻的王宝玉,心里是五味俱全,他不知道,接下來,该怎样去面对冯春玲。

说起來,冯春玲哪里都好,只是,自己却只是将她当成了一个忠诚的情人,并沒有想跟她有一个结果,他也明白,冯春玲对自己的感情,绝不只是单单为了亲密接触,而是,她希望陪自己到老,陪着自己数星星,看夕阳。

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就在这时,冯春玲缓步走出了医院,四下张望着,看样子像是在等着打车。一辆出租车恰好经过这里,老道的司机,一看冯春玲这个样子,就知道來活了,连忙靠了过去。

这时,王宝玉突然发动车子,冲了过去,猛然挡在了出租车的前面,吓得出租车司机一身冷汗,猛地停住车,很恼火的从车窗里探出头來,大声的嚷嚷道:“操!你这个人是怎么开车的?不想活了!”

王宝玉摇下车窗,面若寒霜,口中冷冷的就只有一个字:“滚!”

出租车司机愣愣的看着王宝玉,随即恼火的骂道:“你个傻逼,神经病啊?”

王宝玉铁青着脸下车,哐当一声摔上车门,握着拳头就向出租车司机走去,出租车司机知道自己碰到硬茬了,做生意的,谁也不愿意惹事儿,出租车司机随口嘟囔了一句“莫名其妙”,连忙调转车头,一溜烟的开走了。

王宝玉一脸冷漠的盯着远去的出租车,良久才回过头來,说道:“上车吧!”

冯春玲正在发愣,加上身体虚弱,看到王宝玉的眼神不自主的打了个寒颤,口吃的喊道:“宝,宝二爷。”

虽是素颜素衣,脸色苍白,但是这都无法掩盖住一个年轻女孩的美貌,王宝玉叹了口气,打开车门,换了种口气,柔声道:“春玲,快上车吧!”

冯春玲仍然征在原地,不知所措,王宝玉干脆上前一步,打横将她抱起,轻轻放在副驾驶座上,之后自己也开动了车子,并体贴的将自己的外套搭在手脚发凉的冯春玲身上。

冯春玲憔悴的缩在王宝玉的衣服里,微微笑道:“宝二爷,真巧啊!”

“不是巧,而是我一直就在医院里。”王宝玉面无表情,边开车边说道。

冯春玲却有些僵住了,诧异又慌乱的问道:“宝二爷,你到医院里干什么?”

“我出了点事儿,得了急性肺炎,已经住了三天院了。”王宝玉沒有隐瞒的说道。

“严重吗,你怎么不告诉春玲一声,让春玲來照顾你啊!”冯春玲小声的责怪道。

“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全好了。”王宝玉说着,又反问道: “春玲,你到医院來干什么啊?”

“我?我最近身体不舒服,总是恶心,就过來检查一下,顺便开了些药。”冯春玲紧张的说道。

“检查的结果怎么样?有病可不能拖着。”王宝玉轻声问道。

“宝二爷不用担心,应该沒有事儿,医生说我胃口不好,给我开了些助消化的药。”冯春玲撒谎道。

“怎么突然胃就不好了呢,以前沒听说你有这毛病啊?”王宝玉压着性子继续问道。

“以前?哦,是沒有。可能旅行社装修,我闻不惯那味,我,”冯春玲有一句沒一句的胡编道。

王宝玉将车开到偏僻之处,猛然停下了车,寒着脸的问道:“春玲,装修除了让你胃变坏,是不是也可以让人学会撒谎?”

“宝二爷,你,你都知道了。”冯春玲早就隐约察觉到些什么,这一会儿更是慌乱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春玲,你为什么要打掉我们的孩子?谁给你的权利?”王宝玉大声质问道。

冯春玲立刻低下头,呜呜的哭了起來,任凭几缕秀发,随意的垂在面前。过了好半天,她才拢了拢头发,抬着布满泪痕的脸,幽怨的说道:“宝二爷,不打掉孩子,我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王宝玉久久不语,心中已经掀起了巨浪,他明白,冯春玲说得不假,对于一个得不到承诺的女孩子而言,贸然留着这个男人的孩子,对于自己的今后的生活,该是多么的艰辛。

王宝玉又叹了口气,说道:“那你总得跟我商量一下,如果今天我沒有碰到你,这件事儿你是不是会永远隐瞒下去?”

“是!”冯春玲坚定的说道,随即痛苦的说道:“宝二爷,我沒有别的办法。我要工作,现在还不适合养育孩子,而且,这个孩子也会拖累你的。再说,即使我告诉了你,你也可能以为我拿孩子威胁你,说不定再也不愿意搭理我了。”

王宝玉摇摇头,说道:“那也不至于这么急匆匆的就把孩子打掉啊?”

冯春玲说道:“现在旅行社的生意已经步入正轨,雪峰村的宣传力度也足够,这个孩子既然不属于这个世界,早走一天,我就能早一天安心工作。”说完,冯春玲紧紧咬住嘴唇,似乎努力不让自己哭出來,天底下沒有一个母亲,会认为孩子是负担的。

王宝玉摇摇头,无奈的说道:“春玲,我想这都不是主要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