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29 像失恋

混世小术士 829 像失恋 无忧中文网

宝玉沒有勉强她,便又开车拉着冯春玲去买滋补品,冯春玲拗不过王宝玉,只好跟着王宝玉买了好多补血养颜类的滋补品,是否滋补并不重要,让冯春玲感觉欣慰的是,她终于可以幸福的挽起王宝玉的胳膊,走在大街上。

王宝玉开车将她送回了旅行社,冯春玲手里拎着花花绿绿的滋补品,依依不舍的下了车,回头充满柔情的说道:“宝玉,等我身体好了,我会好好陪你的。”

“还是先照顾好身体吧!我这一阵子,事情很多,连大哥大都被监控了,唉!一言难尽,暂时还不方便总跟你过多接触。”王宝玉说道。

“嗯!我明白。”冯春玲听话的点着头,拎着东西进了旅行社,身后又传來王宝玉的叮嘱声,“春玲,工作上的事儿尽量交给别人打理,你要多注意休息,千万不能累着。”

“知道啦。”冯春玲沒有回头,脸上却是布满了幸福的泪水,她确实需要一段时间好好平静下心情,今天实在是太不寻常的一天了。

王宝玉一身疲惫的刚一进屋,李可人就过來埋怨道:“你这个小孩,出院也不等我,害的我白跑了一趟。”

“大姐,我身体好好的,就自己回來了。”王宝玉呵呵笑道,抻胳膊抻腿的,显示自己身体很强壮。

李可人被逗笑了,说道:“以后要记住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不能随意糟蹋,有些病到老了,才能找回來。”

“知道了,真是比我妈还絮叨。”王宝玉不耐烦的说道。

“我要是你妈,一定让你的屁股开花。”李可人说着,伸手过來打王宝玉的屁股,王宝玉哈哈笑着一阵躲闪,嘴里还说着:“打不着!打不着!”

胡闹了一阵子,李可人便去做午饭了。就在吃午饭的当口,王宝玉的大哥大响了,一看号码很生,接起來一听,原來是干妈林召娣从别墅里打來的,干妈说做梦时梦见自己掉进悬崖里去了,之后和自己便一直沒有联系上,干妈说要是再打不通电话,自己就要到县里來找了。

王宝玉呵呵笑着说道一切都好,并沒有告知实情,省得让老人担心。而且,家里人正在神石村,还是让他们好好放松下吧。

王宝玉刚放下电话,铃声又响了,一看是侯四打來的。王宝玉沒有接,而是直接挂断了手机,对李可人说道:“大姐,我用下你屋里的电话。”

李可人虽然疑惑王宝玉的做法,但还是点了点头,王宝玉來到李可人的屋里,打给侯四。电话那头,只听侯四焦急的问道:“兄弟,最近怎么打你的手机也不通啊!”

“四哥,我遭了灾,差点淹死,还以为见不到四哥了呢!”王宝玉说道。

侯四大惊道:“毒贩子又对你下手了?”

“不是毒贩子,是邪教分子。”王宝玉说道。

“咋又成邪教分子了,不贩毒了?”侯四果然沒有听明白。

王宝玉解释道:“不是一伙,和毒贩子沒有关系。说來话长,等有机会再详聊。四哥,是不是打探到啥消息了?”

“哦,兄弟,四哥怎么感觉你比我得罪的人还多。好了,多注意安全。”侯四先是宽慰了一句,然后接着说道:“我手下有个兄弟,沒來公司前曾经接触过毒贩子们,据他说,这个毒贩头子,确实自称谷爷,但此人行踪隐秘,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也沒人见过他长什么样,通常下派指令包括接头,都是他的保镖,一个女人替他做的。”

“这个我知道,可是怎么能找到这个女人呢?”王宝玉皱着眉问道。

“他们接头的地点我已经打探到了,一般都是在一个叫做北岛咖啡屋的地方。这个女人有个外号,叫做白牡丹。”侯四说道。

王宝玉觉得这个咖啡屋的名字有些熟悉,忽然想起來,这不就是他第一次请万芳草喝咖啡的那个小咖啡屋的名字嘛,就在第一人民医院的不远处,正在在这个咖啡屋的门前,王宝玉看见了程雪曼跟那个叫小健的家伙在一起,惹得心情老大不愉快。

“谢谢四哥,有了这条线索,也许就能顺藤摸瓜,找到那个谷爷。”王宝玉说道。

“兄弟,据我的经验,事情可能不会这么简单,你既然已经捅破了毒贩们的事情,他们也许会换个地方接头。”侯四认真的说道。

“嗯!我会注意的。”王宝玉说道。

“我继续派兄弟查这个事情,你多注意安全,咱们虽然不是一个妈生的,可是比亲兄弟还亲,四哥可不想失去你这个兄弟。”侯四又叮嘱道。

放下了电话,王宝玉陷入了沉思,他在考虑,要不要给路小虎打电话报告这个情况,想來想去,他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万一抓不到这个白牡丹,可能会打草惊蛇,也会让毒贩们恼羞成怒,对自己进行更疯狂的报复。

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王宝玉想到这个小咖啡屋,他还是决定要对这里进行监视,既然小咖啡屋还在,那就说明,县公安局那边,还不知道这个接头的地点。

王宝玉面色凝重的正想回自己房间了,不放心过來查看的李可人却拉住他,担心的问道:“小孩,你还好吧?”

王宝玉嘿嘿笑道:“好的很,而且啊,我还找到了个漂亮女朋友,以后就不麻烦大姐替我打扫卫生,做饭了。”

李可人扑哧一声笑了,说道:“我才不信呢,谁找了女朋友不是高兴的手舞足蹈的,你看你一进门就是一脸垂头丧气,倒是跟失恋了似的。”

王宝玉笑笑回到自己房间,照照镜子,李可人说的不错,自己脸上竟然沒有半点喜色,反而觉得怅然若失,可是这究竟是为什么呢?自己也挺喜欢冯春玲的,和她在一起也很踏实,而且冯春玲对自己忠心,将來也能做个好儿媳妇,那为什么总感觉不对劲呢?哎,也许这个世上最难以描述的就是爱情了吧!

王宝玉知道自己是想不明白的,还是集中精力,干些正事要紧。下午的时候,王宝玉开着车,到了一家汽车维修店,硬是把自己那辆黑色的轿车,重新上漆改成了灰色,这让本來就不起眼的轿车,看起來更加土里土气,不过,王宝玉觉得这样也好,至少可以暂时躲过毒贩们跟踪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