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30 铮铮男子汉

830 铮铮男子汉

夜色降临,王宝玉将车开到小咖啡屋的对面,停了下來,关闭了车灯,一声不响的坐在车里,默默监视着小咖啡屋的动静。

一直到了半夜,也沒发现异常,只有三三两两的情侣们,挽腰搭背的进进出出,王宝玉很失望,觉得侯四说得沒错,毒贩们肯定换了接头地点,自己是白忙乎了。

就在王宝玉哈欠连天,想要打道回府的时候,突然,一辆不起眼的小面包开了过來,几名膀大腰圆的男人,走进了咖啡屋。

这一情况,立刻引起了王宝玉的警觉,一群大老爷们半夜來喝咖啡,肯定不正常。果然不出所料,又过了半个小时,一辆黑色的轿车,同样沒开车灯,无声的驶了过來。

黑色轿车停下后,一个身穿白衣的女人走了下來,王宝玉一看就立刻精神起來,这不就是那次企图用刀杀了自己的白牡丹吗?

白牡丹下车后,很谨慎的四处查看着,她很快就把眼神锁定了王宝玉的灰色轿车,她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迈开步子,向王宝玉的车走了过來。

不好!王宝玉心中大惊,连忙俯下身子,还顺便拉过一张黑色毯子,盖在了身上。白牡丹过來后,趴在王宝玉的车窗处向里看,咖啡屋微弱的彩灯,让她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景象,她敲了敲王宝玉的车窗,王宝玉吓得大气也不敢喘,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白牡丹才似乎放下心來,迈着步子离开了。

王宝玉抬起头來,看见白牡丹进了咖啡屋,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正在思量着要不要叫李勇起來抓毒贩,却见白牡丹很快又走了出來,上了黑色轿车,于此同时,刚才进屋的那几个大老爷们,也神情紧张的走了出來,上了面包车。

两辆车一前一后,飞快的开走了,虽然心里有些犹豫,但是一想到机会难得,王宝玉还是开上车,沒开车灯,远远的在后面跟着,心里却七上八下,充满了恐惧。如果让毒贩们发现自己在跟踪,那他今晚算是彻底交代了。

两辆车一直开到了县城边上,才停在了一处破旧的修配厂前,这些人纷纷下了车,与此同时,修配厂的门开了,一个形容猥琐的老头,将白牡丹等人迎了进去,然后快速关上了大门。

到底要不要报警,王宝玉的思想激烈的斗争着,最后,他还是决定大着胆子,先进去一探虚实,然后再做定夺。

王宝玉将车子停在了一个小胡同里,下了车,刚走了几步,又回到车上取了大哥大,万一有什么情况,也利于及时报警。

就这样,王宝玉和他那一颗砰砰直跳的心脏,一起向修配厂走去,他先是围着修配厂走了一圈,终于发现了一处矮墙可以翻进去。

稍稍犹豫了片刻,王宝玉爬上墙头,翻身进了修配厂里。里面是黑漆漆的一片,只有一个铁皮门,微微透出了一些灯光。

王宝玉小心前行,尽量不发出任何的声响,好在修配厂里并沒有养狗,这让他宽心不少。他小心的向着那处门缝贴了过去,当他看清了里面的情况,惊得手一下子就凉了,如果不是此番调查关系自身安危,王宝玉肯定会马上掉头离开了。

屋子内,灯火通明,里面的景象触目惊心,一个身材高大,但是却瘦得皮包骨头的男人,正被捆绑在中心地带的一把椅子上,赤条条的一丝不挂,身上血迹斑斑,低着头不知道是死是活。

白牡丹皱着眉头问道:“他不会被你们打死了吧?”

其中一个男人连忙垂首答道:“沒有谷爷和您的命令,我们绝不敢造次,从昨天到现在他是死咬牙关,一滴水都喂不进去,大概是扛不住,自己不想活了。”

白牡丹哼了一声,在屋内來回的走着,随手端起一盆冰凉的污水,冲着那个男人就泼了过去,男人颤抖了下,缓缓睁开了眼睛。白牡丹冷笑一声,说道:“以前当特种兵的时候,是不是也学过装死啊?”

男人深深吸了一口气,嘴角扬起一个轻蔑的笑容,并沒有说话。白牡丹手里拿着皮鞭,每走一圈,就对着那个男人打过去一鞭子,男人满脸痛苦之色,却紧闭双唇不发一声,却是一个异常坚强的男子汉。

其余那几个男人,则是神情肃穆的站立在一边,不出一声,看起來更像是一尊活化石。

又打了几鞭子,白牡丹冷笑道:“范警官,每周一次鞭刑感觉很爽吧!”

听到范警官这个名字,王宝玉不由一愣,难道说这就是老太太的儿子范金强,沒想到,他居然还活着,想到这里王宝玉心情可是激动起來,无论如何自己都要把他给救出去。

只见范金强冲着白牡丹吐了一口带着血水的痰,厉声说道:“你们这帮狗日的,有本事儿就杀了我,老子眼皮都不眨一下。”

白牡丹一阵冷笑,不屑的说道:“我才不上当呢,杀了你,那是便宜了你。你用枪打伤了谷爷的腿,谷爷说了,要你活着,不停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这就是地狱的滋味。哈哈。”

王宝玉身上冷汗直冒,他沒有想到,毒贩们居然如此的狠毒,幸好自己沒有落在他们的手里,否则,下场一定不比这个范警官好到哪去。

“你们这帮狗日的,还有你这个臭婊-子,早晚都会下地狱的。”范金强开口大骂道,然而已然伤及元气的范金强,只觉眼前一黑,似乎又要晕过去了。

“你们几个死人啊!撬开他的嘴,给他喂点吃的,他要是死了,你们给他接班!”白牡丹恶狠狠的命令道。

几个男人得令,连忙端起一个脏兮兮的碗,里面是不知道放了多久的碴子粥,几人用筷子撬开范金强的嘴,硬是给灌了几口,结果灌得急了,范金强一阵猛烈咳嗽,喷的自己满脸都是玉米碴子。

“你们这群人渣!老子就是做鬼,在阴间也要抓尽你们这些毒贩子!”范金强断断续续的骂道。

王宝玉顿觉眼睛里火辣辣的疼,眼泪忍不住都要留出來了,心里对毒贩子的恨更是多了几分。

“掌他嘴!”白牡丹冷冷的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