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39 自请入狱

839 自请入狱

范金强气鼓鼓的瞪了王宝玉一眼,转头听李勇怎么说,李勇明白,老太太这么一闹腾,不说明白是不行的,于是,便耐着性子,将老太太如何信了无相邪教,以及相信了别人的蛊惑,认为王宝玉是恶魔的事情说了,

临末了李勇还强调,老太太跟别人合谋企图杀害王宝玉的事情,好在王宝玉大度并沒有深追究此事,否则,老人家还是要接受法律制裁的,

范金强听得是目瞪口呆,懊悔不已,他对冷着脸的王宝玉说道:“兄弟,是我不对,是我混蛋,错怪了你。”

王宝玉沒吭声,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但怨气还是沒完全消了,任凭谁受了这么多委屈,也不是一句道歉就能了事的,

李勇也陪着笑脸说道:“兄弟,得饶人处且饶人,老范也有他的难处。”王宝玉依旧是满脸不悦,一句话也不说,李勇只能尴尬的看了一眼范金强,示意,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他是帮不上什么忙了,

范金强脸上肌肉抖动了一下,痛苦的握紧拳头,长出了一口气,似乎下定决心一般,认真的说道:“李队长,我身为一名人民警察,不能纵容自己的亲人犯罪,我恳请组织,将我老娘收进监狱里,也将我收进去,我去监狱里伺候她老人家。”

“老范,你这又是何苦,王兄弟都不追究,连路局也装作不知道,你就别多事儿了。”李勇皱着眉说道,

“如果就这样算了,对王兄弟是不公平的,而且法律的尊严何在。”范金强激动而固执的说道,

王宝玉叹了一口气,心里对这个耿直的警官倒是更加尊重了,这才缓和了面部表情,对范金强道:“范警官,我就叫你范兄,你真的不必这样,我虽然生气,也差点因此丧命,但我也明白,老人家思子心切,这才误入邪教,做出了一些不理智的行为。”

“这些都不是可以逃脱法律制裁的借口。”范金强插嘴道,

“你听我把话说完。”王宝玉皱着眉头,自己点了一支烟,又接着说道:“老人家这么大年纪了,放到监狱里,那也是国家的负担,从另外一个层面來说,国家更需要你这种铁骨铮铮的好警察,我希望你能够劝说老人走出歧途,而你,等身体好了,把那个邪教头子无相给抓了,就算是还了我一个人情。”

“可是……”范金强依然有些犹豫,

王宝玉大手一挥,说道:“沒有可是了,你要是死了,啥事儿也做不了主,既然老天还让你活着,那就得继续为这个社会服务,咱不能做那些亲者痛,仇者快的事儿,还用我多说吗。”

王宝玉的话之激昂、真诚、温暖,最终打动了范金强,他不再固执刚才的想法,拍着胸脯说一定要将无相绳之以法,否则就不叫范金强,改名饭桶,

王宝玉哈哈大笑,表示相信范金强,他还坦诚的说,自己偷看了白牡丹殴打他,说他是个自己非常佩服的真爷们,

李勇也跟着奉承说范金强是公安系统中的楷模,值得所有人学习,其实李勇心里明白,等范金强的身体好了,提拔是一定的,自己这个刑警队队长,原本就应该是范金强的,只是因为范金强丢了,才轮到自己,而这一次范金强又重新回來,至少也能混个副局长当当,

因此,李勇对范金强这个未來的领导也是客气有加,吵吵闹闹之后,满屋子的人都很高兴,一团和睦友好的气氛,

王宝玉想起了白牡丹,便简单问了一下李勇追捕的情况,李勇皱着脸说白牡丹太狡猾,身手又好,根本连个影都沒看见,

“白牡丹和谷爷的真实身份查清楚了吗。”王宝玉问道,

“谷爷依旧是个谜,但白牡丹的身份已经查到了些线索。”李勇沒隐瞒的说道,

“说來听听。”王宝玉颇感兴趣的问道,

“白牡丹的真名叫上官萱,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贫苦农民,而且重男轻女的思想严重,由于她是个丫头,从小便不待见她,后來上官萱考上了平川市的一所二流大学,只是沒有毕业就辍学失踪了。”李勇说道,

不知道为何,王宝玉的心中竟然升起了一丝对白牡丹的怜悯,他明白,这种女人,一定是有过难以启齿的可怕经历,否则不会放弃大好前程走上绝路,

也正是因为这些,才改变了她的一生,沒有人天生就喜欢走邪路,都是无奈之举而已,

“通过那几名毒贩的交代,白牡丹心狠手辣,不知道在那里学到了一身好功夫,平时几个男人根本靠不上边,而且……”李勇说着说着,欲言又止,

“而且还是一个女变态,喜欢玩男人。”王宝玉不屑的说道,

“对,对。”李勇连声说道,“据说一个男人根本就满足不了他,不过奇怪的是,据说那个谷爷却是从來不近女色的。”

“说不准就是软蛋货。”王宝玉哈哈笑道,说完好像想到了什么,不经意的看了范金强一眼,范金强脸色陡然一变,表情十分复杂,有些坐立不安,闲聊了几句便起身告辞,去陪自己多日未见的老娘去了,

从派出所出來,天已经快黑了,王宝玉喜滋滋的揣着五万块钱回到了家里,拿了一沓给了李可人,说道:“大姐,您整天给我做饭,这算是辛苦费了。”

“小孩,这钱是正道來的吗。”李可人疑惑的问道,

“犯法也是我犯法,你怕个啥啊。”王宝玉皱着脸说道,

“那可不一样,如果花了这不干净的钱,我就成帮凶了。”李可人掂着这一摞钱,煞有其事的说道,

“我的好大姐,你就放心吧,这些钱可都是我的血汗钱,保证每一张上面都有我勤劳致富的汗水,安心花吧。”王宝玉无奈的说道,

李可人咯咯笑了,也沒有客气,将钱收了起來,王宝玉也并非拿着钱不当回事儿,他心里明白,李可人整天买菜做饭的,且不说这份心意珍贵,单说这伙食就非常不错,素菜常新,肉菜不断,花销肯定不小,自己不能白白占这个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