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40 选题目

840 选题目

王宝玉终于安安稳稳的睡了一觉,四仰八叉,一夜无梦,心满意足,第二天醒來,只觉神清气爽,舒坦至极,

王宝玉懒懒的缩在被子里,总觉得自己好像落下点东西似的,是什么呢,王宝玉闭着眼睛仔细想了半天,终于意识到好几天沒去上班了,

想到这里,王宝玉骨碌一声爬了起來,单位当然也不是自家开的,几天沒去,也不知道单位的情况如何,于是,吃过早饭后,王宝玉便开上车,直奔政府大院,

一路上,王宝玉计划着,如果单位沒有太多的事儿,他就回神石村别墅,既然毒贩子构不成太大的威胁,那就让干爹干妈和美凤多多早些回东风村的家里,老人都习惯在老家呆着,猛不丁被自己放在神石村那么久,既无远亲,又无近邻的,过的肯定很不自在,

政研室里,依旧跟往常一样,三个男人不是看报纸,就是写报告,再就是凑在一起说是非,王宝玉一进屋,周百通等人立刻围了上來,嘘寒问暖,热情非常,

周百通颇感兴趣的问道:“王副主任,这回你可以平反了。”

“什么平反不平反的。”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我听说啊,打伤程主任的,是毒贩子,而给程主任送花圈的,却是邪教分子。”周百通神秘兮兮的说道,

“程主任沒少得罪人啊。”王宝玉打着哈哈说道,

“可不是嘛,这两伙人可是得罪不起的,都应该有后台。”周百通一幅深谙世事的老谋样子,

“你是怎么知道的。”王宝玉好奇的问道,

“你想啊,这两个行业虽然放在一块儿那是牛头不对马嘴,但诸位仔细分析一下,这两家却有一个共同的根本目的。”周百通摇头晃脑的分析道,

啥目的,大家都好奇的问道,

“很简单,他们不管用什么方式,什么途径,归根结底都是奔着钱去的,大家再想一想,如果赚了大钱会给谁啊,当然是领导,这领导也不只限于他们的头目,也包括社会各行各业的领导,领导们收了钱,自然就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保护他们,如此互相袒护,这就形成了一个以利益为出发点的链条。”周百通如此的推论道,

周百通从自我满意的演讲中走出來,忽然看见大家都是一脸惊讶的看着他,连忙摆手强调道:“这都是本人瞎猜的,诸位出去可不要乱说啊。”

不知道别人是否认同周百通的观点,王宝玉觉得很有道理,胡乱调侃两句后,给大家发了烟,又给每个人发了五百块钱,鼓励他们要继续帮助自己这个懒惰成性的人,

既然程国栋的事情,已经证明不是自己干的,从空空的茶壶里,就知道他们又开始不怕自己了,只能用钱來使唤他们,

几个人收了钱,立刻又恢复了毕恭毕敬的样子,香气四溢的茶水很快就递到了跟前,当天的报纸也被展平放在桌子上,王宝玉优哉游哉,觉得有人伺候的生活,真是太惬意了,

周百通等三人合计了一下,谨慎的将替王宝玉写的论文大纲拿了出來,说是请王副主任先给掌握下一步写作的方向,

王宝玉像个领导一样,仰靠在凳子上,翘着二郎腿,一手拿烟,一手拿过大纲,仔细看了看,立刻皱着眉头说道:“写这种剖析实际问題的论文,不应该像是老太太的棉裤腰,软不拉几的,要敢写敢批才行,比如这个论文的标題,《关于教育增项收费与教育普及发展的冲突探讨》就不如改成《管理机构敢于下刀,割除教育乱收费的顽疾》。”

周百通大惊,连连摆手道:“王副主任,这样写是要得罪人的。”

“那就改成《教育乱收费是只图眼前利益的疯狂之举》。”王宝玉问道,

“这就更不行了,王副主任,你说得这些标題,那只有大报的评论员才敢这么写的。”周百通苦着脸说道,

“这不行,那不行的,这件事听老子的,把标題改成《教育乱收费,猪狗不如,管理不到位,混蛋一窝》。”王宝玉很是不悦的拍着桌子说道,

屋里的三个人都愣住了,纷纷摊着手表示自己无能为力,要写王宝玉自己写,他们可是不敢参与,而且连里面的文章内容也不会提供的,

王宝玉扫了三人一眼,忽然嘿嘿笑了,说道:“诸位,开个玩笑,就把題目改成《关于杜绝整治教育乱收费的几点建议》,如何。”

听王宝玉这么说,几个人才如释重负的重新接过这个任务,王宝玉刚才确实是开玩笑,毕竟自己现在是政府干部,不是泼妇骂街,论文更不能写成上纲上线的进行批判,不过,他已经考虑好了,在这篇论文之中,一定要写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就在这时,尹主任过來了,招呼王宝玉去他的办公室,王宝玉连忙小心翼翼的跟了过去,知道老领导找自己,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跟自己说,

在尹主任的办公室里坐好后,白发的老主任表情凝重,缓缓开口说道:“小王,我知道你最近很忙,可能有些不好说的原因,不过,该上班还是要上班的,虽然你已经被排除了殴打侮辱程主任的嫌疑,但是,还是不能给人留下工作不积极,生活随便的印象。”

王宝玉点头称是,表示自己会注意的,还强调,自己这几天,为了洗清冤屈,配合警方做了一些工作,这才耽误了上班,

尹主任点点头,说道:“小王,你不用跟我过多解释,你是个聪明人,自然不会无故不來上班,只是下次注意些,提前请个假,如果情况紧急,让别人替你请假也可以,否则不明真相的人,难免捕风捉影,制造事端。”

王宝玉郑重的点点头,由衷的说道:“多谢老领导提醒。”其实心里还是有些叫屈的,自己不是被人扔进河里就是被关押起來,还真是无法请假,

尹主任面色凝重的揉揉额头,向王宝玉伸手,王宝玉会意,连忙恭敬的递上一根烟,又给尹主任点燃,尹主任吸了一口后,才慢悠悠的说道:“小王,我知道你们年轻人总嫌我这种人烦,不过你们只需再忍耐几天就可以,我想要提前退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