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41 时代真变了

841 时代真变了

“尹主任,这干得好好的,干嘛要走呢。王宝玉很惊讶的问道。

“我这个人,只能搞一些理论方面的工作,身体又不是太好,因此,我已经给孟海潮书记以及县委组织部打了报告,申请提前退休,同时,建议你來接替我的岗位。”尹主任很平静的说道。

王宝玉很意外,也非常感动,他不禁说道:“老主任,您这是干什么,我还年轻,机会有很多!”

“早退早轻松,小王,我其实明白,你在这里工作,只是过渡,不过,你现在的位置,只是副科级,将來去了别的岗位,也很难一下子提上去,算是先尽量争取给你铺条路吧。”尹主任沒有隐瞒的说道。

王宝玉心里一酸,终于明白了老领导的良苦用心,老领导是想用这种方式,让自己再升半级,成为正科级,且不论自己能不能当上政研室的主任,但凭老领导的这份苦心,自己也应该好好的做些事情出來了。

“老领导,我不会辜负你的,客套的话就不说了,您看我的行动。”王宝玉拍着胸脯,认真的保证道。

“我也不跟你说虚的,其实你并不是我心里最满意的接班人,换句不太恰当的话,那就是瘸子里面挑将军,你身上的毛病也实在太多,但是也正是因为你自身的这股天不怕地不怕的闯劲,反而能做出一番成绩,该嘱咐的,我说的已经够多的了,相信你也能领悟。”尹主任说道。

“尹主任,您这么一说,我心里反倒是沒底了,觉得自己能力还不够。”王宝玉真诚的说道。

“好了,凡事总要迈出第一步,程主任也快要出院了,尽量不要跟他再发生冲突,这对于你,根本沒有好处。”尹主任又语重心长的叮嘱道。

“嗯,我还需要两天的时间,处理一下自己的事情,以后一定老老实实的工作,不再起刺闹事。”王宝玉承诺道。

“另外再准备一份如何开展工作的材料,可能用得着,去吧。”尹主任又交代道。

离开尹主任的办公室,王宝玉心潮起伏,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同时他也很疑惑,尹主任为什么要帮助自己,难道说仅仅对自己的印象好,好像也不是那么回事儿,自己來到政研室之后,沒少给他添堵,想來想去,也想不明白,只能暗下决心,以后绝对不能亏待了这位对自己有恩的老领导。

简单吃过午饭后,王宝玉就开上车出发了,直奔神石村而去,算起來也有一个月了,既然毒贩子的事情暂时消停了,就先接干爹干妈回去,这段日子老人家一定是憋坏了,想到这里,王宝玉就觉得心疼。

王宝玉心里暗自发誓,将來一定好好孝顺爹娘,再也不让他们受这种颠簸之苦了,虽然路途劳顿,王宝玉依然沒有在恒通宾馆逗留,而且直接到了神石村,冬季天黑的早,赶到别墅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只能看见散落在各处的点点灯光,显得格外遥远。

王宝玉在别墅门口停了车,看见里面灯火通明,想到干爹干妈就在里面,心情还稍稍有些激动,他摁了好几次门铃,门才被打开。

然而开门并不是钱美凤,而是神石酒店的一名保安,看着眼熟,老半天才想起了是那个被自己打过的,保安一看王宝玉,表情还有些慌乱,挤出一丝微笑,将满脸疑惑的王宝玉,让了进去。

王宝玉刚想问他怎在这里,就听见孩子咯咯的笑声,王宝玉循声望去,眼前出现的景象,让他有些发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楼客厅的地毯上,另外一名保安正趴在地上,撅着屁股往前爬着,他的身上,赫然骑着钱多多,两个人正在玩“骑大马”的游戏。

钱多多的小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驾,驾。”,小脸上满是开心的笑容,保安稍微爬的慢了一点,钱多多就咧着嘴要哭,沒法子,保安只能不停的爬,嘴里还时不时的学个猫叫狗叫的哄。

“多多,怎么这样沒礼貌啊,快下來。”王宝玉皱着眉边问边将钱多多从保安背上抱下來,这下钱多多立刻恼了,咧着小嘴放声大哭起來,王宝玉怎么哄也哄不好,扬起巴掌好几次想打在她的小屁股上,只是狠不下心來。

“沒,沒关系,接着玩儿。”保安仰着脸,呵呵笑道,王宝玉无奈,只得把钱多多重新放在保安背上,多多的小脸也是阴转多云,笑嘻嘻的含糊的说着,沒,沒。

既然保安都这么说,王宝玉也沒必要再装腔作势的谦虚,一回头只觉眼前一晃,冷不丁的吓了自己一跳,哪里來了个非洲狮啊。

从拐角处走过來站在王宝玉身后的这个人,头上满是烫发用的发卷,身上穿着理发时才用的塑料披肩,整个人看上去十分臃肿怪异,王宝玉定睛一看,竟然是满脸笑容的干妈林召娣。

“娘,你这是在干什么。”王宝玉一时间懵了,很诧异的指着那一头发棒问道。

随后,跟着走过來一个服务员,手里拿着梳子和剪刀,一看就是美发师,不会吧,干妈竟然在做头发,而且,干妈的气色看起來很好,香喷喷的,细看过去,好像眉毛还精心修过,一根杂眉都沒有。

“架不住这些孩子老是劝,娘也老不正经,捯饬一下,呵呵,宝玉,吃饭了沒有。”林召娣脸红的说道,不过,看起來确实年轻了不少。

干妈的思想居然放开了,这让王宝玉深感惊愕,看样子,环境能改变一个人的说法,是非常有道理的。

“还沒吃呢。”王宝玉随口说道。

只见干妈随手拿起旁边的电话,很熟练的点了几个菜,很像那么一回事儿,王宝玉依旧有些回不过神來,迷惑的问道:“爹和美凤呢!”

林召娣指了指楼上,“宝玉,一会儿饭好了你先吃着,我就差一点就做完了。”说着笑眯眯的又回去做头发了。

王宝玉向楼上走去,路过一间卧室之时,听见里面传來聊天的声音,王宝玉推门进去,却看见曾经给自己做过按摩的女按摩师,正在给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做按摩,王宝玉刚想退出去,忽然觉着这具**很熟悉,是美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