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43 黑衣人

843 黑衣人

王宝玉一时间哑口无言,只好闭嘴不说话了,晚饭虽然丰盛,可是吃的并不愉快,王宝玉就不明白了,以前在家里,喝玉米粥吃咸菜,抽旱烟睡土炕,不也过得很开心吗,

第二天一早,王宝玉狠狠心,坚决的退了别墅,开车将干爹干妈和美凤多多送回了东风村,又留了一万块钱在家里,沒有停留的往回赶,尹主任的话,他是入了心的,自己最近一定不能再出差错,虽然政研室的主任不及县委办的主任有权力,可是,对于许多人而言,还是求之不得的,

回到富宁县城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王宝玉开车回住处,刚迈开脚步,就觉得后背凉飕飕的,好像有人跟着,

王宝玉连忙退出楼栋,四下张望,只见风清月明,和平日一样,可能是自己太累了,王宝玉一边自嘲,一边脚步轻快的蹭蹭蹭的上到六楼,刚打开房门进屋,腰间就被一个凉嗖嗖的东西抵住了,

王宝玉心中一惊,只听一个女人的声音威胁道:“王宝玉,你要敢喊一声,老娘立刻就把你捅死。”

“白,白牡丹,你怎么进來了。”王宝玉听出这个声音是白牡丹,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

“老娘想你了,來看看你,就你这破门锁,老娘十秒钟都用不上就能打开。”白牡丹嘿嘿冷笑,不屑的说道,

“白牡丹,你我无冤无仇,我又帮着你逃了,你可不要恩将仇报啊。”王宝玉微微颤抖着说道,

“我可以不杀你,但你必须老老实实的。”白牡丹轻轻动了动刀子,王宝玉都感觉到刀尖快要插进了肉里,他连忙说道:“白牡丹,我一定老老实实的,不喊不叫。”

“谅你也沒那个胆。”白牡丹说着,放开了王宝玉,啪的一下打开了灯,大模大样的坐在沙发上,

王宝玉站在原地,半天沒敢动弹,黑衣黑裤黑风衣打扮的白牡丹手里玩着刀子,脸上的白粉已经洗的干干净净,素面朝天,却也是天生丽质,眉清目秀,如果不是知道内情,外面的人见了这样的女孩,谁不夸一句清纯如莲呢,

白牡丹瞅了一眼王宝玉,说道:“王宝玉,不用那么紧张,只要你听话,我是不会杀你的。”

王宝玉嘿嘿笑着,过來给白牡丹递烟,白牡丹沒接,从兜里掏出了细长的女士烟,点着了,说道:“都是因为你小子,让老娘成了通缉犯。”

“话不能这么说,你原本就是通缉犯。”王宝玉小声的抗议道,

“再说一句。”白牡丹瞪着眼睛,示威般将手里的刀子扔了起來,刀子在空中旋转了几周之后,又准确的落回了白牡丹的手里,

“不说了。”王宝玉摇头如拨浪鼓,他明白,在自己这个屋里,白牡丹要是杀自己,肯定是沒人能救得了的,

白牡丹扑哧一声笑了,说道:“瞧你那样,坐吧。”白牡丹嚣张的样子,好像这里不是王宝玉的家,而是她家一般,不过,王宝玉还是顺从的坐在了白牡丹身前的羊毛垫子上,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想着逃走的法子,

“臭小子,不用想逃走,老娘想要杀你,你逃到天涯海角也躲不过。”白牡丹嘲笑的说道,

“白牡丹,你不逃得远远地,到我家里來干什么。”王宝玉谨慎的问道,

“这还用说吗,不都是常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最安全吗。”白牡丹说道,

王宝玉此刻心中很是后悔过早信了路小虎所谓自己安全了的话,撤了小区内的蹲坑警察,可是现在埋怨这些,已经沒有用了,还是想办法活命要紧,

“那你就在这里住着,唯一不方便的就是,我的这个女房东,她大大咧咧的经常过來。”王宝玉陪着笑脸,装作放松的说道,

“这个很简单,把她杀了就行了呗。”白牡丹看似随意的说道,

“白老大,这可不行,杀了她,你还不如杀了我呢。”王宝玉连忙说道,不惜降低身份,称呼白牡丹为白老大,

“为什么啊。”白牡丹哼道,

“你想啊,我是她的房客,又跟她住对门,她要是出了差错,我可是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啊。”王宝玉苦巴着脸说道,

“这样最好,一箭双雕,看你这么紧张,是不是很在乎她啊。”白牡丹不由呵呵笑道,说着四处打量着房间,啧啧赞叹道:“这画不错嘛,肯定不是你画的吧。”

王宝玉苦笑着说道:“就是我女房东画的,人也挺不错。”

白牡丹起身饶有兴致的看了起來,王宝玉脑瓜却在飞速的转动着,思量着如何才能让女房东不來,可是一阵钥匙响动,女房东却满不在乎的用钥匙开了门,端着饭菜走了进來,

就在王宝玉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时候,白牡丹却迅速将刀子藏到了靠背里,笑吟吟的站起身,

李可人上下打量着白牡丹,见白牡丹很有礼貌,便将那份疑惑和不快收了回去,微笑着问道:“这位是。”

白牡丹呵呵笑道:“我是王宝玉的表姐,多谢您这样费心照顾我的表弟。”

李可人也笑道::“坐吧,小王,你表姐來了,怎么不跟我提前说一声呢,也好多做几个菜。”

“大姐,表姐來的匆忙,都是自己人,不用太客气,有啥吃啥,随便就好”王宝玉起身说道,想要过去帮李可人端菜,

可是,这一举动却被白牡丹一个冷冷的眼神给及时制止了,看起來白牡丹对自己还是不放心的,王宝玉只好站在原地沒敢动弹,而白牡丹倒是笑着过去接过李可人手里的饭菜,放到了茶几上,

白牡丹嗅着鼻子闻了闻,由衷的赞叹道:“难怪每次和我表弟打电话,他都会对您赞不绝口,又是艺术家,人又漂亮,而且还有这么好的厨艺,女人该有的优点全都让您占尽了,來之前,我对您有很多的猜想,可是见到您本人,我还是感到出乎意料。”

白牡丹说的似乎很真诚,李可人听到很得意,不由咯咯笑道:“想不到这小孩背后还能说我几句好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