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44 女人结盟

第三卷 县域扬名 844 女人结盟

白牡丹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小时候我也挺喜欢画画的,只是沒有机会,虽然上大学时也选修了这方面的课程,但终归是一知半解,算不上精通。”

李可人來了兴趣,问道:“哦,原來你也喜欢画画啊?那你说说看,我这里的画哪一幅最好?”

白牡丹呵呵笑道:“这些都是您画的,好与不好,都是见仁见智的问題。对于我个人而言,我更喜欢您这幅画《春韵》。”

李可人饶有兴致的继续问道:“为什么呢?”

白牡丹认真的说道:“猛一看,这幅画好像只是在画山水鸟虫,其实细细品味,里面却有很多的内容。首先,这朝霞的颜色就使用的非常大胆艳丽,彰显着勃勃的生机。更特别的是,这云与山的交界处,虽是寥寥几笔,却像是两个正在交融的男女,情意绵绵,让人遐想连篇。而且整幅画远远望去,却又像女性生殖之器,正如老子所言,众妙之门,玄之又玄,大姐,您这幅画的含义实在是太深刻了,我简直无法用语言來形容。”

面对看似激动的白牡丹,王宝玉恨不得想过去抽她两个大嘴巴子,再伸出鄙视的中指,无非是幅画,自己看了半天也沒看出來哪里是男的,哪里是女的,还有哪里是什么**,纯属他娘的扯淡,大忽悠!

然而令王宝玉更为惊讶的是,李可人竟然也激动了起來,她上前一步,紧紧抓住白牡丹的手,指着画说道:“其实我一直不喜欢平淡的描绘,每幅画的构思几乎是整个创作过程的两倍还要多。这幅画,我的目的就是想显示一些朝气和张力。你平日还有什么其他爱好吗?”

白牡丹拉着李可人的手坐到沙发上,王宝玉头皮阵阵发麻,要知道,沙发靠枕后面就是一把沾过血的刀,王宝玉站在一旁死死盯着白牡丹的行动不敢放松。

白牡丹微笑着端坐着,腰背挺直,双腿并拢,哪里像个**,看上去简直就是个大家闺秀,只听她说道:“平日工作也挺繁琐,闲暇时倒是喜欢在网上看小说,不务正业,呵呵。”

李可人笑道:“我也喜欢在网上看小说,玄幻啊,都市什么的,我都喜欢。”说完还十分得意,觉得自己很前卫。

白牡丹说道:“我倒是不喜欢那些,胡熏海扯的沒什么意思。相比较起來,我更喜欢看那种**虐待类的小说,作者都是人才啊。”

李可人惊愕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尴尬的笑道:“到底是年轻人,有个性,你先坐着,我再去给你们炒两个菜去,回头咱们再好好聊。”

李可人转身出去,白牡丹笑呵呵的说着一些“谢谢大姐,添麻烦!”之类的话,倒是显得彬彬有礼,很有教养。

“白牡丹,你演的还真像,嗯,可以去当演员。”王宝玉嘿嘿笑道。

“少废话,你要好好帮我圆谎,如果说露馅了,演砸了,你们两个都得死。”白牡丹已恢复了往昔的凶狠,瞪着眼睛说道。

“您老放心,我一定不会出卖你的。”王宝玉知道,白牡丹说话不能不当真,不管怎么说,都不能让女房东受到伤害。

就在这时,王宝玉包里的大哥大响了,王宝玉沒敢行动,嘿嘿笑着用眼神征求白牡丹的意见,白牡丹冷冷的说道:“拿过來给我。”

王宝玉不敢不从,起身从包里拿出大哥大,偷偷看一眼上面显示的号码,居然是平川市打來的,正犹豫的时候,白牡丹却一把夺过大哥大,啪的一声,不是挂断,而是接通了。

“喂,你找哪位?”白牡丹拿腔撇调的说道。

不知道大哥大那头是谁,说得是什么,只听白牡丹浪笑道:“王宝玉他现在不想见你,我俩正忙着呢。他功夫真好,弄的人家好舒服哦!”

王宝玉急的直抓自己的脑袋,恨不得上去揍白牡丹一顿,但是他却不敢采取行动,别说白牡丹有刀,就是空手,自己也绝对不是对手。

“好了,你的道歉他接受了。赶紧也去找男人快活去吧!”白牡丹不屑的放了电话,哈哈笑得前仰后合。

“白老大,能透漏一下,打电话的是谁吗?”王宝玉用近乎哀求的口气,可怜巴巴的问道。

“一个女的,说话声倒是很好听,对了,她说她误会了你,向你道歉。”白牡丹说道。

“她沒说姓什么,叫什么?”王宝玉问道。

“她姓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你现在要考虑的,就是别惹火了老娘,否则,老娘即使不弄死你,弄坏你的小弟弟,你也沒能力寻花问柳了。”白牡丹满不在乎的说道。

平川市!跟自己道歉!难道说是程雪曼,王宝玉一联想到这个名字,真是恨不得扑上去把白牡丹给撕巴成碎片,这回可好了,白牡丹接了这个电话,自己跟程雪曼,旧误会解除了,新问題又冒出來了。

“白牡丹,你找死啊!”王宝玉在爱情面前还是很有勇气的,终于忍不住恼了,冲上去就想抢电话再打回去,既然程雪曼能主动跟自己道歉,说明她心里还是有自己的,如果好好解释一番,也许两人还能破镜重圆。

然而白牡丹却是笑吟吟的,把大哥大递给王宝玉,说道:“给你,但是后果自负哦。”

王宝玉愤愤的拿着电话,却不敢打,毒贩子个个都是亡命之徒,惹急了他们,后果肯定是不堪设想的。

两人正在僵持,女房东就端着新炒的两个菜进來了,一进來就招呼白牡丹吃饭,还夸赞道:“像你这样有品位的女孩子就是会打扮,一身黑衣再配一对钻石耳环,尽显低调奢华,到底是年轻,怎么都好看。”

白牡丹一边殷勤的摆放碗筷,嘴巴也是不闲着,甜甜的说道:“大姐堪称绝代风华,瞧您这身毛料裙,颜色均好,一看就是澳洲羊毛,肯定价格不菲吧?”

“呵呵,你这孩子让我怎么说呢,真是好眼光。有机会你还真得好好培养一下你这个小表弟的品味,这小孩太俗气了。”李可人下巴一扬,嘲讽的看了王宝玉一眼,白牡丹则是幸灾乐祸,满脸笑意,两个有共同语言的女人好像已经结成同盟,王宝玉只能暗自苦笑。

只是不知道女房东要是知道,她竟然对一个被通缉的女毒贩子如此热情,该是如何的羞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