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45 弄死你

845 弄死你

晚饭中,李可人和白牡丹相谈甚欢,大有相见恨晚的架势,王宝玉却食之无味,时刻揣着个小心,吃过饭后,李可人又小坐片刻,最后邀请白牡丹过去跟她同住,王宝玉慌忙阻止道:“大姐,还是让我表姐在这边住吧,她习惯于住阁楼,还喜欢数星星。”

白牡丹顺着王宝玉的话,咯笑道:“还是表弟了解我,大姐,谢谢了,我还是去阁楼住吧!”

李可人颇感遗憾,又邀请白牡丹过去看电影,白牡丹婉言谢绝了,说自己平时睡得早,要看明天再看。

还有明天?王宝玉心中大惊,白牡丹该不会想一直就住在这里吧!这也太离谱了。王宝玉连推带搡,外加挤眉弄眼的往外推李可人,李可人不由的恼了:“孝,你这么着急撵我干啥?”

“我表弟是想跟我好好唠唠家里的事儿,大姐,别跟他一般见识,小屁孩,不懂事儿。”白牡丹咯笑道。

“好吧!不打扰你们了。”李可人不悦的说道,不情愿的回去了,冷不丁又回头问道:“孝,你眼睛沒事儿吧?”

王宝玉心里一阵窃喜,不愧是自己聪慧绝顶,有着优良遗传基因的亲大姐啊,他悄悄竖起大拇指指指身后的白牡丹,紧锁着眉头,使劲歪歪嘴巴,说道:“沒事儿。”

王宝玉自以为自己这幅不正常的表情肯定会引起李可人的注意,沒想到李可人满脸怒气,嗔道:“瞧你那熊样,有了表姐就急着赶大姐走,沒良心,哼!”说完气哼哼的扭着胯回自己屋去了,还哐当一声带上门,震得王宝玉耳朵都嗡嗡直响。

李可人刚走,白牡丹就一下子跳了起來,从后面搂住一脸绝望的王宝玉,将他扔在了沙上,然后抬腿狠狠的一屁股坐在王宝玉的肚子上,坐的王宝玉差点把晚饭都吐出來,随即,白牡丹怒目圆睁,将刀子架在王宝玉的脖子上,厉声道:“王宝玉,你要是再敢向女房东传递信号,老娘就将你凌迟处死。”

王宝玉连声哀求道:“白大侠,白老大,我再也不敢了。凌迟处死费工夫,我要是叫了起來,还得连累您,对吧?”

“油腔滑调!你最好乖乖的听老娘的话,否则,有你后悔的。”白牡丹放开了王宝玉,扯着王宝玉的前襟,将他从沙扔到地上,自己重新坐到沙了,翘着腿命令道:“去把电视打开。”

王宝玉呲牙咧嘴的揉着屁股爬起來,过去打开了电视,却站在原地不敢乱动弹,心想,这个娘们咋练的呢,这么有劲!只见白牡丹冲着他招了招手,说道:“过來,给老娘揉揉肩。”

伺候白牡丹,王宝玉当然一千个一万个不情愿,但识时务者为俊杰,在这种危险的时候,该低头的时候,还是要低头的,王宝玉只好过去,站在白牡丹的身后,给她揉起香肩來。

“嗯!力道还不错,一搭手就知道是行家。沒想到你对按摩还挺内行的嘛,沒少伺候过女人吧!”白牡丹被按的舒服,不由夸奖了王宝玉一句。

王宝玉苦着脸,沒想到自己跟李可人练就的按摩手法,竟然伺候起一个被通缉的毒贩子,有几次,王宝玉真想伸手去卡住白牡丹细长的脖颈,可是心里也在盘算,自己想要掐死她,大概需要三到五分钟,这段时间自己能否忍受住白牡丹的拳打脚踢?肯定不能。早知道这样,就该随身揣一把刀子,轻轻一抹就让她报销了。

哎,王宝玉深为遗憾的叹了一口气,手下的力道不由也加重了些。白牡丹就像是知道他想什么一样,对他出了严厉的警告,说如果他心存不轨,即刻让他灭亡。

王宝玉耐着性子,替白牡丹揉完肩,接着捶背,白牡丹一边看电视,一边舒适的享受着,王宝玉只能心里暗骂:臭婊-子,等到了警局,让电棍给你按摩,最好把你身上的洞都按摩个遍,让你在的颤抖中死去。

后背按摩的舒服,白牡丹干脆伸腿平躺在沙上,让王宝玉给她捶腿,王宝玉恨得牙根直痒痒,真想把白牡丹几拳头擂死,然后再扒光衣服,扔到猪圈里让猪啃烂她。心里骂归骂,但还是小心翼翼的替她捶起腿來,一边捶一边贱贱的问道:“这样舒不舒服啊?”

然而,更过分的事情接着來了,得到充分放松的白牡丹脱了鞋,露出了白嫩嫩的脚趾头,对王宝玉命令道:“过來,给老娘。”

说句实话,白牡丹的脚丫子,长得堪称完美,不胖不瘦,雪白滑嫩,可这毕竟是臭脚丫子,不是熊掌,再者说,给她按摩已经够下贱的了,如果再,这要是以后熟人知道了,王宝玉觉得,真得就沒法混了。就算沒人知道,自己这心里也怕是留下阴影了,往后在女人圈里可咋混?

“白牡丹,老子就是死了,也不会给你丫子的。”王宝玉嚯的站起身,断然拒绝道。

白牡丹嗖的一下,从身下拿出了刀,比划道:“让你舔是抬举你,多少人想舔还轮不到他们呢!快舔,别以为老娘只是嘴上说杀你,不敢真动手。”

“不舔,你就死了这份心吧!”王宝玉望着那把泛着寒光的尖刀,决然的说道。

白牡丹唰的一下,就把刀子抵在了王宝玉的胸口,还把王宝玉的衣服划开了一道,王宝玉顿时一身冷汗,脸都变了色。

王宝玉斜楞眼看了一下白牡丹的脚丫子,仿佛正散着臭气,再一看白牡丹嘲笑的表情,心一横,往前挺了挺胸脯,大义凛然的说道:“要杀就杀,老子死也不会给你舔臭脚的。”

白牡丹冷笑道:“你不是很怕死吗,刚刚还逆來顺受的伺候我,怎么这功夫倒能耐了?”

王宝玉说道:“不一样,我伺候你是为了好好的活着,但你不能践踏一个男人的尊严!”

白牡丹笑道:“你要是把我想象成你心爱的女人,那就愿意做任何事情了。”

王宝玉不屑的说道:“只可惜那样的女人还沒出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