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46 女术士

第三卷 县域扬名 846 女术士

“臭小子,又上來不怕死的劲头了,不错。”白牡丹收回了刀子,用欣赏的口吻说道。

王宝玉还是擦了一下额角的汗,妥协的说道:“白牡丹,如果我们能和平相处,你甚至可以在我这里躲一段时间。”

“我也是这么打算的,不过,你小子太鬼头,不是太可靠。”白牡丹说道。

“说起來,我们也沒有深仇大恨,抢了你们的货,那也是误打误撞。至于后來跟踪你们端了你们的老窝,那也是被你们逼的紧,实属无奈。”王宝玉尽量语气平和的解释道。

“老娘也很无奈,第一次沒杀成你,第二次又放了你走,我在谷爷那里,已经不好交代了。”白牡丹也点起一支烟,看似平静的说道。

王宝玉也点上一支烟,坐在沙发边上,问道:“那你为啥不跟谷爷在一起呢?”

“谷爷为了安全起见,一段时间内不让我接触他。”白牡丹说道。

“这个谷爷真是沒人性!”王宝玉装作愤愤的说道。

“少挑拨了,我來你这里也是有目的的。本來我是打算远走的,就是想让你帮我算算,该往哪个方向去才安全。”白牡丹直言不讳的说道,说完还是遗憾的叹了口气,感叹自己现在是病急乱投医,连这种江湖骗术都相信了。

王宝玉一听这话,心中一阵狂喜,让老子算卦,老子一定要忽悠你躲到遥远的边疆去,不,最好躲到国外去,永远也不回來。

“本人人送外号小神仙,对于我的算卦本事,您尽可以放心,再说,替人指点迷津,排忧解难,是一名术士的本分,既然大家都熟,这卦钱就免了。”王宝玉嬉皮笑脸的说道。

“好吧!那就算上一卦。”白牡丹爽快的答应道,能够看得出來,她确实很困惑。

王宝玉掏出铜钱递给白牡丹,为了不让白牡丹起疑心,净手的程序就免了。白牡丹倒是很虔诚的摇了一卦,是《水山蹇》,变卦为《水天需》。

王宝玉抓过旁边的一张纸,画上卦象,一幅认真端详思索的样子,还不时的在纸上画着,好半天也不说话,说实在的他这会儿想的不是卦象显示的含义,而是如何把这一卦附加上自己的意图。虽然这样有悖一个术士的职业道德,但是特殊情况特殊对待,顾不得了。

直到白牡丹不耐烦的踢了王宝玉一脚,王宝玉才表情凝重的开口说道:“作为一名负责任的术士,我直言相告,希望你不要激动。”

白牡丹拍了拍王宝玉的肩膀,不屑的说道:“老娘啥都经历过,你放心大胆说,吓不倒老娘的。”

“《水山蹇》为《易经》中四大难卦之一,这卦足以说明,你现在的处境非常不好,打个比喻,本來就瘸了腿,却还要走坑坑洼洼的路,这就更加艰难了。”王宝玉一边在纸上勾画着,一边认真地说道。

“废话,这些老娘都知道,说点有用的。”白牡丹不耐烦的说道。

“而变卦《水天需》,是云在天上,却无法下雨之意,表示一切东山再起的想法,是根本行不通的,现在要做的,就是休养生息,静待好时候的到來。”王宝玉又分析道。

“东山再起,怕是要等到猴年马月了。”白牡丹叹息道,又皱着眉说道:“王宝玉,你是不是沒听明白我的话,我想问得是,我应该躲到哪里才安全?”

“《水山蹇》,水表示水,也表示跟水像近似的物质,比如雨,霜之类。然而现在这个节气,对应的应该是雪。”王宝玉循循善诱的说道。

“有雪的地方?那就是雪山吗?你的意思是我必须躲到边远雪山去,跟那些喇嘛们混在一起。”白牡丹似有所悟的说道。

“差不多吧!变卦《水天需》,也有避世的含义,天呢,针对个人而言乾代表的是头,水呢!也代表油,总之这卦啥意思呢?就是头上擦了酥油,基本上就可以无忧了。”王宝玉说道,心里一阵子得意,这要是把白牡丹忽悠的出了家,自己也算是功德一件。

忽悠过头了,白牡丹先是沉默了片刻,忽然抬起脚丫子,一脚踢在了王宝玉的小腿上,王宝玉哎呀一声就蹲在了地上,幸亏她现在光着脚,要是那双小黑牛皮鞋踢上,怕是要骨折了,真他娘的狠。

白牡丹不屑的说道:“臭小子,跟老娘耍心眼,想骗老娘出家当尼姑,做梦吧!”

王宝玉捂着小腿,疼得呲牙咧嘴,不禁恼怒的说道:“是你找老子算卦的,老子不过是根据卦象实话实说了而已。”

“卦上真是这么说的吗?你刚才说的我沒听懂,你都给我写下來,我自己分析分析。”白牡丹督促道。

“你要是能分析出來,还要我们这些术士干屁吃啊!哎,别打,我写还不行啊!”王宝玉肚肚囔囔的拿出纸笔,把卦上的含义简单写了出來,料想这个疯娘们也看不懂。

白牡丹认真看着卦象,时而蹙眉,时而深思,俨然一副女道士的模样,最后她深吸了一口气,瞪着眼睛说道:“你说得根本不是实话。听我來给你解释。”

“你要是懂,还來找我干啥。”王宝玉说着,撩起裤子,看见腿上青了一块,心中暗骂这猪蹄子还真有劲,在地上稍微走了走,沒有大碍,只是看起來一瘸一拐的。

白牡丹扑哧一声笑了,说道:“这个什么,什么卦?喂,这个字念什么?哦,蹇卦,其实代表现在瘸腿的你,而我就是后面云在天上不下雨的卦,需要在这里好吃好喝的耐心等待。明白了吗?”

听起來还真像这个理儿,王宝玉捂住自己的腿愣住了,忽然觉得,白牡丹应该改行去算卦,不应该去贩毒,人才啊!超级有悟性。

不仅王宝玉这么想,白牡丹也很得意自己的这种解释,她麻溜的脱下外套,翘起二郎腿又悠哉的看起电视來了。

看时间已经不早了,王宝玉哈欠连天,不禁说道:“白牡丹,你准备咋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