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48 与狼共枕

848 与狼共枕

眼前的情形,令王宝玉几欲抓狂,他真想冲下楼去,把这只小狗给活剥了,或者扯着腿摔死,这时,小区里的一名中年妇女追了过來,口里含着宠物狗的名字:“乐乐,怎么又偷着跑出來了。”

小狗抬头冲着王宝玉狂吠了一声,中年妇女抬头看见趴在卫生间窗户上的王宝玉,上身精光,头发湿漉漉的,而且看狗的眼神似乎也有些奇怪,地上那条脏内裤显然也是他的,不由恼火的抱起小狗,安慰道:“乐乐,快回家,别搭理这个变态。”

“他娘的,你才是变态呢,养的狗也变态,居然吃香皂。”王宝玉暗骂道,示威般的举了举拳头,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一双有力的手抓住了自己的两个脚脖子,硬是将自己从窗口上给拉了下來,

王宝玉脚下不稳,努力维持自己的平衡,还是一屁股就坐在了卫生间的瓷砖地上,嘴巴差点就啃到了马桶上,不过只是这样也疼得鼻歪眼斜,倒吸着冷气,

不过,当王宝玉看清眼前的白牡丹,穿着自己的睡衣,一脸怒火,带着杀机,顿时忘了疼,连忙求饶道:“白大侠,我沒想别的,就是觉得屋里闷,开窗户透透气。”

“幸好我來的及时,制止了你挥手报信。”白牡丹嘲笑道,

“那根本不是挥手,是挥拳。”王宝玉苦着脸说道,

“性质是一样的。”白牡丹说着,使劲拉着王宝玉的腿,硬是将王宝玉贴着地,给拉到了客厅里,

幸好王宝玉左右晃荡,才不至于蹭伤了后背,但是,屁股肯定是磨破了皮,这功夫火燎燎的疼,

“臭小子,还敢不敢报信了。”白牡丹踩着王宝玉的胸口,恶狠狠的问道,

“白牡丹,老子真得沒报信,你咋就不信呢。”王宝玉觉得呼吸困难,带着哭腔说道,

“踩,踩,踩,踩死你。”白牡丹的脚使劲在王宝玉的胸口踩揉着,像是在踩灭一个烟头,王宝玉不禁难受的剧烈咳嗽起來,忽然,他从白牡丹敞开的睡衣下摆,瞥见了她的隐秘之处,

“白牡丹,你就是弄死老子,老子也要说,你那里该理发了。”王宝玉指着白牡丹的腿间说道,

白牡丹扑哧一声,被王宝玉给逗笑了,她收回脚坐到沙发上,说道:“臭小子,给你个教训,再敢动心眼,死路一条。”

王宝玉干笑着,郁闷的从地上爬起來,也不敢再去卫生间冲澡,只是用手忽闪了两下身上的水珠,便潮乎乎的套上了衬衣衬裤,问道:“白大侠,我可以去睡觉了吗。”

“好吧,老娘东躲西藏了一天,也累了,走,上床睡觉。”白牡丹说道,用遥控器关了电视,

跟白牡丹躺在一张**,无异于与狼共枕,王宝玉愣愣的站在床边,正想着自己是不是睡在沙发上的问題时,屁股便被人猛踢了一脚,还正好是那块受伤的地方,王宝玉嗷的一声惨叫,整个人便伏在了**,

“站在那里诈尸呢你,赶紧睡。”白牡丹麻溜的躺下,同时还关掉了灯,

真的失眠了,黑暗中的王宝玉忽闪着明亮的大眼睛,不时斜眼偷看白牡丹放在枕头下的刀,几番犹豫,还是不敢伸手过去拿,这惊动白牡丹的后果,将是难以想象的,

白牡丹睡觉倒是很有一套,直挺挺的像根木头,一动也不动,只是传來微微的鼾声,真不知道是如何练就这种功夫的,上次和光头司机打架的时候,倒是碰到过白牡丹的身体,感觉硬邦邦的,不知道摸上去手感会不会好一点,

王宝玉刚翻了个身想近距离研究一下,白牡丹的鼾声就停止了,这让王宝玉赶紧闭紧眼睛一动不动,实在不敢采取任何行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宝玉终于睡去了,梦中的他被一个杀手追赶,王宝玉紧张的满头大汗,拖着沉重的步法四处逃窜,实在跑不动便在地上爬,实在是苦不堪言,最后看见一片花园,王宝玉毫不犹豫的冲了进去,试图隐藏在百花之中,以躲过追杀,终于醒來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王宝玉惊愕的发现,自己居然紧紧的抱着白牡丹,而白牡丹并沒有拒绝,脸上竟然带着安适的笑容,

看起來白牡丹睡得很沉,这时不采取行动,更待何时,王宝玉轻轻抽回搂着白牡丹的手,向着白牡丹的枕头下面伸了过去,

叽叽喳喳,这时,一点红突然奏响了鸟闹钟,白牡丹猛然睁开了眼睛,直愣愣的看着王宝玉,王宝玉连忙换上了一个谄媚的笑容,舔了下嘴唇,暧昧的说道:“白牡丹,你身上的香味真好闻啊。”

白牡丹轻蔑了笑了笑,麻利的起身,同时抽出枕头下面的刀,冲着王宝玉挥了挥,说道:“未经老娘允许,你要是敢动坏心思,先割了你那个惹祸的玩意。”

王宝玉惊恐的连忙摆手道:“大侠误会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就是那么一说。”

白牡丹出去换了衣服,王宝玉一点睡意也沒有,也起床穿衣,猛然头上便被扔來的睡衣挡住了,只听白牡丹说道:“今天把这衣服洗干净了,上面全是你半夜流的口水,真是恶心死了。”

王宝玉一脸怒气,娘的,欺人太甚,王宝玉猛地扯下衣服,脸上却早已换上一副笑脸,柔声说道:“好的。”

一定要忍,王宝玉暗自咬着牙凑到窗户前,对着一点红恶狠狠的咬牙瞪眼,“烂鸟,早晚炖了你吃肉。”

“坏人,坏人。”一点红毫不示弱的叫了起來,气得王宝玉冲着它不停的挥拳头,

“哈哈,连个小鸟都为不下,瞧你这人品。”白牡丹闻听一点红的叫声,颇感兴趣的凑了过來,

“它见了谁都这样。”王宝玉犟嘴道,只是话音未落,“欢迎,欢迎。”一点红就谄媚的叫开了,还在笼子里跳上跳下,还冲着白牡丹展了展翅膀,

“小鸟,外面的世界多美好,等我杀了这个坏人,就想法把你放了。”白牡丹难得露出了一丝怜爱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