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49 幻想

849 幻想

“你要是敢放了它,女房东一定会跟你拼命的。”王宝玉嘿嘿笑着提醒道,

“哼,到时候她就沒命跟我拼命了,你别忘了老娘是干什么的,老娘会怕吗,你看既然这鸟红冠子是红的,那笼子上的彩丝穗儿就不该再有红色的了。”白牡丹鼻子里哼了一声,一把扯下王宝玉裤子上的扣子劈手冲着流苏弹过去,鸟不鸣,笼未动,那流苏却是飘飘洒洒从六楼坠了下去,

好,好功夫,一脸愕然的王宝玉只觉裤子一松,领子一紧,又被白牡丹揪着上厕所去了,

女房东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早餐居然也很丰盛,一再张罗白牡丹多住几天,吃过饭后,王宝玉皱着脸对白牡丹说道:“白牡丹,我是有工作的人,这要是不上班,很快就要被领导扫地出门的。”

“这我管不着,只要你离开这个屋子,肯定要去报警的。”白牡丹仔细的剔着指甲说道,

“白大姐,白祖宗,我发誓不报警,我现在可是正要升职,要是不去上班,这事儿肯定要泡汤的。”王宝玉低眉顺眼的哀求道,

“你要当县长了。”白牡丹问道,

“是主,主任,正的。”王宝玉心里一阵鄙视,这衙门你开的啊,就是在过去的烽火岁月里,这么年轻的县长能有几个,像我这样的,已经是只有小说里才会有的传奇了,

“唉,就这点官儿啊,你这个人怎么想不明白,要是惹恼了我,一刀结果了你的小命,什么都是空的。”白牡丹叹了一口气,居然还说出了一句富有禅机的话來,

王宝玉不甘心,又说道:“官是不大,但我要是总不去上班,说不准就会有同事找上门來看我,到时候,你还是一样的麻烦。”

白牡丹不在乎的说道:“你那些同事都是些酒肉饭桶,來了敲不开门自然就回去了,要是你那女房东捣乱,我就把他们一窝全端掉。”

王宝玉不禁哆嗦了一下,但好容易争取來的升职机会还是不舍得放弃,又说道:“你知道我公安也有朋友,他们的鼻子都很灵,如果我失踪的话,一定会猜到就是你们这伙做的,你功夫再好,还能好过那些枪子儿,恐怕还沒举起刀,你就被打成马蜂窝了,倒不如我平平安安的,他们也不会起疑心,是不。”

王宝玉的这句话,还是起到了一定的效果,白牡丹略一思索后说道:“好吧,你可以去上班,我马上就过去找女房东玩,如果我听到一点儿风吹草动,我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她,一条人命就掌握在你的手上,我死了也不算赔本。”

“我对着八辈祖宗发誓,我绝对不会去报警的,否则不得好死。”王宝玉颤抖着胳膊发誓道,

“算了吧,男人的誓言都是一个屁,说实话,还沒有屁有味道。”白牡丹鄙夷的说道,

“那我可以走了吗。”王宝玉小心的问道,

“快滚,省的我后悔。”白牡丹说道,

王宝玉如逢大赦,连忙过去拿包,刚走到门口,只听白牡丹冷冷的喝道:“站住。”

“大侠,您不会这么快就后悔了吧。”王宝玉沒敢动弹,苦着脸转头问道,

白牡丹走到近前,不由分说的夺过王宝玉的包,一顿翻腾之后,拿走了里面的两万块钱,说道:“这回走吧。”

“但是你也得跟我发个誓,我不在的时候,你不能伤害任何人。”王宝玉想了想,还是要个痛快话比较踏实,

“你他娘的爱走不走,老娘最讨厌受人摆布。”白牡丹眉间又燃起一丝怒火,

“别生气,我相信你。”王宝玉连忙头也不回的下楼了,一直坐到车里,这才终于松了口气,从车窗向上望去,只见白牡丹站在窗前嘿嘿笑着,从她手里闪亮的光泽可以看出來,她正在拿着刀警告自己,

在开车上班的路上,王宝玉难免进行了激烈的思想斗争,究竟该不该报警呢,几次拿起大哥大又放下,想起李可人对自己种种的好,又想起白牡丹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王宝玉最终还是选择了不报警,

在白牡丹沒有选择好逃跑方向的时候,王宝玉相信她轻易不会对自己下毒手的,想到这里,心里竟然稍稍安稳了一些,有句老话:该井里死不会死在河里,如果自己命中注定死在这个女毒贩子手上,那也是躲不过的,

暂时将她留在身边,也好从长计议,说不准还能感化了她,王宝玉这样想着,不禁又想的更远了,白牡丹感激涕零的依偎在自己怀里,感谢自己对她的再造之恩,走在大街上,任何人见了自己都鼓掌致敬,夹道欢迎,说不定领导一高兴,自己还真能混个县长当当,嘿嘿,想着想着,王宝玉脸上还浮现出了幻想中的得意,

刚到单位不久,王宝玉就接到了靳永泰的电话,让他过去有事商量,王宝玉猜测应该是关于自己提升为政研室主任的事情,便振作精神,斗志昂扬的來到了靳永泰的办公室,

“王老弟,尹主任提出退休,并且推荐你担任政研室主任的事情,你大概已经知道了吧。”靳永泰开门见山的问道,

“尹主任跟我说了。”王宝玉毫不隐瞒的说道,又问:“靳大哥,这回应该沒有问題了吧,我这也算是本部门内晋升。”

“这件事儿,我昨天跟孟书记报告了一下,他说明天开了会进行研究,并且让你也参加,你准备一份竞岗报告吧。”靳永泰并沒有直接回答王宝玉的问话,暗示他明天才会真正知道结果,

王宝玉心花怒放,既然要准备竞岗报告,那就说明,这件事儿多半八-九不离十,不禁笑道:“靳大哥,咱们又不是外人,在你看來,我这会提职有沒有戏。”

王宝玉再次追问,靳永泰只好说道:“王老弟,你知道,我这里肯定沒问題,关键是要看孟书记的真正态度,而且,马丰凯副书记也会参加的,他的意见同样很具有很重的分量。”

提到这个副书记马丰凯,王宝玉就觉得心里堵得慌,上次就是因为他的横扒拉竖挡,力挺程国栋,自己才沒有当上县委办的主任,而这一次,他估计也不会对自己改变态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