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50 竞岗

850 竞岗

一提起这茬,王宝玉就觉得心累,怎么这个世界上就沒件让人痛快的事儿呢,一个问題一个结果,多好,非得生出那么多的枝桠來,

但是,自然界就是这样的规律,每个人的命运都不会绝对意义上的一帆风顺,就算是写小说,你要是过早平淡的给了个结果,倒不如耐心细致的写,哪怕有几个书友拍着桌子催更,催的你心烦意乱,叫苦连天,其实也是值得的,

“我干脆弃权得了,明天少不了让人冷嘲热讽的点拨一顿。”王宝玉赌气的说道,

“呵呵,王老弟,凡事沒有结果之前都要努力争取,你现在就灰心了,不是简单的弃权那么简单,而是你已经输了,而且咱们的胜算也很大,其他几个竞岗人压力不比你小。”靳永泰呵呵劝道,

“靳大哥,您看我用不用给马副书记送点这个。”王宝玉动弹着手指,做出数钱的动作,

“那可不行,万一他利用这一点儿,反过來说你行贿,怕是你连现在的职位也保不住。”靳永泰连忙摇头表示根本不可行,

王宝玉暗自佩服靳永泰为人处事的老道,自己如果冒然去送礼,还真有可能给了马丰凯口实,可是,难道说就这样听之任之,还是有些不甘心,

“要不然,我先试着请他吃顿饭,沟通一下。”王宝玉又问道,

“不行。”靳永泰一口否定,“你跟他又不熟络,突然请他吃饭,他肯去吗。”

倒也是这个理,王宝玉一时间抓耳挠腮,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最后,叹气说道:“唉,不就是一个主任嘛,顺其自然吧,争不上拉倒,我现在也挺好的。”

“老弟,不能这么说,这个职位沒什么油水,可是,毕竟是正科级,垂涎的人也不在少数。”靳永泰皱着眉说道,

“靳大哥,我是真迷糊了,还请指点迷津。”王宝玉厚着脸皮又问道,

“其实,你也不用太担心,这一次开会,竞争这个位置的,也就四五个人,说起來,你还是具有优势的,我这边自然不用多说,就是孟海潮书记对你的能力,还是非常欣赏的,如此看來,咱们胜算已经超过了一半,现在你首要的任务,就是回去好好准备一份竞岗稿子,另外那一半胜算就要靠你自己的临场发挥了。”靳永泰说道,

听靳永泰这么说,王宝玉才稍稍安下心來,回到了办公室,王宝玉顾不上闲扯,埋头就开始认真的写报告,却沒有让周百通等人参谋,万一这件事儿不行,反倒是让他们对自己沒信心,可能起到相反的效果,而且这事儿事先还是要保密的,这个时候,对谁都要保持一颗高度的戒心,

到了下班的时候,王宝玉反复修改了好多遍,终于写出了一份自己比较满意的报告,开车回家,总觉得心情更紧张了,仔细想一想,才想起來家里还有个毒贩子白牡丹,唉,这日子过的,多不容易啊,跟一个女杀手在同一个屋檐下,还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加倍小心点儿吧,

本想给白牡丹买一套睡衣,也省的她穿自己的,打开包的时候,才发现钱都被白牡丹给拿走了,也只好就这样郁闷的回家了,

王宝玉一开门,就看见两个人女人,正在忙碌的往茶几上摆盘子,白牡丹则笑吟吟的说道:“表弟,你回來了。”

“小孩,瞧你表姐,干什么像什么,一手的好厨艺。”李可人也笑道,

“嗯,真是不错,色香味俱全,让人食欲大开,表姐,你啥时候学的啊。”王宝玉凑过去抽了抽鼻子,笑问道,

“谁像你,整天背着手溜溜达达,不学无术。”白牡丹翻着眼皮说道,还伸手手指在王宝玉脑门上点了一下,看起來好像真跟王宝玉是经常走动的至亲至爱,

王宝玉刚要坐下,猛然看见了屋子里挂着的两幅画,还是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这是两幅女性人体画,曲线玲珑,凸凹有致,画面上的人物不是别人,正是白牡丹,

看王宝玉一脸惊愕,李可人笑道:“小孩,你看你表姐这觉悟,为了艺术,甘愿奉献,哪像你,这不行那不好意思,枉为男儿。”

王宝玉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随后说了一句玩笑话:“表姐,沒想到你不穿衣服也很好看嘛。”

“那是,姐的体型,沒几个女人能比得上。”白牡丹颇为自信的说道,然后看了一眼李可人,笑道:“不过,自从我见到大姐后,我才发觉自己碰到对手了。”

“呵呵,你这孩子嘴巴真甜,好了,小烟,你们坐,我去盛饭。”李可人咯咯笑个不停,显然十分开心,

趁着李可人去盛饭的功夫,王宝玉不解的问白牡丹:“白牡丹,谁是小烟啊。”

白牡丹瞪了王宝玉一样,说道:“以后不许叫白牡丹,我刚给自己取了一个临时名字,白小烟。”

白小烟,王宝玉哑然失笑,小烟,小大烟贩子,不错好名字,王宝玉忍不住又抬头欣赏了画卷,夸赞道:“白牡丹,沒想到你还挺大方的,居然当起了人体模特。”

白牡丹的脸上倏然掠过一丝的伤感,说道:“王宝玉,你知道贩毒这种罪,到了哪里都是死刑,我也想留下点什么。”

“你既然知道这些,为什么不想着争取宽大处理呢。”王宝玉顺势开导道,

“闭嘴,无论到什么时候,我都不会出卖谷爷的。”白牡丹决然的说道,

王宝玉沒有继续说下去,不想再惹恼了白牡丹,晚饭过后,白牡丹依旧跟昨天一样,跟王宝玉一起洗澡,一起上厕所,然后同床共枕,

习惯成自然,王宝玉不像昨天那么紧张,也放弃了想要暗算白牡丹的意图,两个人倒也沒发生冲突,只是,一个性感十足、颇具诱惑力的年轻女人,睡在自己的身边,对于王宝玉而言,恐惧的折磨消退了,欲望的折磨却又升起來了,如此反反复复,又是到了半夜才睡着,

第二天上午,在党委办的会议室里,在孟海潮、马丰凯、靳永泰的主持下,关于政研室主任任职人选的讨论会议,正式召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