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51 初步评议

851 初步评议

來政研室这么长时间,王宝玉还是第一次见到党委副书记马丰凯,这个人几乎常年抓不着人影,更主要的是,王宝玉现在的职位,跟他根本就沒有交集点。

马丰凯年近五十,长得倒也是方头大脸,浓眉直鼻,颇有些威严,只是那不停转悠的眼珠子,显示这个人是很难斗的,绝对不可小视。

跟王宝玉坐在一排的,还有几个他并不熟悉的人物,这也不奇怪,现在的王宝玉,整天只是坐在政研室四人小办公室里,看报写报告,喝茶聊天,跟其他部门的人,接触很少,自然认识的人也少。

看人员基本上到齐了,靳永泰说道:“各位领导,今天的干部讨论选拔会,很荣幸得到了孟书记和马副书记的关心,让我们表示欢迎!”

下面的人立刻鼓起掌來,孟海潮微微点头,嘴角扬起一丝和善的笑容,而马丰凯则沒什么反应,表情平静,确切说还有些冷漠。

靳永泰又说道:“想必在座的各位都知道,今天我们要对政研室主任一职,进行初步的评议,本着公开透明民主的原则,希望在座的各位,都能够积极陈诉自己对这一职位的理解,以及对如何做好这项工作,大胆提出建设性的工作构想!”

王宝玉听着靳永泰的话,心里颇有些鄙视,谁不知道,当今干部的任职,都是领导上指下派,一句话的事儿,自己也真是点背,赶上这样一个沒啥权力的职位,还搞出了所谓的公开和民主,几个人一块竞争。

靳永泰说完这些,看了看孟海潮,孟海潮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各位的工作都很繁忙,那就开始吧!”

跟王宝玉一起争夺这个岗位的,无一例外都是各机构的副职,首先站在來说话的是,是经贸委的刘副主任,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照本宣科,先是强调了政研室在辅助党委工作中所起到的重要作用,然后又说了自己上任之后,会采取的工作方法,无非是加强论文质量,多出好好文章,积极提建议之类。

陈词滥调,王宝玉最听不惯这种所谓的大理论,但是,孟海潮却听得很认真,不时用笔在纸上记着,显示作为大领导认真听取意见的工作态度。

紧接着,又有两位副主任级别的干部分别进行了报告发言,一位是发改委的,另一位则是法制办的,他们的发言,跟先前经贸委那位刘副主任,差别并不大,甚至有些词语听起來,几乎一样,肯定是在同一份资料上抄下來的。

孟海潮笔下记录的速度明显缓慢了下來,有时干脆不写了,只是拿着笔时而点一下纸面,而马丰凯则还是正襟危坐,面无表情,让人猜不透他心里想的是什么。

再下來作报告的一位是信访办的副主任,他只有三十出头,油头粉面的充满了世俗的味道,显然,他准备不足,报告中漏洞百出,有些错误,甚至连王宝玉这种对工作不求甚解的人都能听得出來,这位副主任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最后他强调道,自己虽然文笔不佳,但却有着一颗为国为民的赤诚之心,只要领导肯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轰轰烈烈的干出一番成绩來。

副主任是斗志昂扬,意志坚定,吐沫星子乱飞,大声吐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他面带微笑,挺胸抬头收腹,而且下巴微昂,很像是刚刚结束舞蹈的芭蕾演员一样,等待大家热烈而真诚的掌声。

然而,会议室还是静悄悄的,只是不时传來翻阅纸张或者喝茶的声音,此刻的王宝玉对前面几位的陈述当然也并不在意,他听得实在无聊的时候,还是会想到家里潜在的危险,偶尔也会想起过去的日子,想的最多的也许还是那些凸凸翘翘的美好的事物,总之,不管是健康的还是不健康的,都不会让自己像听报告一样忍不住打哈欠。

沒有任何**,孟海潮的表情带着点失望的味道,眉梢些许有些紧凑,看起來不是太满意。

最后轮到的是王宝玉,这一点,王宝玉还是要感谢靳永泰,这最后发言,还是有很大优势的,正常情况下,压轴大戏都放在后头。

“王副主任,你也讲讲吧。”靳永泰说道。

王宝玉抖擞一下精神,拿起稿子,刚要说话,这时,却传來了敲门声,随即,一个身板挺直,精神焕发的人微微含笑的走了进來。

王宝玉一看这个人,心里难免咯噔一下,进來的不是别人,正是当今的县委办主任程国栋,大概是程国栋回來上班,听说了这件事儿,有意过來的。

娘的,來的真是时候,不是特意等老子发言的时候才进來的吧,王宝玉心里一阵骂娘。

“国栋,身体恢复的怎么样啊。”孟海潮笑问道。

“应该沒事儿了,谢谢书记的关心。”程国栋谦卑的点点头,举手投足之间依然是英气十足,大概是恢复的差不多了。

“你來的正好,我们正在讨论评议政研室的主任一职,跟你还有关系,一起坐下來听听吧。”孟海潮说道。

程国栋冷冷的看了一眼站立的王宝玉,坐了下來,靳永泰冲着一名工作人员使了个眼色,工作人员便过去收了已经发过言那几位副主任的发言稿,放到了程国栋的跟前。

“王副主任,你开始说吧。”靳永泰又说道。

王宝玉看了看面若寒霜的程国栋,又看看了像个木头一样的马丰凯,心一横,开口说道:“各位领导,作为政研室的副主任,我深知政研室的重要性,可以直言不讳的说,政研室,就是县委领导的大脑,是参谋,是决策的理论基础,有着不可取代的作用!”

“小王,捡重要的说。”一直也沒说话的马丰凯,突然有些不耐烦的提醒道。

程国栋依然看着自己手里的稿件沒有抬头,但王宝玉还是瞥见了他眉眼间那丝來不及掩饰的嘲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