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52 僭越之嫌

852 僭越之嫌

王宝玉一听这话,那是老大的不高兴,脸也禁不住拉下來了,靳永泰适时的咳嗽了一声,似乎提醒王宝玉在这种场合下,还是不能表现出不快,

王宝玉呵呵讪笑了两声,直接略过了报告的前两页,大声说道:“我个人觉得,政研室有必要进行改革,不能只是坐在办公室里看报纸读材料,纸上谈兵,闭门造车,缺少了实际经验,否则理论也将是苍白无力的,甚至充满了臆想的成分。”

此话一出,立刻一片哗然,沒有一个人想打瞌睡了,大家都觉得,王宝玉不知深浅,像改革这种事情,那都是上级领导提议,还要经过几次开会讨论才能决定的,王宝玉只是一个小小的副主任,在这种场合下说这种话,显然有僭越的嫌疑,

靳永泰不禁皱了皱眉头,委婉的道:“王副主任,先保留个人看法,谈谈如何开展好政研室的工作吧。”

马丰凯也用嘲笑般的口吻说道:“沒想到,王副主任年纪轻轻,还是个敢于改革创新的人物呢,这种人才不适合在政策研究室,而是应该去发改委。”

一直低头看报告的程国栋,却突然笑着说道:“王副主任,尽管大胆直言,也许有些建议对于县委办开展工作,也能够起到一定的参考作用。”

程国栋居然向着自己说话,这让王宝玉一时间摸不清头脑,不知道程国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是,凭着一种敏感和直觉,他总觉得程国栋的笑容里,带着些耐人寻味的味道,

脑瓜飞速的转了几圈后,王宝玉也想明白了,程国栋之所以这么说,目的无非有两个:一是向在座的领导们传递一种高姿态,自己对于王宝玉以前对自己的的所作所为,大人大量,既往不咎,予以宽恕;二是他在鼓励王宝玉说得更大胆一些,最好口出狂言,惹怒领导们,到时候遭罪的,还是王宝玉自己,

虽然知道程国栋揣着个坏心思,但王宝玉还是决定说出自己的想法,当然王宝玉之所以这么做也并非是像以前的鲁莽,关键是他见孟海潮并沒有流露出反感的表情,也许这就是最好的鼓舞,

王宝玉壮起胆子,又说道:“政研室的工作开展,简单说來就是要走出去,看清楚,写出的论文要理论结合实际,少说空话套话废话,要因地制宜,因时制宜,紧跟党的政策,为领导们的正确决策,提供有价值的参考意见。”

王宝玉讲完了,屋内却是异常的安静,沒人鼓掌,也沒人说话,最后,还是孟海潮带头拍了几下,下面的人才跟着鼓起掌來,

“这要是整天出去逛荡,还有时间写论文吗。”马丰凯盯着王宝玉的脸,不客气的问道,

王宝玉很讨厌这幅嘴脸,这场会议,马丰凯总共说了三句话,却都带着看自己不顺眼的意思,每句话里都带着刺,

“有些常年不上班的领导,不也沒耽误了工作嘛,可见时间只要是肯挤,总是能挤出來的。”王宝玉脑子一冲动,又忘了诸多前辈至交对自己的叮嘱,对着马丰凯直言道,但即使这么说的份量,王宝玉也是耐着性子,打了折扣了的,其实他是想打个奶牛的比方的,

马丰凯的脸上,立刻罩上了一层寒冰,在座的人都听得出來,王宝玉就是说的他,县委里谁不知道,马丰凯是常年不上班的,可是,一个小小的副主任,居然敢指责堂堂县委副书记,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胆子也忒大了,

“王宝玉,你什么意思。”马丰凯冷冷的问道,在座的人都能听出來,他对王宝玉直呼其名,明显带着非常不友善的味道,

“我只不过说了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題而已,马副书记何必用这种语气说话呢。”王宝玉上來了犟劲,不客气的说道,

“那你又是如何发现这个问題的呢,将來又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題呢。”马丰凯鼻子里发出一声哼,恼怒的问道,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但如果等我当了主任,这些问題我都会好好处理一下的。”王宝玉毫不示弱的说道,

马丰凯嚯的站了起來,冷笑道:“一个小小的主任,难道说还能翻了天了。”

王宝玉说道:“我们的每一分权利都是人民和国家给的,谁也沒有资格翻天,我们却有本事还原一片朗朗晴天。”

靳永泰急的直朝王宝玉挤眼睛,王宝玉只当沒看到,又嘿嘿笑道:“走得正,行得正,就不用怕别人说什么。”

“你行。”马丰凯狠狠的说道,猛的拍了一下桌子,站起身來,拂袖而去,

孟海潮也默不作声的起身离去,但他的表情却真的可以算的上是平静,会议开到这个程度,已经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了,靳永泰宣布散会,程国栋则嘿嘿冷笑,对王宝玉说道:“王副主任,还是回去老老实实的写报告吧。”

“程主任,积点口德吧,小心下次沒嘴说话了。”王宝玉还嘴道,

“你小子休想吓唬我,还是考虑考虑自己吧。”程国栋说完,便脚步轻快的离去了,

王宝玉也沒理他,心中却也后悔,只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天下沒有卖后悔药的,政研室主任的事情,肯定是沒戏了,别的倒沒什么,就是辜负了老主任的一片热心,不是自己管不着自己性格,就算是在这些人面前装孙子,他们也未必会放过自己,

时光悄然而逝,转眼之间,半个月就过去了,到了深冬的时节,一场大雪,让天地之间充满了圣洁的味道,

跟白牡丹一起同床共枕有一段时间了,好在并沒有发生横尸在床的惨案,但日常的小摩擦还是不断,白牡丹渐渐相信了王宝玉不会去报案,而王宝玉并不是不想报案,只是投鼠忌器,还有一个整天不出门的李可人,成为了白牡丹牢牢把握的人质,只能就这样过了,

由于跟白牡丹熟了,王宝玉渐渐放松了下來,这天晚上,他忍不住向她问了一个问題:“白牡丹,党委办的程国栋挨打的事情,是不是你们的人嫁祸给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