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58 不同的温柔

858 不同的温柔

“你们帮我算笔账,就拿县一中來说,所有费用加起來,一年能收多少钱。王宝玉沒有搭理周百通的问话,反问道。

石立宏经常给家里买菜,对算数比较敏感,他掰着手指头,慢慢说道:“学费,学杂费、补课费、辅导教材费加上集资款,就算两千!”

王宝玉着急的说道:“这些就不用重复了,快说结果!”

“每个年级八个班,每班八十人,一共三个年级……”石立宏继续说道。

王宝玉耐着性子等了足有五分钟,石立宏才终于算出了结果,说道:“大概三百八十万吧!”

“这要是再加上高中的,办学校还是蛮赚钱的嘛。”王宝玉说道。

“王主任,像一中这类学校,收了钱绝大部分都是要上交给教育局的,再由教育局根据学校报上來的项目,重新下拨配套资金,钱不见得都能进一中的小金库。”周百通眨巴着眼睛说道。

“那这么说,教育局很有钱了。”王宝玉瞪大眼睛说道。

“这是当然,咱们县里,顶数教育局的楼像样了,车也是换了新的先给他们用。”周百通说道。

王宝玉脑子一阵飞速旋转,这只是一中,还有二中,三中,职业中学,另外还有小学,乡镇级学校,教育局还真是一个肥的流油的好地方。

“你们谁知道教育将收上來的钱,究竟支出在什么地方。”王宝玉问道。

三个人纷纷摇头,建议王宝玉去审计局查账,别的部门,根本不可能知道教育局的账目,但有一点是不容置疑的,教育局的官员们,办公的地方,是好楼,开的车,也是高档轿子,连秘书都格外漂亮。

一听到这些,王宝玉就觉得來气,有的孩子上不起学,而当官的却开着好车,出入高档酒店,搞不好还找个小情人搂着,听起來有点沒人性。

正开着会,王宝玉的大哥大响了,一看号码,是恒通旅行社的,王宝玉连忙挥手宣布散会,接起了电话。

“宝玉,你最近还好吧。”是冯春玲的声音,王宝玉这才想起來,差不多有一个月沒给冯春玲打电话了,连忙带着歉意的说道:“春玲,不好意思,最近工作忙,也沒顾得给你打电话!”

“嗯,就想问问那些事儿都过去了吧,不知道这样打给你是不是很冒昧。”冯春玲柔声的问道。

“已经沒事儿了。”王宝玉皱着脸撒谎道,他总不能说,女毒贩子就住在自己的家里吧,但是说完了这些王宝玉就不知道再说什么了,两人彼此握着电话冷清了足有半分钟。

冯春玲首先开口打破了沉默,说道:“前两天四爷交代,要跟上时代的步法,给旅行社添置一批电脑!”

王宝玉高兴的说道:“这个好啊,我看现在电脑这玩意是越來越普及了,四哥这个决定很正确!”

“呵呵,四爷还说给你也配一台。”冯春玲笑着说道。

“还是四哥了解我的心思,我正缺一台呢,春玲辛苦你了。”王宝玉咧着嘴笑道。

“这沒啥,就是还得去培训微机基础知识,想想就头疼。”冯春玲说道。

“有啥能难倒我家春玲的,聪明漂亮,温柔体贴,学个电脑那是不在话下。”王宝玉嬉皮笑脸的说道。

“呵呵,讨厌,想你了……”冯春玲低声说道,也许是真正成为了王宝玉的女朋友,冯春玲的声音听起來格外的温柔,王宝玉听得是浑身一阵燥热。

“春玲,晚上咱们去富宁大酒店吃饭。”王宝玉说道。

“真的啊,那可不可以带上叶姐。”冯春玲兴奋的问道。

“带她干什么。”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她最近工作很出色的,再说跟你也熟。”冯春玲解释道。

放下电话后,王宝玉一时间搞不明白冯春玲为什么要带上叶连香,原本的二人世界,中间加上一个曾经跟自己有过肉体关系的娘们,就显得大煞风景了,但拒绝就显得不太好了,何况还是冯春玲的要求呢,王宝玉便点头同意了。

放下电话,王宝玉心里还是有些小激动,好几个月沒碰春玲了,想想她红润的嘴唇,白嫩的皮肤,王宝玉就恨不得时间能够过得快一点儿。

正想着,大哥大又响了,接起來一听,居然是吴丽婉打來的。

“宝玉,你最近还好吗。”吴丽婉说着跟冯春玲同样的话,声音同样很温柔,王宝玉听了不是燥热而是烦躁,同时还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吴副镇长,有何赐教啊。”王宝玉不耐烦的说道。

“呵呵,讨厌,想你了……”吴丽婉低声笑道。

“吴小姐,您还是去想别人吧,我们之间,根本不可能。”王宝玉立刻冷冷的打断了吴丽婉的幻想,毫不留情的说道。

“宝玉,你真的对于我们的过去一点都不记得了吗,哎,我知道你一时间还想不起來曾经对我的承诺,不过,我会等你的。”吴丽婉也不生气,依旧非常温柔的说道。

“吴丽婉,咱们不要这样好不好,你真的该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了,我担心你的身体状况现在很糟糕。”王宝玉皱着眉问道。

“你心里还是牵挂我的,是吗,沒关系,我不累,手里的工作都交给别人了,我每天唯一做的事情就是想你,唉,我一定要想办法治好你的病,宝玉,不打扰你了,我会尽全力帮你的。”吴丽婉叹息的说道。

“用不着。”王宝玉恼怒的挂了电话,娘的,老子不是怕你累出好歹,是怕你精神病复发,而且更严重了。

不过幸好自己在县里,王宝玉一阵庆幸,这要是还在清源镇,吴丽婉的固执劲,肯定让自己苦不堪言,而且对方是个精神病,碰到这种事儿只能忍着。

下班的时候,王宝玉给房东李可人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晚上有人请吃饭,可能要晚回去一会儿,其实王宝玉这是说给白牡丹听的,不想让白牡丹起疑心。

來到富宁大酒店实现订好的一间小包房,沒过多久,冯春玲和叶连香就进來了。

“宝玉,越來越有男人味了嘛。”叶连香扭着腰肢,咯咯笑道。

“你的意思是我以前不像个男人。”王宝玉嘿嘿的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