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59 寸有所长

859 寸有所长

王宝玉说完就觉得有些后悔,这话怎么听都有些暧昧,但叶连香是何等人物,眼珠骨碌一转,面不改色的呵呵调侃道:“以前啊,是个不成熟的男人,你看我大你这么多,在我眼里就是个小孩嘛。现在可是风度翩翩,精神头也足,是不是最近有啥好事儿?”

叶连香问到这里,冯春玲又习惯性的咬了咬嘴唇,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然而王宝玉却没有领会两个女人的含义,很随便的说道:“啥也没有,就是刚刚当上个主任而已。”说完,王宝玉看见冯春玲猛地抬起头来,眼中露出些许失望,她以为王宝玉想说最近交了女朋友呢。

“啊?又升了?简直是超生啊!怪不得想起来请我们姐妹吃饭了呢!”叶连香咯咯笑道,看来王宝玉高升,她是发自肺腑的高兴。

“这么说就不对了,以前我也没少请你吃饭啊!”王宝玉说道。

“好汉不提当年勇,别给点小恩小惠就记着,不好。嘿嘿,最近有没有新处女朋友啊?”叶连香毫不在意的直接问道。

见冯春玲始终没说话,只是渴望的目光盯着自己,王宝玉终于明白了冯春玲的用意。不知道为啥,王宝玉现在很反感这样的话题,但是想到冯春玲的好以及她的付出,还是不由伸手拉过冯春玲,说道:“叶姐,这就是我的女朋友。”?”“

“真的啊!”叶连香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问道。

“当然,要不我们亲一个,证明一下?”王宝玉嬉皮笑脸的对冯春玲说道,同时歪过脑袋去,努起嘴巴。

冯春玲大红着脸伸手轻轻推开王宝玉伸过来的嘴,说道:“讨厌,叶姐还在这里呢!老实点儿。”

“我不在意。”叶连香咯咯笑道,她确实不在意,因为,她从来就没有对王宝玉抱有任何有结果的幻想,如果说幻想,那也就是幻想着跟王宝玉上床。

酒菜很快就上齐了,王宝玉左边是冯春玲,右边是叶连香,大有左拥右抱的架势,三个人边吃边喝边聊,没有一丝的拘束,王宝玉同样觉得很畅快,毕竟这些天,难得如此的放松,虽然白牡丹现在对自己的态度好了很多,但王宝玉还是时刻揣着个小心。

酒至半酣,王宝玉坏笑着问叶连香:“叶姐,听说你最近工作成绩显著,是不是用了什么特别的手段?”

叶连香和冯春玲都听出王宝玉话里的意思,冯春玲只是捂着嘴笑,叶连香撇嘴说道:“宝玉,不能瞧不起人,姐现在,那是全凭八面玲珑的社交本领。基本上,来旅行社的客人,全部拿下。”

“叶姐,这事儿可不能全靠忽悠啊?”王宝玉担心冯春玲不好意思说他,不由的提醒道。

“怎么能是忽悠呢!不信你问冯总,我在业务上,那是很过硬的。”叶连香颇为自信的仰着脸说道。

“叶姐对于各个旅游线路的优势,可以张口就来,而且,对客人也有足够的耐心,所以每次意见回馈,叶姐的评价还最高呢,因此积攒了不少回头客,旅行社的业务现在就是一个开门红,叶姐功劳最高!”冯春玲坦言道。

王宝玉一听这话,真的高兴了,他原本最担心的,就是叶连香不正干,没想到叶连香竟然改头换面,开始力争上游了。也许这就是她的性格使然,找到了合适的发展环境,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嘛。

“哈哈!那就汇报候总,多加工资。”王宝玉高兴的说道。

“不瞒你说,我现在一个月的工资,快赶上原来在政府半年的,怪不得那个韩涛下海养蛤蟆去了呢!”叶连香说道。

王宝玉笑道:“这么说,你的工资还是我的好几倍呢,那是不是该你请我们吃饭了?”

叶连香撇嘴说道:“姐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只能沾不能出,否则那是要了我的命了。”

话音一落,三个人都开怀的大笑了起来,王宝玉更高兴,又喝了两杯,这时,他的大哥大又响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王主任,我是范金强。”

“范警官,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啊?”王宝玉皱着眉头问道,以为是公安局那边,嗅到了白牡丹在自己那里的风声。

“我始终觉得对不住你,明晚想请你吃饭,不知道肯不肯赏脸?”范金强很客气的说道。

一听范金强这么说,王宝玉这才放下心来,笑着说道:“范警官,不用等明晚了,我就在富宁大酒店,你赶紧过来吧,人多热闹!”

“这,怕是不太好吧?”范金强犹豫的说道。

“来吧!都是我的朋友,两位美女哦!”王宝玉笑道。

“好!我马上就过去。”范金强爽快的答应道,放了电话,不知道是不是听到有美女的缘故。

王宝玉喊服务员添了一双碗筷,自己则起身去上厕所,刚出包房的门,就听到斜对面的大包房里,交杯换盏,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一个服务员端了一盘菜进去,王宝玉从门缝往里看了一眼,只见衣着打扮像是公家人。

“请问,这是哪个单位在这里吃饭啊?”王宝玉好奇的问走廊里的女服务员。

女服务员小声的说道:“是教育局的。”

一听是教育局的,王宝玉就来了兴趣,同时也很来气,有的学生上不起学,他们却好意思在这里大吃二喝。

王宝玉笑着说道:“我是镇党委那边的,你知不知道里面都有谁,我也琢磨一下,要不要过去敬个酒?”

女服务员摇头道:“我只是服务员,哪能认识那些领导呢,不过我听说他们好像在研究寒假勤工俭学的事儿。”

山珍海味的研究勤工俭学的问题?这大冬天,冰天雪地的,上哪儿去勤工俭学?难道说让学生都去小餐馆刷盘子,或者拿着筐到乡下去捡硬邦邦的马粪蛋子?这分明就是找个由头,就到这里公款吃喝嘛!

正说着,屋门打开了,里面勾肩搭背的走出来两个人,都是红头涨脸的,看来喝了不少酒。女服务员看了王宝玉一眼,示意他要不要进去敬酒。

“那还是算了,别打扰他们。”王宝玉说道,转头奔厕所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