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72 遇袭

872 遇袭

王宝玉觉得孟耀辉的话不无道理,一旦吴丽婉找到了所谓的“秘方”,肯定第一个來找自己,想到这些,王宝玉觉得脑袋很大,吴丽婉比起白牡丹來,肯定要更可怕,

“她走了几天了。”王宝玉问道,

“确切说,我是昨天收到这封信的。”孟耀辉答道,

“不就是说昨天走的吗。”王宝玉不耐烦的问道,

“不好说,我平日工作和她沒什么交集,见面次数不多,最后一次见面可就得说是一周前了。”孟耀辉掰着手指头认真的分析道,

“孟耀辉,你这次來,想沒想着在你叔叔面前给我美言几句啊。”王宝玉转移了话題,嘿嘿问道,

“你小子还真是不知足啊,要不是我叔叔力挺你,你怎么会当上政研室的主任。”孟耀辉瞪着眼睛说道,

“你也知道,这个位置呢,沒啥权力,还是调动一下的好。”王宝玉说道,

“你说得也是,就你那水平,还真不太适合这个岗位,去妇联抓妇女工作还行。”孟耀辉笑道,

“唉,我还是宁愿呆在这里。”王宝玉叹着气说道,

“也是啊,要是个个都像吴丽婉那样的,这工作可沒办法开展。”孟耀辉笑道,

“哪壶不开提哪壶。”王宝玉不悦的说道,

“王宝玉,说正经的,这一次來,跟我叔叔也沒说上几句话,他很忙,下次一定约他出來,咱们一起吃顿饭。”孟耀辉说得很认真,甚至还带有一丝愧意,这倒让王宝玉心里觉得挺不好意思了,

“谢了。”王宝玉真诚的敬了孟耀辉一杯,至此,自己又交了一个铁哥们,虽然以前有些不愉快,

两个人边喝边聊,谈的很是畅快,一直快到十点,王宝玉才忽然想起白牡丹制定的十点之前必须回家的规矩,不顾孟耀辉的嘲讽和疑问,连忙散了酒局,开上车极速往家赶,

车开到到了小区楼下,正好十点,王宝玉嘿嘿一阵笑,自己还算是准点,下车锁了车门,王宝玉就要往楼道里去,可就在这时,几个小痞子模样打扮的家伙,从楼道里走了出來,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笑,

傻子也明白他们是冲着自己來的,但再聪明的人也不容易猜到他们为什么冲自己來,王宝玉心中凛然一惊,不由警觉的往后退了几步,走在前面的一个小痞子,染着黄头发,他对王宝玉嘿嘿一笑,冲着后面招了招手,这些人立刻快步过來,围住了王宝玉,

“你们想干什么。”王宝玉感到事情不对头,却装出很无畏的样子,大声问道,

“干什么,嘿嘿,揍你这个狗日的。”黄毛说道,

“我又沒得罪你们,谁派你们來的。”王宝玉寒着脸问道,

“这你不用管了,快把跟那个警察整的录像交出來。”黄毛说着,回手在腰间抽出了一把寒光闪闪的砍刀,

王宝玉心里咯噔一下,他一下子明白了,一定是孙主任泄露了那天录像的事情,侯长斌找人來报复自己了,

“什么录像。”王宝玉明知故问的说道,

“别他娘的装迷糊,今天不交出來,就是你的死期。”黄毛脸上露出了一丝狞笑,挥舞着砍刀,步步逼近,其余那些奇装异服的小痞子们,也跟着吵嚷道:“快交出來。”

“我劝你们还是不要趟这次浑水,赶紧走吧,这里可是居民区,说不准现在就有人报警了呢。”王宝玉打量着四周,见自己被围得无路可逃,连忙对黄毛劝说道,

“所以啊,限你三十秒内拿出來,等警察來的时候,我们就开溜了。”黄毛不在乎的说道,

“录像不在我这里,在警察那边,还沒有给我。”王宝玉说道,

三十,二十九,二十八,王宝玉这边说着,黄毛已经伸着手指头倒计时了,

“这位大哥,别数了,我真的沒有。”王宝玉斜眼看了看那些月光之下闪着寒光的砍刀,慌张的摆着双手,

“耍老子是吧,给我打。”黄毛一声令下,王宝玉周围的几个小流氓,立刻冲了过來,王宝玉左推右挡,怎奈对方人多,还是结结实实的挨了几下子,打的他头昏眼花,蹲在了地上,

小区中的一些窗户,明显已经打开了,可是,就是沒有人敢下來拉架,也许是抱着看戏的态度,竟然沒有人去报警,

王宝玉的后背和屁股上,又连续挨了好多下,不知道哪个狠心的用刀背砍了他一刀,王宝玉疼的一下子就蹲在了地上,胳膊紧紧护着脸,以免被这帮流氓打毁了容,

黄毛手中拿着刀,嘿嘿冷笑着对王宝玉说道:“老子劝你还是识趣点儿,否则就给你的脸上留下一条疤。”

“大哥,大哥,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沒必要为别人拼命。”王宝玉试探的再次劝说道,

“命,你的命还能比钱管用。”黄毛不屑的吹了口气,额前的毛发随之就飘动了几下,接着说道:“这小子嘴太硬,先跺他一根手指头,让他知道点疼。”

黄毛这么一吩咐,手下的人就立刻像见了荤腥的猫,再次向王宝玉围了过來,

“我干你娘的。”王宝玉一个纵身,死命抱住了黄毛的腿,这一股冲劲,一下子便将黄毛冲翻在地上,王宝玉毫不手软的就冲着他的**,狠狠的抓了一把,

黄毛一脚踢开王宝玉,捂着裤裆吱哇乱叫,带着哭腔骂道:“打,给老子打死他。”

小流氓们又挥舞着拳头冲了过來,黄毛也拿着刀,气恼的冲着王宝玉砍了过來,王宝玉两眼一闭,知道这一刀下來,自己肯定是要挂彩的,只能用胳膊护住了脸,

就在这危急时刻,一个黑影从楼道里冲了出去,上來一脚就将黄毛踢了个狗抢屎,然后,手脚齐发,每一下不是打在面门,就是踢中要害之处,很快,小流氓们不是破鼻子,就是嘴角流血,变得惨不忍睹起來,

王宝玉偷眼看去,只见这个人蒙着面,不过,一看体型,他就乐了,不只是高兴,还挺开心,也许有人会问,高兴和开心不是一个意思吗,运用到王宝玉身上,高兴是得救了,开心还带有点得意的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