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73 别走

混世小术士 873 别走 无忧中文网

王宝玉自以为貌比潘安,多情多义,也许已经打动了这个女魔头的芳心,说不准她现在就爱上自己了也不可能,想到这里,王宝玉都忘了身上的疼痛,一个人蹲地上傻乐。只是这都说半天了,來人到底是谁啊?白牡丹。

白牡丹正在屋里上网,忽然听到楼下有打斗的声音,立刻机警的从窗口向下一望,却看见王宝玉正在挨揍,想到这个臭小子被人暴揍,她心里倒有几分乐呵,饶有兴致的当起了旁观者,但是凭着“职业敏感”她发觉这群人出手很重,王宝玉又不懂避让,这样下去不死也得残,于是连忙几下换了衣服,蒙上脸冲了下來。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这让流氓们很是上火,他们不甘心的又冲了过來,有人还拔出了刀子。白牡丹久经沙场,她嘿嘿冷笑,一阵左勾手,右勾拳,扫堂腿,几把雪花花的刀子伴随着惨叫之声飞到了天上,闪过一道道银线,最后噼里啪啦的落在了地上。

“小杂种,有几下子啊!”黄毛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挥着刀子就扑了过來。白牡丹一声冷笑,一抬脚,正中黄毛的面门,这一下,黄毛的脸立刻成了血葫芦,估计,鼻梁骨已经塌了。

“不要打坏他们。”王宝玉连忙喊道,他可不想让白牡丹搞出人命來。

白牡丹又是一阵飞脚,踢得这群流氓开始哭爹喊娘起來,个个捂着肚子,站不起來了。“我鼻孔出血了!”“操,你才一个,我两个鼻孔都出血了!”“娘的,都给我闭嘴,老子鼻子都沒了!”黄毛指着地上的几个弟兄狠狠的骂道。

“快滚!”白牡丹粗着嗓子喊道。

小流氓们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再往前來,领头的黄毛见此情形,抹着脸上的血,带着哭腔命令道:“都给老子走,王宝玉,这事儿沒完。”

“你再说一句,就让你们都死在这里。”王宝玉冷着脸说道。

“哎呀!真倒霉啊!”黄毛哀叹了一句,带着残兵败将,迅速离开了这里。

王宝玉跟白牡丹回到了屋里,心中大呼倒霉,最近真是流年不利,命犯太岁,总是挨揍。不过,他还是十分真诚的感谢白牡丹,虽然他心里清楚,黄毛他们这些小流氓,肯定不敢把自己打死,但脸上挂彩,断胳膊断腿的,却是难免。

“不用感谢我,老娘这次被你拖累了,我必须要走了。”白牡丹说道。

“为啥?你蒙着脸,他们又认不出來你。”王宝玉惊讶的问道。

“他们多少都是练过的,我这身手很容易暴露。”白牡丹故作轻松的说道。

如果换做平时,听白牡丹这么说,王宝玉肯定要欣喜若狂,可是,在这一刻,他却犹豫了,轻声说道:“白牡丹,别走,天寒地冻的,你一个女孩子能去哪里,外面不如我这里安全。”

“说不准有人已经报了警,警察会來查的。”白牡丹颇有些无奈的说道。

“你不用怕,警局那边我朋友很多,如果有警察來,我把他们打发走。”王宝玉拍着胸脯说道。

“可你怎么解释有人帮你打架?”白牡丹问道。

“我就说不知道是谁,凭我的关系,沒有人敢进这个屋的。”王宝玉煞有其事的说道。

白牡丹根本就沒有去的地方,一听王宝玉这么说,扑哧笑了,说道:“臭小子,这件事儿你还算是有良心。”

王宝玉拉过白牡丹的胳膊,关切的上下打量道:“你有沒有受伤啊?”

白牡丹一把扯过胳膊,眼露凶光的说道:“少趁机沾老娘的便宜啊!”王宝玉嘿嘿笑了,他看出來了,白牡丹这模样肯定是装出來的。

这时,传來了敲门声,王宝玉让白牡丹躲到一边,过去打开门,还真是吓了一跳。李可人脸上贴着面膜,鼻孔朝天的仰面站在门口,嘴巴含糊不清的问道:“小孩,你刚回來啊?”

“是啊!”王宝玉应声道。

“以后要早回來,我刚才听见楼下有打架的,回來晚了不安全。”李可人说道。

“谢谢大姐了,沒事儿,我又不怕打架。”王宝玉挺着胸脯说道。

“是不怕,每次都被人打。一点创意都沒有,哈哈。”李可人笑着,这一笑不打紧,脸上的面膜变形了,她恼火的扯了下來,转身回屋重新贴去了。

白牡丹笑盈盈的过來,让王宝玉去洗个澡,王宝玉苦笑道:“这身上还疼呢,今晚就不洗了吧!”

“瞧你身上,都是酒味,快去洗洗。”白牡丹的脸上闪过了很少见的柔情。

在**,白牡丹再次替王宝玉进行了疗伤,王宝玉很感激,甚至有跟白牡丹成为知己或者情人的冲动,可是冷静一想,又连忙熄灭了这个想法,白牡丹已是身犯重罪之人,早晚有一天,监狱里才是她的归宿。

或许是感受到了王宝玉的真诚,白牡丹这一晚,将王宝玉搂得格外紧,王宝玉却脑子里很乱,他完全沒有想到,孙主任这么快就泄露了秘密,更沒有想到,侯长斌居然胆敢采用如此极端的方式來讨要录像,不过,这也充分说明了一件事儿,侯长斌已经彻底慌了。

第二天一上班,王宝玉就给范金强打电话,想赶紧拿回录像带,连同自己手中的一中账目表,报给县纪检委。但范金强屋里的电话沒人接,他又打给李勇询问,李勇也不知道范金强执行什么任务,他也联系不上。

王宝玉也只能等着范金强的再次出现,就在他放下电话不久,一个电话就打了进來。

“王主任,我是侯长斌。”打电话的人很客气的自报家门。

“侯局长,难得您亲自给打电话來,有何赐教啊?”王宝玉阴阳怪气的嘲笑道。

“王主任,我们之间,或许有些误会,这样吧!晚上我请你吃饭,顺便郑重道歉。”侯长斌沒有恼,继续笑着说道。

“鸿门宴吧!老子不去。”王宝玉沉声说道,如果沒有昨晚的事情,他也许会考虑跟侯长斌见上一面,现在是绝对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