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74 真的梦多

874 真的梦多

“昨晚是一场误会,都是不懂事儿的手下乱安排的,您大人大量,不要介意。”侯长斌解释道,跟着,就对王宝玉抛出了一个诱饵:“王主任,我跟许多领导都熟悉,今晚顺便也约了他们,对你今后的仕途有好处的。”

“侯长斌,你个教育局长,咋还有这样的手下呢,别玩这套了。”王宝玉轻蔑的笑道,“实话告诉你,你想要的东西,还真不在我的手上,有本事你就去警局拿吧。”

“王宝玉,即便你有了这个东西,也未必能把老子咋样了,做人别嚣张,走路办事儿小心点。”侯长斌终于恼了,开始出言不逊的威胁道,

“做人嚣张的是你,老子一定会让你回家哄孩子去。”王宝玉也不客气的说道,

侯长斌放了电话,王宝玉说东西不在自己手中的话,其实是想让侯长斌先不要将注意力放在自己这里,可是,侯长斌也很聪明,他半信半疑的找到了公安局里的朋友,一打听,果然范金强从那天起,就去执行秘密任务,一直沒有來上班,

侯长斌打了这个电话之后,就一直也沒有动静了,王宝玉晚出早归,处处小心的等了几天,还是不见范金强的踪影,心情难免有些急躁,

侯长斌为啥沒动静了呢,是在疏通关系,还是另有图谋,范金强跑哪里去了,早不特殊晚不特殊,咋关键时候分配了特殊任务呢,

王宝玉正想着,突然门被打开了,侯长斌一脸坏笑的走了进來,说道:“王宝玉,白牡丹,你们被捕了。”

王宝玉一愣,说道:“艹,你有啥权利抓捕我们。”

“我是沒有,可是他有。”侯长斌哈哈大笑,身后走出來一个人,正是范金强,只见他阴着脸说道:“王宝玉,我盯了你们好久了,跟我走吧。”

一旁的白牡丹见情况不好,抓起刀子就拼了过來,范金强从容的掏出枪,一声闷响,白牡丹直直倒地了,子弹正中眉心,鲜血汩汩的冒了出來,流过圆瞪的眼睛,不断在地上聚集,很是凄惨,

“萱萱,我的萱萱啊。”王宝玉悲从中來,抱着白牡丹的尸身痛哭了起來,哭着哭着,耳朵剧烈的疼痛起來,猛地睁开眼睛,只见白牡丹揪着自己的耳朵骂道:“大清早的哭得哪门子的丧,快起床。”

王宝玉这才反应过來,原來是场梦,原來真的是夜长梦多,不过这梦应该有提示的自己不该坐以待毙,王宝玉很快就想起了另外一个人,也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立刻恼怒的开上车,到了县一中门口,放学后不久,戴着眼镜低着头的孙主任,沒精打采的走了出來,

“孙主任,好久不见了。”王宝玉冷笑道,

孙主任一抬头看见是王宝玉吓了一跳,王宝玉倒也让他吓了一跳,只见孙主任头发凌乱,皮肤干燥,下眼袋肥大,而且颜色发黑,大概是长期睡眠不足造成的,应该多放松心情,保证睡眠,注重膳食营养,条件允许的话,睡前一杯红酒也是不错的,必要的时候需要用药物辅助治疗,

SORRY,扯远了,回到正題,话说孙主任见了王宝玉,连忙撒腿就想跑,王宝玉手疾眼快的一把揪住他,恶狠狠的说道:“你要是敢跑,老子就找人打断你的狗腿。”

胆小怕事的孙主任,立刻蔫巴了,哀求道:“王主任,对不起,我也不是有意说出去的。”

“哼,我看你还沒糊涂呢,跟我上车。”王宝玉唬着脸,连拉带扯的将孙主任弄上自己的车,然后,飞快将车开到一处隐蔽的地方,厉声骂道:“孙子,快说说为什么出卖你爷爷。”

孙主任被骂的直愣,抬眼看见王宝玉的眼睛通红,连忙小声说道:“我不是故意的,但你们也不应该骗我。”

“去你娘的,你赶紧说。”王宝玉一巴掌打在孙主任的头上,孙主任顾不上呻吟,很快就交代了事情的來龙去脉,

原來,自从孙主任拍了那个录像后,他就一直心惊胆颤,忧心忡忡,这幅状态,很快就被老歼巨猾的李校长看出來了,

在李校长的恩威并施的拷问下,孙主任终于交代了那天的事情,他自认为跟李校长的关系还好,说侯长斌局长,可能跟贩毒有关联,让李校长也离这个人远点,

李校长一听,立刻气炸了肺,他恼火了扇了孙主任好几个响亮的耳光,马不停蹄地去找侯长斌,侯长斌也根本沒想到还有这种事儿,一激动之下,就找了一个社会上的朋友,问能不能想办法把东西要回來,

这个朋友满口答应,却自作主张的找了黑社会地痞,这才有了王宝玉在自家楼下挨揍的荒诞事件,

“孙主任,你泄露了秘密,范局长回來,有你好受的。”王宝玉沒有说出实情,继续冷笑着开口威胁道,

“李校长说你们骗我的。”孙主任愣愣的说道,

“你可真笨,我可以骗你,范局长也会骗你,他可是一名警员。”王宝玉用嘲笑的口吻说道,

孙主任不停的挠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脸上充满了狐疑,王宝玉低声说道:“孙主任,我看你人还老实,就实话告诉你,李校长在贩毒的这件事儿上,也有份。”

“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孙主任不敢相信的皱眉道,

“谁干这事儿,脸上还能贴着东西,都是秘密进行的,这回可好了,他们找人杀我,你也难逃一死,早晚的事儿。”王宝玉嘿嘿冷笑道,

“那你说我该咋办。”孙主任又信了,哭丧着脸恳求道,

“能跑多远跑多远。”王宝玉说道,

“可是我还有工作呢。”孙主任挠挠头,纠结的问道,

“啥狗屁工作,不就是为点工资吗,要钱还是要命,你自己思量着办吧,滚吧。”王宝玉喝道,

“唉,我怎么这样倒霉啊。”孙主任使劲捶着自己的头,被王宝玉推下了车,

孙主任第二天沒上班,真的跑到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躲了起來,在这件事儿上,王宝玉是有打算的,他担心孙主任跟侯长斌等人联合,说自己设计诬陷侯长斌,只要孙主任一走,一切都好办了,

又过了三天,王宝玉终于惊喜的接到了范金强的电话,他连忙问道:“范大哥,你这么长时间,到底跑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