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75 天泽履

875 天泽履

“兄弟,我也不用瞒你,在被毒贩们囚禁的期间,我已经有了很大的毒瘾,上次跟你分开后,晚上就犯了毒瘾,老娘吓得够呛,我也只能先选择去强制戒毒了。”范金强说道,

“现在情况怎么样。”王宝玉关切的问道,

“真是遭了大罪,不过,我终于闯过了几关,应该沒有问題了。”范金强说道,

“范大哥,我可是等你等得好苦,录像呢。”王宝玉急切的问道,

“我给你打电话,也是这个事儿,录像,已经丢了。”范金强很严肃的说道,

啊,王宝玉先是吃了一惊,随后不自然的大笑了,道:“哈哈,想不到你也会开玩笑啊。”

其实王宝玉不愿意往不好的地方想,堂堂公安局还能丢东西,那真是再也沒有安全的地儿了,然后范金强接下來的话却让王宝玉彻底心凉了,“兄弟,我从來不开玩笑,真的,丢了。”

“我的亲大哥啊,在警局里也会发生这种事儿。”王宝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下子就懵了,恨不得大哭一场,甚至心里还有种想揍范金强一顿的念头,

“有人偷着进了我的屋,关键的问題是,我还不能大张旗鼓的去查,毕竟咱们做的事儿,是非常秘密的。”范金强说道,

王宝玉直抓脑袋,沒了录像,自己拿什么去整侯长斌啊,到了现在这个火候,自己跟侯长斌已经成了死敌,几乎到了你死我活的程度,

“范大哥,这肯定是内鬼干的。”王宝玉提醒道,

“我也知道是内鬼,可是,怎么去查呢,而且,那个录像设备沒了,我还不知道该怎么跟上面交代呢。”范金强带着几分沮丧的说道,

放下电话后,王宝玉陷入到良久的沉默里,眼下的情形对自己來说很不利,论起势力來,自己远远不及侯长斌,实力相差很悬殊,他甚至开始有些后悔,早知道这样,还真不如当初放侯长斌一马,

无计可施的时候,王宝玉又想起了算卦这档子事儿,不如算一算范金强的东西丢到了哪里,哪怕能把设备找回來也好,也省的范金强受自己的连累,

可是,算卦的原则是遇到事情的人亲自占卜,必须范金强自己來算才行,但王宝玉还不想范金强知道自己还是个术士,有损自己在他那里的形象,想了半天,还是自己算吧,毕竟里面的录像跟自己有关系,也算是产生了关联,

铜钱哗啦啦,卦象很快就呈现在眼前,是《天泽履》,卦辞云:履虎尾,不咥人,亨,大意就是,虽然踩了老虎的尾巴,但是,还不至于伤到自己,最后还是顺利的,

卦辞让王宝玉宽心了不少,他又仔细分析了片刻,沒有得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只是能从卦象上,简单的分析出來,天,代表广大,方方正正,泽,代表则说话很多,吵吵闹闹,这个东西,应该在一个很宽敞,而且是人声鼎沸的地方,

什么地方符合这个卦象呢,舞厅,商场,菜市场,可是,即便到这些地方,那也沒处可找啊,想一想还是算了,目前的情形,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王宝玉颓废的从左兜里掏出一百块钱,又放到自己右兜里,算是给了卦钱,这个做法让他都忍不住笑了两声,当然是种苦笑,寄托于命运,哪次曾得到过明确暗示呢,还不是去摸索,尽管知道是这样,人们往往还会去算,如此周而复始,一遍又一遍,

王宝玉萎靡不振,甚至都沒心思看周百通送來已经改过的论文,他甚至在考虑,即将召开的年终论文报告会上,要不要公布这篇涉及到教育系统的论文,有一点可以确信无疑,自己的这篇论文,肯定将更进一步的激怒侯长斌,

晚上回到家里,白牡丹敏感的察觉出王宝玉的情绪不对,问道:“臭小子,又遇到难事儿了。”

王宝玉苦巴着脸,把录像丢了的事情说了,白牡丹说道:“也许是那个范金强不想给你,故意这么说的。”

“这应该不太可能,如果他不想做,当初也不会跟我办这件事儿。”王宝玉说道,

“知人知面不知心,老娘这些年,可是沒少吃了这些老实人的亏,就是以前那位,看起來也挺老实,还不是家里有老婆孩子,依然出來勾引我。”白牡丹说道,

“白牡丹,我知道你跟范金强不对付,可我相信他的话,应该是真的。”王宝玉坚定的说道,

“要我说,干脆去一刀把那个侯局长宰了,反倒是干净利落。”白牡丹咯咯笑道,听起來,杀人倒像是一件蛮有趣的事情,

“姑奶奶,那可不行,立刻就会怀疑到我,再者说,侯长斌也罪不至死。”王宝玉连忙说道,他可不愿意白牡丹帮这个忙,那肯定是越帮越乱,

“你这个男人,干不成什么大事儿,不够狠。”白牡丹鄙夷的说道,走过去看着自己的**画,叹息道:“唉,白瞎老娘这身材了,要是能再回到十年前,该多好啊。”

“白牡丹,有句话,浪子回头金不换,如果你从现在回头,争取宽大处理……”王宝玉适时的劝说道,

“要想多活两天,就少说废话。”白牡丹说这话的时候,竟然手脚有些颤抖,细细看去,嘴唇也在哆嗦,

“嘿嘿,不争取就算了,这样也挺好,别发火啊。”王宝玉连忙换上一副笑脸,心里暗道,至于为了一句话这么生气吗,

显然,白牡丹不是生气,她是身体不适,只见密密的汗珠从额头渗出,她急躁的解开了上衣扣子,然后端起白开水咕咕的猛灌了一阵,也许灌得太急,之后又剧烈的咳嗽起來,洒出的水流满了颈部和胸部,

“白牡丹,你还好吧。”王宝玉见情况有些不对,连忙关切地的问道,

“离我远点儿,老娘好的很。”白牡丹几乎是吼的对王宝玉说道,吓得王宝玉不敢靠前,这会儿的白牡丹警觉性很高,自己是不会看错的,

王宝玉突然想起來范金强前一段戒毒的事情,白牡丹长年接触毒品,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毒瘾发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