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76 强烈刺激

混世小术士 876 强烈刺激 无忧中文网

白牡丹的情绪似乎好了许多,但好像大病初愈似的,沒有了一点神采,她瞪了王宝玉一眼,说道:“老娘好的很,你别瞎猜,刚才说哪了?”白牡丹凶还是凶,不过,能够看出來,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身上的戾气,确实少了很多。

“白大侠,以你的经验,县城里那个地方人多啊?”王宝玉问道,眼睛不时往白牡丹胸脯上瞟,衣服敞开,酥胸半露,水滴闪烁,真是诱人极了。当然,王宝玉也不敢看太多,惹急了白牡丹不定出啥事儿呢。

“你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題?人多的地方,当然是商场了。”白牡丹不解的翘着二郎腿说道。

“这个我知道,还有哪些地方,帮我想想。”王宝玉嘿嘿笑着接着问。

“夜总会。”

“有道理,还有吗?”

“上次咱去的火葬场,常年不断人。”

“嗯,非常深刻,但对于咱们富宁县呢?正常点儿的地方。”

白牡丹略微思索了一下,说道:“要说人最多的地方,应该还是,学校。人口密度最大。”

王宝玉一拍大腿,兴奋的说道:“我咋就沒想到呢!”

“你又想鼓捣什么事儿?”白牡丹皱着眉问道。

“沒事儿,随便一问。”王宝玉摆了摆手,不想再说出自己算卦的实情來。不过,他心里却十分感激白牡丹的提醒,这录像本來就是和李校长有关系的,也许卦象应得就是他!王宝玉打定了主意,看來,这个东西很有可能就藏在学校里,说不准就在李校长办公桌的抽屉里。

夜晚再次潜入学校,不可能,自从发生了上次事件后,学校又增加了一名更夫,专门用于晚上清理那些不肯就寝的学生,现在要想进去,肯定是难上加难。

王宝玉想得是,明天一早,老子就到学校门口,等着那个李校长,逼他交出这个东西,否则,就把他的账目公布于众,他的校长生涯也就到头了。

白牡丹似乎有些心事,在屋子里转悠來,转悠去,转得王宝玉都眼花,王宝玉不由问道:“白牡丹,你可别动心思,现在走肯定不是好时候,要走也要春暖花开,走的远远的。”

“我肯定已经上了全国的通缉名单,到哪里也是一样的。”白牡丹颓唐的说道。

王宝玉无语了,情形肯定是这样的,作为贩毒的重要头目,白牡丹无论跑到哪里,即使到了国外,也难得安全。

“你可以去中缅泰交界的金三角,那里你的同事很多。”王宝玉开玩笑道。

“嗯!你说得对,我要走就去那里。”白牡丹坚定的说道。

王宝玉很想抽自己嘴巴子,这都出的什么主意啊!但白牡丹随即又说道:“还是不行,谷爷还在这里,我必须要听他的。”

“如果谷爷下令,让你杀了我,你还能下得去手吗?”王宝玉嘿嘿笑问。

“当然,毫不犹豫。”白牡丹挑了一下眼角,很认真的说道。

王宝玉嘴角一抽,不甘心的问道:“咱俩的关系可不浅。”

白牡丹笑道:“谁让我先认识谷爷的呢?”

王宝玉再次无语,看样子,自己在这个家里,安全依然沒有保证。唉!啥时候才能过了这段折腾的日子呢!

突然白牡丹的脸凑到王宝玉跟前,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王宝玉全身不自在,问道:“啥意思?”

白牡丹面色有些苍白,神情里还有一丝无助,她认真的问道:“王宝玉,我可以相信你吗?”

王宝玉连忙拍拍胸脯说道:“当然,我是天底下最可靠的男人!”

白牡丹叹了口气又重新坐下了,说道:“即使栽你手里,也是命吧。”

王宝玉听得更迷糊了,说道:“我不会害你的。”

“王宝玉,你觉不觉得生活很无聊?”白牡丹笑了一下,问道。

“沒觉得无聊,就是觉得不安全。”王宝玉坦诚的说道。

“在这个世界上,沒有人是安全的,芸芸众生,贱如蝼蚁。”白牡丹很认真的说出了一句真理,让王宝玉也不由的跟着点头。

“來吧!让老娘快活一下。”白牡丹似乎下定了决心,说道。

王宝玉一阵坏笑,问道:“白大侠,你不是说我一个人满足不了你吗?”

“老娘又沒说让你跟我办那事儿,想得美。”白牡丹瞪着眼睛说道。

“那是干什么?”王宝玉十分不解的问道。

“瞧见了沒有,这是什么?”白牡丹从沙发靠垫后面,抽出了一个木棍和布条绑成的东西,王宝玉一看,立刻汗毛孔直立,竟然是一个鞭子。白牡丹有些虐待的怪癖,他是知道的,难道说,白牡丹要用这个东西抽打自己?

“大,大侠,这布条是用床单做的吧?要是房东发现了肯定不愿意。”王宝玉一边说,一边瞅了瞅屋门,准备随时逃跑。

“这料子真好,又软又滑,打在身上应该也不会留疤的。”白牡丹叹着气自言自语道。

“你,你准备这个东西干什么啊?”王宝玉磕磕巴巴,满脸慌张的问道,胳膊不由紧紧抱住双肩,好像即将被强奸似的。

“你说呢?”白牡丹摆弄着那个布条鞭子,嘿嘿坏笑。

“大侠,我待你不薄,别用这玩意打我,看着头眼晕。”王宝玉几乎用哀求的语气说道。

“瞧你那小胆样,战争时期,肯定是叛徒。”白牡丹说道。

王宝玉咧嘴苦笑,说道:“大侠,这毕竟是和平年代,再说,这也无关国耻家仇。”

白牡丹又从沙发下面,扯出了一条绳子,王宝玉更加慌张了,脸都变了色。白牡丹看着王宝玉嘿嘿直乐,将绳子扔给王宝玉,说道:“來!把我绑起來。”

“大侠,就算是你想投案自首,也不用这样,我也不想捞这个功劳。”王宝玉一头雾水的说道。

“少废话,让你绑你就绑,实话告诉你,老娘的毒瘾有点犯了,带來的那点毒品,已经吸完了。这会儿正难受呢,需要一些强烈的刺激。”白牡丹说着,开始宽衣解带,脱去了全身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