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80 纪委调查

第三卷 县域扬名 880 纪委调查

王宝玉心里骂着真能装,但还是客气的让二人坐下,说道:“田副书记,您找我有啥事儿吗?”

程国栋鼻子发出一声哼,心里十分鄙夷王宝玉这个土农民,到哪里都是一口乡音,啥啊啥的,连个“什么”都不会说。

田彩荷看了一眼程国栋,或许觉得沒必要对这个主管的领导隐瞒,这才说道:“王主任,我们接到一个举报,说你借安排工作的名义,收受贿赂。”

王宝玉一听就恼了,铁青着脸说道:“我这里沒啥权力,安排啥工作啊!这是显而易见的诬陷!”

田彩荷不屑的哼了一声,说道:“我们有确凿的证据,王主任,你还是自己交代的好,组织上也可以对你从轻发落。”

“胡扯淡,老子交代什么?政研室这个地方,淡的都能掐出水來,谁肯给老子送礼啊!你要來查老子行贿倒还对路!”王宝玉大声怒道,还他娘的从轻发落,真拿老子是罪犯啊!

田彩荷被王宝玉这一嗓子给吓了一跳,通常情况下,大家见到她都会陪着一副笑脸,手脚发颤,头顶冒汗的接受调查。田彩荷愣愣的看着王宝玉,好像在打量一个从未见过的怪物。

这时,程国栋说道:“王主任,注意你说话的方式。”

“我注意个屁?老子坐的正,行的正,是谁他娘的给老子扣屎盆子。我也检举,有人诬陷政策研究室主任!你们查不查?”王宝玉压不住火,继续骂道。

“田副书记,你多多谅解,王主任文化不高,说话粗鲁了一些。《哈十八纯文字首发》”程国栋转脸笑着安慰田彩荷。

王宝玉听程国栋的话格外刺耳,不由恼的咣咣砸了两下桌子,田彩荷正听程国栋说话,被突然传來的声音又吓了一跳,抚着胸口,心有余悸的说道:“我还真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领导干部呢!”

“田副书记,直接说吧!王主任事多,可能想不起來了。”程国栋说道,听起來却像是王宝玉收了很多贿赂,根本想不起是哪一笔了。

操你娘的程国栋,乱说话也不怕下地狱拔舌头!王宝玉愤愤的点上一支烟,平静了心情,田彩荷从包里翻出了一张纸条,展开在王宝玉的眼前晃了晃,说道:“王主任,这是你收受的两万块钱的收条,这回有印象了吧!”

程国栋斜眼看了一眼,说道:“这绝对就是王宝玉的笔迹!”

王宝玉定睛一看,想起來了,这不就是当初收了侯长斌两万块钱,打得那个收条吗?一看是这个,心里有了底,王宝玉嘿嘿笑道:“这个收条是我打的,您见过有收取贿赂还打条的吗?”

然而田彩荷却不客气的说道:“有!”

程国栋一脸喜色,嘿嘿帮腔道:“天下之大,什么事儿都可能发生,不是还有***留电话的嘛!”

田彩荷鄙夷的看了程国栋一眼,觉得程国栋的这个比喻不合适,说道:“王主任,对方说你答应将他安排到政研室來,向他要了两万块钱,结果,现在反悔了。”

“能问一下,对方叫啥名字吗?”王宝玉不急不躁的问道。

“王主任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告诉你也无妨,教育局的办事员刘树才。”田彩荷也沒隐瞒的说道。

“嘿嘿!真是好笑,请问田副书记,两万块钱,就惊动了上级组织?”王宝玉嘿嘿笑道。

“笑什么,请你严肃对待这个问題。别说两万,只要够五千的档,就必须接受纪检部门的调查。”田彩荷很郑重的说道。

“我已经很严肃了。那么多贪污几十万几百万的不查,拿两万陷害我,你们倒是很积极。”王宝玉不满的说道。

田彩荷正色道:“王主任,希望你不要有抵触情绪。任何贪污**都不会逃过法律的追究,我们并不针对任何人。”

“哼,说的好听!”王宝玉啪的一声,又点着一支烟。

“王主任,快交代问題吧!”程国栋催促道。

王宝玉猛的一拍桌子,倒是将两个人又吓了一跳,口中骂道:“交代个屁,这就是侯长斌对我不折不扣的陷害!还用老子一遍又一遍的强调吗?”

田彩荷叹气道:“王主任,你能不能不这么一惊一乍的,好好说话吗。”

“好,好,让我想想啊。不怕您笑话,我前段时间,在富宁大酒店吃饭,跟侯长斌发生了冲突,被他打了。有很多人都能证明这件事儿。”王宝玉说道。

“这跟受贿有什么关联?”田彩荷问道。

“您不要一口一个受贿,好像老子就真得受贿了一样,这是诱供。”王宝玉不快的说道,吐了一口大大的烟雾。

“跟这笔钱有什么关系?”也许觉得王宝玉说的有道理,田彩荷又换了个口吻说道。

“这笔钱就是侯长斌派人送來的,至于來的那个人是不是你们所说的什么刘办事员,我还真沒细问。但我可以和他对质,这笔钱说是侯长斌让他赔偿给我的医药费。”王宝玉说道。

“王主任,赔偿医药费,必须有医院出具的花费证明,请问您有吗?”田彩荷问道。

王宝玉一听,也是一愣,自己根本就沒上医院,于是便说道:“医院我沒去,再说都是皮外伤,很快就好了。”

“田副书记,我看王主任的事情,性质更严重。应该移交公安部门,他这分明是敲诈。”程国栋说道。

“程主任!”王宝玉笑呵呵的看着程国栋,程国栋的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笑,以为王宝玉怕了,只听王宝玉猛然怒吼道:“你这是放屁!”

这嗓子音贝不低,田彩荷不由得揉了揉耳朵,先前的冷漠表情换上无奈,沒天理了,受调查的人都这么狂。

“你……”程国栋被骂得红头涨脸,半天说不出话來,田彩荷也觉得程国栋乱说话,而且也察觉到两人关系很紧张,这不利于工作开展。于是她冷冷的下了逐客令:“程主任,接下來的工作就交给我吧,您去忙吧!”

“田副书记,好好查他,他屁股后面一定不干净,他还跟黑道上有关系……”程国栋一边说着,一边讪讪的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