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81 最后发言

881 最后发言

“王主任,您还是交代一下,这笔钱究竟用在了什么地方。”田彩荷继续问道,

程国栋一走,王宝玉顿觉心情好了不少,痞性又犯了,油腔滑调的说道: “哦,我想想。”

“想出來了吗。”田彩荷等了足足半分钟,拉着脸问道,

“就快了,就快了。”王宝玉嘿嘿笑道,

不过田彩荷似乎并不是太反感,大概有点年纪的女人都觉得,如果一个男人对自己这样,那说明自己还是有魅力的,于是又耐心追问道:“王主任,时间紧迫,我觉得你还是尽快把问題解决了比较好。”

“哦,我想起來了。”王宝玉恍然大悟般,紧接着打了个电话,沒过一分钟,周百通双手托着个纸包,面色庄严的走了进來,王宝玉看见忍不住想笑,周百通这个模样,大有要英勇就义的架势,

“这是政研室的周副主任,送钱的时候,他也在场,对方非要放在这里,我也只好委托周副主任收了起來,里面的钱我可是一分都沒动,不信你可以去查钱上的指纹。”王宝玉面露轻松的说道,

“对,那个人死皮赖脸的非要给王主任,上面全是他的指纹,王主任知道他用心不良,早就防范着呢,我可以作证。”周百通挺胸抬头的说道,大概是和上级领导接触的机会不多,突然來一位,还搞得自己挺紧张的,

王宝玉很是满意,点头说道:“我们周副主任作风清廉,尽职尽责,替我把这笔钱保管了起來,请田副书记过目。”

“这就是栽赃陷害,这点钱算个啥,王主任根本就不缺。”周百通附和着说道,

王宝玉连忙咳嗽了一声,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周百通将纸包放在桌子上,点头哈腰的转身离开了,

田彩荷沉吟了片刻,这才说道:“王主任,这件事儿的來龙去脉我已经清楚了,回去我会给领导班子打报告的。”

“我是不是不算受贿了。”王宝玉问道,

“应该不算,但还是要领导们定夺。”田彩荷说道,

田彩荷把那两万块钱拿走了,同时把那个条子还给了王宝玉,王宝玉心里明白,这件事儿算是过去了,只是,田彩荷临走的时候,说了一句让他颇为不开心的话:“董书记让我告诉你,他跟侯局长是同乡,侯局长的事情,让你适可而止。”

田彩荷走后,王宝玉陷入了沉思,侯长斌的实力的确不容小视,看起來,他之所以这样有恃无恐,还是因为他跟纪检委的董书记关系非同一般,幸好自己还沒有将这些证据交给纪检委,否则,很有可能就石沉大海,徒劳无功了,

但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种程度,王宝玉当然不想就此放弃,得罪一个也是得罪,得罪一群还是得罪,也顾不得侯长斌上头的关系了,

而且如果这次放过了侯长斌,说不准事情过后,他未必会对自己感恩戴德,说不定还会采取疯狂的报复,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王宝玉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也要搞倒侯长斌,而且,要干净利落,一下子就打倒,不能给他反扑的机会,

一周之后,就在元旦的前一天,县委县政府联合召开的年终总结会,正式拉开了序幕,政研室的报告会,就穿插在其中,这也是周百通等人,一年之中,唯一一次露脸的机会,三个人卯足了劲头,要在这次大会上,展现自己非凡的“才华”,

这样盛大的会议,县领导们自然悉数到场,又因为是内部会议,并沒邀请媒体到來,党委这边的政研室,被安排在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里,不过,王宝玉也不在意,人微言轻的部门,得不到重视,也是极其正常的,

因为领导们在场,各个部门纷纷做了**昂扬的总结报告,历数这一年來做出來的成绩,当然,为了表示礼貌,会场上掌声不断,气氛很是热烈,

王宝玉瞥见了侯长斌,就坐在第二排的位置上,神情颇有些不自然,回头看见王宝玉,还露出了一个不自然的笑,在王宝玉看來,这就是苦笑,表示心里也有着不小的压力,

一直快到晚上,絮絮叨叨的会议才接近了尾声,最后轮到政研室作报告,王宝玉让周百通三个人先说,他是怕,自己说完之后,就轮不到他们讲话了,

几个人的报告,绝对很精彩,从用词到修饰,无可挑剔,有心人都听得出來,沒有多年的功底是写不出來这样的好文章,

只是入芝兰之室,久闻不得奇香,又不是去当作家,这些千篇一律的报告听多了,就失去了意义,反而像是懒婆娘的臭脚布,又臭又长,直听得领导们昏昏欲睡,王宝玉干脆趴桌子上睡着了,几个人却讲得嘴角带沫,满怀**,

听完三个人的报告后,会场上立刻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这让他们三个颇为得意,其实,大家之所以热烈鼓掌,那是因为,终于听完这几个无聊的报告了,

县委书记孟海潮和现在孙大成,最后做了终结发言,内容无非是勉励、鼓励和激励,号召大家团结一心,更加努力,再创辉煌,

就在会议主持人程国栋想要宣布散会的时候,王宝玉终于站起來高声喊道:“诸位领导,我还有一个报告沒说呢。”

王宝玉这个举动,让领导们很不满,下面一片嘘声,最后的发言,肯定不应该是这个小小的政研室主任,关键的问題是,王宝玉刚才睡着了,沒有及时上去作报告,只好轮到最后了,

“王主任,已经散会了,有什么要说的,等会后单独给组织报告吧。”程国栋不客气的说道,

“大家不还沒走吗。”王宝玉不在意的用袖子擦了擦嘴边的口水,大大咧咧的说道,

“大家稍等一下,让王主任说说吧。”孟海潮冲着程国栋摆了摆手,微微笑道,

“呵呵,孟书记,这个小王主任,常常有惊人之语啊。”孙大成笑着小声说道,

“那就让他说,不能总报喜不报忧,总要有敢说真话的。”孟海潮凝重的点了点头,